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7章 劫持红衣教主!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衣领就被杰克给揪了起来!

    杰克浑身充斥着毁天灭地的怒火,咬牙切齿道,“你再说一遍,小菊她怎么可能会得抑郁症?!”

    身形不算瘦小的医生被杰克提的双脚离地,却仍没忘了身为医生的职业操守,继续阐述着抑郁症的危害,“没错的先生,抑郁症的主要触发条件,就是遭受了重大的应激打击,患者的情绪变得喜怒无常,然后逐渐发展到木僵,对一切都提不起兴趣:部分病例还有明显的焦虑,严重者会出现幻觉和妄想性精神病性状。而且这种病会反复发作,最终认为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种解脱,导致自残自杀……”

    “够了,不要再说了!”杰克愤恨地松开滔滔不绝的医生,“立即组织专家会诊!立刻!马上!”

    医生差点被推搡倒地,踉跄了两下飞快消失在杰克面前,刚才他甚至以为自己会被暴戾的杰克给掐死!

    杰克无力地靠在医院冰冷的墙上,心痛的在滴血,小菊,怎么可能会得抑郁症呢?

    “老大,我回来了!”

    远处传来雷欧沉稳的声音,杰克面如死灰地看着逐步朝自己走来的雷欧,“情况如何?”

    雷欧愧疚地摇头,“教堂倒是被炸了,但是里面只有几名黑手党的人员而已。不过我把红衣主教给掳了过来,就是从他嘴里逼问出的阮卓的电话号码。”

    杰克听到阮卓两个字,浑身的怒火熊熊燃烧起来,冷着脸大步朝医院外走去,“走,我去会会那个红衣主教!”

    雷欧连忙大步跟上,走在路上顺口问道,“老大,听说嫂子生病了?现在好些了没有?”

    杰克的脚步顿在原地,黝黑的眼眸里满满都是疼惜。

    他静默了好一会儿,才长声叹息道,“她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只要有我在,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她!就算我豁出命去,也绝对不允许!”

    雷欧被杰克郑重的语气弄得有几分惊讶,不是听说嫂子只是感冒发烧么?难道病得很严重?

    “老大,嫂子她……”雷欧正准备仔细问问,却在看到杰克沉郁的脸色后收了声。

    他知道现在情况肯定糟透了,否则一向泰山压低都颜不改色的老大,脸色绝对不会这么的差。

    杰克阴沉着脸快步走到雷欧开来的辆蓝保时捷,矮身坐了进去,“开车。”

    雷欧看出杰克的心情十分糟糕,快速跟着钻入车内,踩下油门呼啸而去。

    一路上,雷欧都没有敢再出声,生怕会惹到杰克。

    车内的气氛异常的沉闷,杰克的脸始终黑沉的厉害,山雨欲来般令人望而生畏。

    雷欧将车子开得飞快,七拐八绕后,终于载着杰克来到了海边的一处寻常的别墅区。

    这处别墅区应该是刚建好不久,周围并没有什么住户,看上去颇有几分荒凉。

    车子稳稳停在别墅区门口,雷欧从车头跳下来,帮杰克拉开车门,两人一前一后朝里面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有持枪的保镖迎上来把大铁门给拉开,等杰克和雷欧进去后,飞快将门闭合。

    沉重的铁门发出厚重的声响,杰克眼神锐利地看向被绑在院子中央的红衣主教,大步走到他跟前。

    红衣主教眼巴巴看着杰克走过来,阅人无数的他看出杰克才是这里的领袖,可怜巴巴央求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能说的全都说了,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你只要告诉我阮卓的藏身之处,我保证不会动你一根汗毛。”杰克目光森冷地盯视着红衣主教,声音犹如勾魂使者,“机会是你自己争取的,如果你不知道珍惜,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说着,杰克冲雷欧摆摆手,“把后院里的小家伙们给放出来。”

    雷欧点头离去,红衣主教吓得浑身发抖,他虽然不知道杰克嘴里说的小家伙是什么,但也猜到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很快,雷欧就给了红衣主教答案,只见他手里攥着两条手臂粗的铁链,而铁链的另一端,是类似雄狮般的纯黑色藏獒。

    两头藏獒浑身毛发长的几乎垂在地上,浑厚的肉掌踩在地方悄然无声,凶狠的獠牙看得红衣主教心凉了半截。

    “这两个小家伙是吃肉长大的,可没有我们那么友好呢。”杰克目光冰冷地斜睨着红衣主教,“你仔细考虑清楚,如果仍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怕这副身板不够它们两塞牙缝呢。”

    “我……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求求……”红衣主教语不成句地央求着,那边雷欧已经牵着两头硕—大的藏獒走到了红衣主教身旁,离他只有半步之遥。

    杰克捏了下自己的手指,发出咔咔的声响,这才懒洋洋问着红衣主教,“说吧,阮卓他最新的藏身处在哪儿?”

    “我……我真不知道……我……啊!”红衣主教凄厉地惨叫起来,手臂已经被其中一头藏獒衔在了嘴里。

    纯黑色的藏獒锋利的牙齿切入红衣主教手臂,撕心裂肺的疼。

    平日里享受习惯信徒们顶礼膜拜的红衣主教哪里受过这种刑罚,几乎丢掉了半条命。

    “放开我…我…我说…说……”

    杰克摆摆手,雷欧将手中的铁链收紧,那头刚尝到血腥味的藏獒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红衣主教的手臂。

    钻心的疼痛险些令红衣主教当场昏厥过去,他的手臂血淋淋的,猩红的鲜血顺着同样鲜红的衣袖滚落在地上,很快打湿了一片。

    “下一次,这些藏獒就不见得能这么轻松松开了。”雷欧威胁满满地看向红衣主教,眼中早已蓄满杀机。

    红衣主教哪里还敢犹豫,生怕雷欧会松开手中的铁链,“我说……说…,我之前曾经去过一次,可是……可是我不敢确定阮卓就在哪儿。”

    “你最好想清楚地址,如果找不到,呵呵……”杰克并没有把话说完,眼里早已写满了不耐烦。小菊如今还躺在医院里等着他,他并没有太多功夫在这里多逗留!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