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8章 不自量力的家伙!

    杰克将瘫倒在地的雷欧拽起来,两人纵过那道深渊缺口,齐齐从门口跨出。

    “嗖!嗖嗖!”

    身后传来银针破空的声响,杰克用身后的背包打落两根,却没能来得及拦住朝向雷欧后脑勺的那根,下意识扑了上去。

    “老大!老大?!”

    雷欧担心地停下脚步,杰克挥手将他推开,“快走,他们不会伤害我!走!”

    歇斯底里的怒吼声令雷欧不得不服从,他看了眼肩膀中了银针的杰克,无奈地咬牙往前冲,纵身跳入刺骨冰寒的波河中,很快不见了踪影。

    从刚才对手的一切动向中,雷欧和杰克都已经看了出来,那些人除了不愿伤害杰克外,其他人的性命压根就没有当回事。

    这也是杰克肩膀中了银针,仍要雷欧丢下他离开的原因。

    他最多会受伤而已,而雷欧多留下一秒钟,生命就会多十倍的威胁!

    奔流的波河波涛翻涌,杰克觉得肩膀上传来一阵酸麻,不支跌坐在教堂门外的冰冷地面上。

    “咚!咚咚!”

    教堂外亮起了白的晃眼的白炽灯,杰克的视线被晃得恍惚,看到从教堂内走出来一队人,为首的赫然是阮卓!

    阮卓穿着深黑色的长风衣,内里的白衬衣洁白炫目,再配上他冷淡的笑,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地狱的勾魂使者。

    杰克不屑地扬起唇角,傲然抬起下巴与阮卓对视着,眼里写满了不甘!

    这次是他没有准备好,如果真枪实刀的正面杠,他不见得就会输!

    阮卓走到杰克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桀骜不驯的杰克,薄唇吐出两句淡漠的话,“很生气?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小菊,你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是么?这种手段未免太过毒辣了吧?”杰克看向阮卓的眼中充满鄙夷,“如果不是念及小菊,你以为我会这样犯险闯进来?把小叮当还给我!”

    阮卓矗立在刺眼的白炽灯前,身形格外的高大,背影后的光令他看上去就像从天上堕—落的使者。

    他静静看了杰克一眼,慢慢伸出长长的手指摇了下,“呵呵,小叮当会被你耽误的,交给我才是对他未来最好的规划。放心,等我百年之后,我的一切,都全部会给小叮当的。”

    “你想都不要想!”杰克被阮卓不以为然的态度气得发狂,虽然左臂已经被麻木,仍是撑着右臂从地上站起来,挺直脊背跟阮卓对视,“小叮当是我的孩子,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去当黑手党的!哪怕豁出去我这条命,我也绝对不同意!”

    阮卓并没有被杰克的态度激怒,反而不屑地晃晃脖子,“随便你怎么想,跟我无关。”

    说完,阮卓就冲自己的手下挥挥手,“既然跑掉一个,那就把他也丢进波河里清醒清醒。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以卵击石的事情,免得没了面子,连里子也给丢光了!”

    “你!”杰克愤怒的话还没说出口,下一秒,就被几名阮卓的手下给抬了起来,直接丢进了波河中。

    “哗啦!”

    河水溅起一人高的浪花,杰克口鼻瞬间充斥满水花,被周围刺骨的河水冻得白了脸色。

    阮卓眼尾扫了下在河水中挣扎的杰克,然后毫不停留地朝教堂内走去。

    刚迈入教堂,阮卓险险撞上在门口将机关收回的沈思哲。

    “头儿,我这装了多年的机关终于派上用场了,效果不错吧?”沈思哲一脸邀功地笑着。

    阮卓脚步不停地往前走着,在经过他身旁时冷冷抛下一句,“去领罚。”

    沈思哲的笑容僵在脸上,“不是,我这不费枪弹就退敌的不犒赏就算了,还领罚?”

    阮卓看都没看沈一眼,人已经走出去很远,冷肃的声音却飘了回来,“为什么领罚,你自己心里清楚。”

    沈思哲愣了好一会儿,低头看着手上拿着的银针筒,“难道是因为这个?可我那根针根本就不是打算射杰克的啊!”

    然而沈思哲的自言自语并没有人回应,阮卓早已经走得没了人影。

    沈思哲连忙抱着自己手里的银针筒朝阮卓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不是,老大,你等等,我冤枉啊!”

    ——-

    M国。

    “咳!咳咳咳!”

    突兀的咳嗽声响起,杰克从昏睡中醒来,对上的是阮小菊担忧的眼睛。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刚才。”阮小菊的眼睛红彤彤的,里面布满了担忧。

    杰克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先将阮小菊拥进怀里,这才轻声问道,“老婆,我怎么回来的?”

    阮小菊感受着杰克的体温,原本担忧不已的心终于平静了些。

    她之前原本在家里焦灼的等待着,却怎么都不到,雷欧居然用轮椅将杰克给推了回来。

    当时的场面吓得阮小菊差点窒息,幸好雷欧说杰克只是被水呛昏迷,并没有其它问题,阮小菊这才没有当场昏厥。

    “是雷欧将你送回来的,我当时还以为,还以为你……”阮小菊说着声音越来越沙哑,眼泪顺着哽咽的嗓音落了下来,一滴滴掉在地上。

    杰克小心翼翼擦干阮小菊脸上的泪痕,心疼地捧着她的脸轻捏了下,声音格外的温柔,“傻瓜,我只是呛了些水,又没有什么大碍。现在没事了,你不要担心,乖。”

    阮小菊仰起头看着杰克,眼里都是委屈,“二哥太过分了,他差点就害死你。”

    “不,他知道雷欧肯定没走远,这才会命人把我丢在河里。毕竟我可是去挑他的地盘,不这样做,他难以服众。”杰克虽然心里很想承认阮卓放了自己一马,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真的吗?二哥他这么做是为了服众?”阮小菊这才破涕为笑,但是很快脸色又垮了下来。

    听说杰克当时带去了不少人,如今却只有雷欧和杰克负伤回来,看来其他人已经遭到了不测。

    杰克自然也想到了自己惨死的那些弟兄,脸色黑沉的厉害,低着头久久没有再说话。

    如果阮卓不是小菊的哥哥,他肯定早就已经豁出命为自己的手下讨公道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