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小菊低头逗着小布丁玩,对吃的明显没什么兴趣,“都可以,你安排就好。”

    杰克摆手吩咐女佣们准备晚餐,“做些太太平时最爱吃的菜,速度要快。”

    “是。”女佣们应着去厨房准备,客厅内只剩下杰克一家三口。

    杰克静静坐在沙发上,看着阮小菊笑呵呵地抖着儿子,心里早已鲜血淋漓。

    他承诺过会带给自己最爱的女孩幸福,如今却逼得她不得不麻痹催眠自己,不敢去面对儿子被拐走的事实。

    而造成这一切地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恰恰是小菊的亲二哥,打不得骂不得杀不得,令他空有满身的手段,却不知道该如何着手。

    在外人眼里,他冷血残暴,万般雷霆手段都不嫌血腥重口。

    唯独在自己最爱的女孩面前,他顾忌着她的感受,不敢将自己往日那些凶残的手段拿来对付她的家人。

    只是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他必须要尽快接回小叮当,不然小菊的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

    想到这儿,杰克幽幽叹了口气,这一次的出击,他务必要功成身退!

    “先生,太太,晚饭已经烧好,请用餐。”

    女佣恭敬的请示声将杰克纷乱的思绪拉回,他从阮小菊怀里接过小布丁,牵着她的手一同走到餐桌旁落座。

    “想吃什么?我帮你夹。”杰克温柔地注视着阮小菊,目光格外的体贴。

    阮小菊偏头浅笑,“只要是你夹得,都好。”

    短短的几个字瞬间温暖了杰克冰冷的心房,他优雅的帮阮小菊夹了筷子菜,“呐,尝尝。”

    “嗯。”

    晚餐在温馨的气氛内结束,杰克等阮小菊吃饱,顺手帮她擦去嘴角的食物残渣,这才拥着她朝楼上的卧室走去。

    等耐心安抚好阮小菊入睡,杰克弯腰在她额头上印下枚轻吻,这才悄然无息的从卧室离开,顺手带上门。

    他走下楼梯来到客厅,板着脸将家里的保镖和女佣们都集合在庭院里,小声说道,“小少爷今晚只是去外面暂住,明天又去学校读书,都给我记住喽!”

    “是。”

    在杰克锐利又威严的视线扫视下,女佣和保镖们将身杆儿挺得笔直,没有敢不应声的。

    “很好,我今晚要暂时出去会儿,天亮就回来。你们照顾好少夫人和小少爷!如果他们有半点不顺心,小心我回来扒了你们的皮!”

    “是!”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恭敬无比的手下,杰克这才放心地点点头,跳上蓝色保时捷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

    等他将车子开到海边的别墅时,已经到了深夜。

    雷欧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等他一声令下,就整装待发。

    杰克扭头看了下自己家的方向,毅然冲雷欧挥手,“出发!”

    “是!”

    雷欧大声应着,命令手下照着原来吩咐好的集结成队,各自登上停在沙滩上的一排飞机。

    全副武装的雇佣兵们动作迅疾无声,很快就各自就位,飞机在夜色中盘旋着升上天空。

    这次的飞机全部购自M国空军,是最新款的隐形战机,不仅可以携带重型武器,还可以避开对方的雷达,隐形于无声中。

    一排飞机迅速朝着阿尔卑斯山脉靠近,越飞越低,逐渐来到红衣主教提供的坐标上空。

    此时的米兰天色还没有黑,正是落霞满天的傍晚时分,火烧云映红了半边天空。

    杰克站在飞机舱内往下俯瞰,脚下是连绵不绝的原始森林,宛如苍莽的绿色巨—龙,带着深不可测的神秘。

    雷欧一把将红衣主教给拎了过来,冷声质问道,“你确定就是这儿?”

    红衣主教看着下方宛如黑洞般的幽暗森林,两脚抖得不行,身体都站不稳,“是……是……”

    “不要怀着侥幸心理,如果下去后你的情报有误,我等下就把你绑在直升机尾飞回去。”雷欧缓声威胁了句,然后冲机师命令道,“按照之前的坐标,安全降落。”

    两名机师立即按照雷欧的命令操纵着飞机从云层中往下降落,后面是一架架尾随而来的战机。

    领头的飞机颠簸了几十米,终于平稳停在了森林的边缘。

    在它的身后,相继又停下了数十架飞机。

    雷欧打头从飞机上跳出来,手里还没忘拽着一脸惶恐的红衣主教。

    杰克迈着沉稳的步子跟着走出飞机,就看到之前带来的那些雇佣兵已经列队集结完毕,正昂首挺胸持枪站得笔直。

    “兄弟们,我们目前面对的敌人是黑手党!残暴无情,杀人如麻!我还是之前那句话,谁先把小少爷给找回来,我雷欧的位置拱手相让!这辈子都唯他马首是瞻!”雷欧大声说着振奋人心的话,振臂高—呼,“现在,按照之前的计划分成三个小队,各小队队长注意,出发!”

    “我…我可不可以留……留下来?”红衣主教面色苍白地问着雷欧,“等下我一露面,肯定会被阮卓给打……打死的。”

    “你说呢?”雷欧阴恻恻冲红衣教主笑了下,拽着他大步往前走,“谁知道你说的位置准不准确,万一里面都是雷区,老子也好有个垫背的。”

    红衣教主顿时面如死灰,他无力地被雷欧拖着往前走,知道自己的命再也保不住,只是迟早交代的问题而已。

    一行人顺着山道往下走去,路上的阔叶松在昏黄的夜色里发出哗哗的声响,就像等着检验的列队士兵。

    山路崎岖难行,好在这些人都是体力超强的雇佣兵,赶起路来并没有那么吃力。

    杰克和雷欧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被他们拽着前行的红衣主教那身红衣在人群中特别扎眼。

    天边原本艳丽的火烧云渐渐褪去,瑰丽的景色渐渐被昏暗取代,将走入林中的众人背影拉得很长很长。

    等太阳坠到地平面后,杰克他们总算发现前方不远有处小型岗哨。

    岗哨不大,远的看上去就是一棵枯死的大树,如果不是看到站在树周围持枪巡逻的哨兵,只怕谁也发现不了这么隐蔽的地方。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