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51章 他想培养小叮当做新一代接班人!
    第1151章 他想培养小叮当做新一代接班人!

    看到阮皓摇头,阮小菊的脸色再度白了几分,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喃喃低语道,“小叮当,你到底去了哪儿?”

    “你不用担心,他那么机灵,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阮皓轻声安慰着阮小菊,眼里已经少了许多之前的担忧。

    “三哥,小叮当还那么小,突然就不见了,怎么可能会没有事?”阮小菊六神无主地拧着手指,突然问了句,“对了,三哥,米兰大道上的ONL商厦是不是我们家的产业?”

    阮皓的表情明显凝滞了下,然后不自然地笑道,“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

    “是杰克刚才打电话过来问的,没头没脑的,他之前对这些根本就不关心啊。”阮小菊丝毫没有发现阮皓的不妥,心里填满了对小叮当的担忧,“不过这些跟小叮当无关,我现在只想知道他在哪儿,到底安不安全。”

    看着焦急不已的阮小菊,阮皓轻声叹了口气,这才毅然说道,“小菊,有件事我也是刚查到,思来想去还是应该告诉你,但是你要做好思想准备。”

    阮小菊不明所以地看着异常郑重的阮皓,心里突突跳了起来,“三哥,是不是小叮当有了什么不好的消息?你不要吓我。”

    “没有没有,你别胡思乱想。我敢保证,小叮当他现在十分的安全。”阮皓说着,脸上露出抹恨铁不成钢的愠怒,“因为他不是被别人给带走的,就是阮卓带走了他。”

    “什么?”阮小菊震惊地合不拢下巴,“可是之前你不是给二哥打电话,他说根本没有见到小叮当啊?”

    “我们都被他给骗了。”阮皓神色凝重,满脸的纠结,“我刚才又派人调取了停机坪的监控,虽然并没有看到阮卓他带走小叮当。但是安保人员放大了录像视频里他的车子,里面露出了小叮当的小脚。当时他应该就躺在阮卓的车后排,然而顽皮地把脚给翘了起来,不注意看根本发现不了。”

    阮小菊登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可是二哥为什么要偷偷带走小叮当?他如果想带小叮当去玩,大可以当着我们的面大大方方地带他走,为什么要撒谎骗我们呢?”

    “小菊,你先不要激动,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事。这件事爹地和妈咪都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才查到的消息。”

    阮皓摆摆手示意阮小菊坐下,“等下无论你听到什么,都不要太过震惊,心里始终都要记得,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就算阮卓再怎样,都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家人的。”

    阮小菊无力地坐回在沙发上,心却像陷入了汪—洋大海,没着没落。

    如果说之前她在苦恼小叮当的丢失,如今她心里则在纠结,为什么她的二哥要偷偷带走小叮当!

    阮皓坐在沙发上的另一端,开始将自己刚查到的事情向阮小菊娓娓道来,“这些年我们各自忙碌,彼此互不干涉,也让我忽略了二哥的动向。我一直以为他忙着跟那些明星鬼混,却从来不知道他放—荡不羁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玩世不恭的心。”

    阮皓说着明显烦躁起来,从桌上的烟盒内掏出一支细烟点上,深深吸了一大口,然后重重吐了出来,似乎将满心的烦闷也跟着吐了出来似得。

    烟雾缭绕,阮皓低沉的声音仍在继续着,“我的人刚刚告诉我,他们查到二哥根本就不是什么明星,而是意大利本土最大的黑手党JK的新任首领。”

    “什么?”阮小菊惊讶的声音都变了调,“这怎么可能?”

    “你先不要慌,听我慢慢说。”阮皓摆摆手,又狠狠抽了口烟,徐徐吐出后这才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进的黑手党,但是据我手下提供的情报。他当时只是碍于情面入的,然后死党一夜之间被仇家屠了满门,包括刚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在黑手党的党派混战中,这种事本就十分常见。”

    阮小菊默不吭声,静静等着听阮皓继续往下讲,一颗心早已经浮浮沉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后来,据说二哥只身摸到仇家的住所,凭着一己之力屠了他们满门,为他的死党报仇雪恨,但是自己也被砍杀的丢了半条命。”阮皓说着将手里的烟尾巴掐灭,顺手丢在烟灰缸内,然后整个人无力地靠在沙发上,“那次为他死党的复仇中,二哥的双肾被刺伤,休养了整整半年才恢复正常。”

    “他受伤你们难道不知道么?”阮小菊有些奇怪,不知道她的二哥阮卓受伤了那么久是怎么瞒过去的。

    “他常年到处飞,口风又紧,如果不是他想说的,谁也别想从他口中探听到任何的消息。”阮皓摇摇头,脸上带着抹嘲讽的笑,“我刚才算了下,他受伤的那段时间,我还跟他音频过,却硬是没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任何的不对。当时还奇怪他怎么不开视频,原来是怕我看到他伤痕累累的模样。”

    “不要说了,三哥,我这就给二哥打电话,他如果喜欢小叮当,我完全可以让小叮当在这里多住几天的。”阮小菊说着,就拨通了阮卓的电话。

    她的心跳的厉害,有种猜测在她的脑海里不停跳动着,却固执着不肯往那个方向去想。

    阮皓伸手夺过阮小菊的手机,把刚拨出去的电话给摁断,这才目光深深地看向阮小菊,“你想好要说什么了么?他现在早已经是黑手党的新任首领……”

    阮小菊打断阮皓的话,把自己的手机给抢了过来,“不管他是谁,都始终是我的二哥。我们始终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这个永远都不会改变。”

    听阮小菊说的如此笃定,阮皓没有再阻止她,静静坐回到沙发上。

    他表面上看着风轻云淡,其实心里早已经乱成了一团麻,扯不断,斩不开,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身为黑手党首领的二哥。

    阮小菊再次拨通阮卓的电话,听着听筒内传来的响铃声,心跟着揪了起来。

    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