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64章 杰克:发誓找回小叮当!
    第1164章 杰克:发誓找回小叮当!

    杰克拉了张凳子坐在阮小菊床头,攥起她滚烫的手放在自己嘴边,声音里满是心疼,“老婆,这些天都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不然你怎么可能会生病?”

    杰克的声音沙哑低沉,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着,却没有任何人回应。

    阮小菊双目紧闭躺在床上,脸色因为高烧变得通红不已,而且是不健康那种红,带着几分不健康的憔悴。

    看着毫无反应的阮小菊,杰克心疼的更是厉害,他轻柔的帮阮小菊理着头发,细声细语道,“老婆,你放心,我现在就让雷欧去把阮卓给找出来,让他交出咱们的小叮当!等我把小叮当给接回来的时候,你就睁开眼睛醒来,好不好,嗯?”

    只是不管杰克如何自言自语,阮小菊都声音急促地躺在病床上,嘴里时不时低喃吐出不怎么清晰的两个字,“小叮当。”

    看着烧得失去意识仍在念叨小叮当名字的阮小菊,杰克心里更是难受的厉害,他猩红着眼睛掏出手机,拨出了雷欧的号码,冷声下了道命令,“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今天必须找到阮卓的人!”

    没头没脑地话令电话那头的雷欧愣了下,脑子里还没想清楚,身体已经遵循多年来的习惯立正宣誓,“是!”

    得到满意的答复,杰克这才将电话给挂断,然后顺手丢在病床旁的桌上,眼眸直直地凝视着仍未清醒的阮小菊,“老婆,相信我,这一次我肯定会把咱们的宝贝儿子给要回来的!”

    病房内点滴的声音发出单调的沉寂声,屋内的气氛就像杰克此刻紧皱的眉头,沉闷的怎样都舒展不开。

    病房外阳光明媚,谁又能知道就算是乔氏集团的副总裁,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呢?

    小叮当,你到底在哪儿?!

    ——————

    阿尔卑斯山。

    高耸的山顶白雪皓皓,苍莽的山脉上郁郁葱葱,将原本就建在半山腰的基地遮掩的更加严密。

    阮卓站在自己房间的阳台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练武场,看得十分认真。

    他对上次小叮当处事的稳健和狠辣十分满意,这些天特意叮嘱沈思哲好好训练小叮当,现在看起来已经初见成效。

    随着阮卓时不时满意地点头,练武场一角处,小叮当正在埋头苦练着刚学会不久的近身擒拿。

    跟小叮当对打的男孩差不多比他高了一头,却在小叮当凌厉的攻势下频频失守,没几下就被小叮当给打倒在地。

    小叮当拳风紧凑,最后一拳正锁住对面男孩的咽喉,发出“咔嚓”的骨骼脆响。

    身心高大些的男孩应声而倒,小叮当收起拳风,眼里再也不见第一次取人性命时的那种茫然,而是冰冷的毫无波澜,就像刚被自己杀死的只是没有生命的草木似得。

    阮卓见远处的一切尽收眼底,满意地点头不已,身后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阮卓走回房间,坐在真皮沙发上看着门口。

    红木门被推开,顶着红发的沈思哲走了进来,手里还端着被温热的咖啡,“头儿,你最爱的蓝山咖啡。”

    阮卓示意沈思哲将咖啡放在桌上,没有伸手端起,而是顺口说道,“最近小叮当进步神速,你辛苦了。”

    沈思哲在阮卓对面坐下,听到夸赞猛地抬起头,眼中闪过灼灼的光,“没有,这都是应该的。”

    “嗯,”阮卓并没有看到沈思哲看着自己的眼神,而是端起咖啡抿了口,这才继续问道,“分部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杰克可不是容易善罢甘休的人。”

    沈思哲收起自己太过灼人的眼神,掩饰地清了下嗓子,“倒是来了几批来历不明的人探路,不过也就是探路而已,并没有做出别的举动。”

    阮卓点点头,“估计那些都是杰克派来探路的,让手下的人都警惕些,不要露出破绽。我不是怕他,只是不想让小菊伤心而已,毕竟我硬带走了叮当……”

    阮卓的声音越说越低,眼里有丝丝不太明显的负疚。

    沈思哲生怕阮卓会改变主意,连忙说道,“慈母多败儿,你可是为了她好。叮当这么优秀,如果不严格打磨,就是可惜了这块璞玉。”

    阮卓刚柔—软下来的眼神瞬间变得冷硬起来,黑的看不到底,“没错,把叮当带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好。”沈思哲从沙发上站起,端起阮卓刚喝过咖啡的杯子走了出去。

    阮卓早已经习惯了沈思哲的勤快,并没有把这当一回事。

    只是谁也不知道,平日里看上去吊儿郎当的沈思哲刚捧着没喝净的咖啡走出门,就寻了个偏僻的角落,仰头一饮而尽。

    咖啡杯里仅仅只有浅浅半杯而已,沈思哲很快喝光,脸上却出现了诡异的绯红。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咖啡杯,捧着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收进柜子里,这才去练武场找小叮当。

    ——-

    深夜。

    黑漆漆的夜里没有半颗星星,伸手不见五指。

    后半夜起了风,高耸的树梢在无边的夜色中狰狞舞动,颇有几分肃杀。

    矗立在黑夜中的尖顶教堂内亮着几盏夜灯,哑然无声,里面的人早已经陷入了梦乡。

    就在这时,一架小型飞机盘旋着接近塔顶,然后有几名全副武装的雇佣兵从机舱内跳了出来,很快消失在教堂的顶层。

    领头的高大汉子正是雷欧,他奉了杰克的命令,来这里寻找小叮当的线索。

    鉴于上次吃了教堂内那些机关的亏,这次雷欧另辟蹊径,带人从教堂顶层摸了进来。

    不知道是因为阮卓的人都撤走了,还是里面的人疏于防范,这次雷欧带着人畅通无阻地摸了进去,并且顺利将睡得正香的红衣主教给绑了起来。

    雷欧见手中的尖刀舞出一朵花,阴恻恻来到红衣主教跟前,用刀轻轻刮着红衣主教的下巴,冷声质问道,“说,阮卓现在在哪儿?”

    “饶命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真主保佑,放过我这个年迈的主教吧!”红衣主教原本还睡眼惺忪,这会儿被刀贴面刮着,声音抖得跟唱歌似得。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