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42章 悲痛欲绝将返回M国!
    第1142章 悲痛欲绝将返回M国!

    阮小菊真诚的向阮胜雄道歉,可是她心里知道,自己此刻的道歉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根本无法阻止死神的脚步。

    阮胜雄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阮小菊,嘴角艰难得扬起一抹笑意。

    他轻轻握住阮小菊的手,声音沙哑得慢慢说着,“没关系……小菊不哭……爷爷喜欢看小菊笑。爷爷老了,迟早都会走得,只要你们都能健健康康……咳咳……咳咳咳……爷爷……爷爷就放心了……”

    看着说话都无比困难的爷爷,阮小菊更是泣不成声。

    她的双腿无力得软了下来,跪坐在床边,泪如雨下,“爷爷,你不要走好不好?小菊陪着你,求求你不要走!”

    “傻孩子,”阮胜雄将手放在阮小菊的发顶,就像无数次安慰小时候的她那样慈祥,“生命总有终点,死亡是另一种全新的延续。只要你过得好好的,爷爷在天堂也会过得开心。”

    “爷爷……”阮小菊早已经哭成了泪人,她从小就是爷爷带大的,这会儿根本无法接受阮胜雄即将去世的事实。

    “乖,以后的路,我们小菊要自己走了呢。”阮胜雄说着,艰难得扭过头,目光闪烁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站在一旁的杰克似乎明白了阮胜雄的意思,他立即站了出来,来到阮胜雄跟前,郑重许下诺言,“爷爷你放心,我这辈子都会照顾好小菊的,绝对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阮胜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好……好……好……”

    这三声“好”字一声比一声虚弱,似乎用尽了阮胜雄的所有力气。

    阮小菊哭得更加厉害,“爷爷,爷爷你别说了,你好好养着身体,小菊陪着你,小菊还要多陪你几年啊!”

    然而不管小菊怎样呼唤,这次阮胜雄都没有再回应。

    他的眼睛早已经悄然闭上,浑身的肌肉跟着松懈下来,就连刚才握着阮小菊的手,也跟着无力垂落。

    “爷爷——!”

    阮小菊悲切的意识到,这个世上最疼爱她的爷爷就这么走了!

    她歇斯底里得呼唤着爷爷,天真得想要把他喊醒,“爷爷,爷爷你不要睡啊!爷爷你醒一醒,你睁开眼睛看看小菊啊!”

    杰克跟着跪了下来,他真心实意感激着眼前的这位老人,感谢他养育了小菊这样优秀完美的女孩。

    爷爷,一路走好!杰克在心里默念着,然后把哭得不成模样的阮小菊拥在怀里,柔声哄着她,“爷爷已经去了,你不要哭得太伤心,不然爷爷会走得不安心的。”

    阮小菊脸上早已经涕泪横流,她惊恐得摇头,“不,你说谎,爷爷只是睡着了,他没走,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说着,阮小菊就伸手抓住阮胜雄已经冰冷的手臂,拼命晃了起来,“爷爷,你醒醒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小菊啊!”

    屋内的其他人跟着跪了下来,蓝凌无声得啜泣着,心疼得看着哭得几乎昏厥的女儿,将小叮当拥在怀里,生怕吓到了他。

    悲伤的气氛弥漫了整个房间,阮小菊哭了很久很久,喊得声音都要沙哑了,才终于不得不接受阮胜雄已经逝去的事实。

    她的眼泪仍在不停地往下滚,心里的悲伤几乎将她整个人给击垮。

    杰克体贴的帮她倒了杯开水,“你的喉咙都快哭出血了,喝点水,乖。”

    阮小菊接过杯子,捧在眼前,却怎么都喝不下去。

    她悲伤过度,眼下除了落泪,再没有力气去做别的动作。

    杰克细心的将开水送到阮小菊跟前,柔声哄着她,“乖,多少喝一点,你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们还有孩子要照顾,不是么?”

    泪眼婆娑得阮小菊转过头看去,就看到懂事的小叮当跪在妈咪蓝凌的身旁,心里更是酸楚的不行。

    是啊,现在的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在爷爷膝下任性而为的小公主了,她已经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孩子和责任。

    想到这儿,阮小菊抬起手臂,随意擦拭了下眼角的泪痕,然后接过杰克手中的水杯,仰头喝了。

    等她喝完水,把空杯子递给杰克,眼里仍是猩红一片,那是过度悲伤的颜色。

    阮小菊泪目看着早已逝去的阮胜雄,逐渐变得坚强起来:爷爷,你放心,你的小菊已经长大了,一定会好好生活下去的!

    阮家这几天都沉浸在悲伤中,一连好几天都在忙碌着阮胜雄的葬礼。

    整个阮家被布置的悲伤沉沉,到处拉满了白色的花圈,等亲朋好友们祭拜过后,阮家这才将阮胜雄葬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墓地。

    最后一铲封坟土落下,阮小菊看着新竖起的墓碑,将手中的白色菊—花放在了阮胜雄的遗像下。

    爷爷,你在天堂一定要好好的。

    天空中飘起小雨,沥沥淅淅的,很快打湿了众人的头发和肩头。

    蓝凌的眼睛也哭得红—肿不已,不过她更心疼自己这几天都不吃不喝的女儿,缓步走到墓碑前将阮小菊扶起,“好啦,你爷爷已经入土为安,我们不能再用眼泪打扰他的安宁,回去吧。”

    阮小菊再次看了眼墓碑上阮胜雄的照片,这才不舍得转身离去。

    她很想留下来陪着爷爷,可是又怕像妈咪说的那样,打扰到他的安息。

    阮胜雄的后事在么几天后结束。

    众人跟着离开,一辆辆豪华房车驶出墓地,墓园内逐渐变得冷清起来,只留下一处新树立起来的墓碑。

    回到家,阮小菊的情绪仍是格外的低沉,一声不吭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一个有些褪色的小布偶。

    这个小布偶是阮小菊八岁生日时跟爷爷阮胜雄要的礼物,而且那时刁钻的她根本不让阮胜雄去买,非要阮胜雄亲手做的,还说什么亲手做的才真心实意。

    现在看着这只褪色的小布偶,阮小菊的眼泪一颗颗砸在上面。

    布偶还好好的呢,爷爷却再也看不到了……

    蓝凌和阮正航这几天也疲惫的厉害,亲人的离世令他们对以后的人生看得更加淡然。

    晚饭时,一家人都没什么心情地坐在餐桌前,却谁也没心情拿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