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小叮当彻底被洗脑!

    隆冬悄然逝去,春末的日头晒得人睁不开眼睛,赤日炎炎的,很有几分毒辣。

    宽敞的练武场内,一排排男孩精神抖擞地站在原地,仔细聆听着教官的教诲。

    “我们的首要信条,就是确保自己活着,无论用什么手段!生存,才是最重要的!”沈思哲顶着头火红的发在高台上慢慢踱步,身上却穿着冷漠的黑色劲装,看上去格外神秘。

    台下的男孩们背着手一动不动,早已经将沈思哲的这句话刻在了脑海里。

    “两人一组,自由搏击!”沈思哲冷冰冰吐出这八个字,目光看向已然走下高台的阮卓。

    阮卓今天穿着亚麻灰的劲装,宽厚的脊背在阳光下格外雄伟。

    他迈着沉稳的步子穿梭在练武场上,很快来到小叮当跟前。

    经过这两个多月的操练,小叮当比起刚来时像换了个人似得,脸上再也不见半点白—皙,浑身的肌肤泛着被阳光晒出的黝黑色光泽。

    因着这份闪着光的黝黑,五岁的小叮当看上去显得格外沉稳,慧黠的眼神充斥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光。

    小叮当摆出自由搏击的标准姿势,目光炯炯地看着对面的队友,冰冷的眼眸里铺满了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坚定。

    阮卓高大的身影将他整个人都给罩了起来,他却丝毫没有被影响,而是全神贯注地等待着随时向队友发出攻击。

    在小叮当对面的,是个约摸七八岁的男孩子,比小叮当高了整整一头。

    男孩不屑地看着比自己瘦小的小叮当,抬手就朝小叮当胸膛砸来。

    小叮当虽然个子小,反应却十分灵活。

    他身形快速闪过对面男孩的当胸一拳,双手握拳朝男孩的肋下砸去。

    这两拳小叮当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再加上肋下本来就是薄弱的地方,硬是将对面的男孩砸得超后面退去。

    小叮当趁胜追击,弯腰使出扫荡腿,将身形本就有些踉跄的男孩给借力绊倒在地。

    “噗通!”

    男孩重重摔在地上,立即遭来周围那些男孩们毫不留情地嘲讽。

    “哈哈,快看,摔得可真惨!”

    “哼哼,跌个狗吃屎。”

    “这下摔得,比猪八戒还丑。”

    男孩子们交头接耳的笑起来,不过都小心控制着自己的音量,因为谁也不想因为随口的一句话招来沈思哲的鞭打。

    阮卓站在小叮当身旁,对男孩子们的议论充耳未闻,只是冷漠抬起手,随意指了个男孩,“你,跟他对打。”

    被点到的男孩立即收敛起笑容,不过他已经十岁了,身形比刚才摔倒的男孩还要高大,压根没将小叮当给放在眼里,捏响手指就跳到了小叮当对面,“来吧,小奶娃。”

    小叮当看着冲不屑的冲自己伸手指的十岁男孩,冷着脸冲到男孩面前,以最快的速度握住男孩竖起的那根手指,然后猛然往下压!

    “咔嚓!”

    “啊——!”

    指骨断裂的声响和男孩的惨叫声瞬间在练武场内响起,小叮当这个突袭不仅来得迅猛,而且出手狠辣,瞬间就令原本满脸不屑的男孩痛得跪地求饶,“痛痛痛,我的手指断了,放开我!”

    小叮当眼中丝毫没有半点愧疚,而是神情傲慢的将男孩的手指给松开,“这是对你刚才不屑的惩罚,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人。”

    被拗断手指的男孩痛得眼泪噙满了泪水,却丝毫不敢哭出声。因为在这里,哭泣是永远不被允许的。弱者的命运,就是被丛半山腰丢下去,尸骨不存!

    阮卓全程注视着小叮当的一举一动,对他快速出手拗断别人的手指没有半点责难,反而赞许的点点头。

    对于他们这些脑袋别在裤腰上的黑手党来说,危机是随时潜伏着的,必须以最小的代价铲除,反之付出的,很可能是自己的性命。

    因此,对于小叮当刚才的举动,阮卓反而觉得他处事果断,像他一样有王者之风。

    阮卓很满意小叮当的表现,伸手打了个响指,指向站在远处的沈思哲,“弄个身手不错的过来。”

    沈思哲站在高台上,早已经将刚才小叮当的举动和阮卓的表情尽收眼底。

    看来阮卓对自己进来训练小叮当的成果十分满意,沈思哲脸上顿时笑成一朵花,眼睛在离自己最近的那些男孩身上扫了下后,指向最高的男孩道,“去,给他点教训,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男孩个头几乎快要赶上沈思哲,是他比较得意的弟子,一招一式都可谓得到了沈思哲的亲传。

    “是。”男孩沉稳点点头,正准备朝远处的小叮当和阮卓走去时,沈思哲已经来到男孩身旁,低声说道,“不用顾忌什么,练武场上,本来就生死不论。”

    沈思哲轻飘飘的话令男孩再次点头,“是。”

    这名男孩在基地长大,个头早已经赶上了成—人,除了脸上的几分稚气外,从行走的步伐就可以看出他身手十分高段,绝对秒杀那些在基地训练几年的小男孩。

    大男孩很快来到小叮当跟前站住,他的脸上没有半点嘲弄,而是淡然冲小叮当道,“请。”

    小叮当登时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因为他知道,这样的对手才是最难对付的。

    看着自己只到对方的腰身,小叮当眼中丝毫没有畏惧,而是握紧拳头朝大男孩冲了过去,“呀!”

    小叮当身形十分利索,挥拳和踢腿都十分到位,利索到带起风声,朝大男孩砸了过去。

    只是这样的攻击在自小在基地长大的大男孩看来,根本就像是儿戏似得。

    大男孩朝右侧挪了下步子,避开小叮当的攻击,然后伸手握住小叮当的手腕拉起,轻松使了个漂亮的过肩摔。

    “啪!”

    小叮当被重重摔在地上,跌得眼前天花乱坠,晕乎乎地冒着金星。

    他被摔得厉害,觉得小小的腰板几乎都快要被摔断了似得,痛得脑子里直抽抽。

    大男孩低头看了眼被摔倒在地的小叮当,抬起脚踏在小叮当身上,轻描淡写问道,“服不服?”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