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前面的雷欧举手示意身后的队员暂停,然后利落地举起手中的AK47,瞄准点射。

    “怦!怦!”

    经过消音处理后的AK47发出不大的声响,远处的两名持枪哨兵已经应声而倒。

    雷欧再次挥了一下无声的手势,喝令身后的雇佣兵们警惕前移。

    他们迅疾无声地靠拢那颗伪装成百年枯树的哨岗,将它围了个水泄不通,从各个角度严密监控着周围的动静。

    杰克看着眼前这棵伪装的十分到位的岗哨,眉头不自觉挑了起来,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别说前面是意大利最大势力的黑手党地盘,就算是龙潭虎穴,他杰克也要去闯一闯!

    枯树岗哨从外面看上去约摸有三人合抱那么粗,等走进去才发现,里面赫然是一节节修建规整地楼梯,呈离心状蜿蜒往下。

    看着阴森没有尽头的地道,杰克毫不迟疑地抬脚往下就走。

    “等下,老大。”雷欧及时伸手拽住杰克,将身后的红衣主教给推了出来,冷声道,“你走前面。”

    红衣主教吓得赤白了脸,连连摆手道,“我……我不敢……我怕黑……怕黑…”

    “少他娘的废话,给老子下去!不然请你吃花生米!”雷欧扬了扬手里端着的AK47,用脚将红衣主教给踹入蜿蜒往下的楼梯。

    红衣主教差点摔下去,狼狈扶住了楼梯旁的扶手,这才站稳了脚跟。

    他苦着脸往后看了眼,知道身后那些人压根就没想让自己活着出来,索性心一横,咬牙往下走去。

    雷欧这才和杰克跟在红衣主教后面下来,身后是几十名身手矫健的雇佣兵。

    越往下走,空间越大,里面的楼梯扶手隔段距离就有盏明灯,发出幽幽的亮光,却平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

    红衣主教心里恨透了雷欧,走得飞快,就差没有小跑起来。

    雷欧在后面用枪戳了下红衣主教的后背,“速度慢些,你跑得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吧?!”

    红衣主教腿软了下,心里更是恼恨的不行,却因为忌惮雷欧手中的AK47而不得不放慢脚步。

    杰克和雷欧并肩走着,不知道往下走了多久,突然感觉空气有些稀薄。

    两人停住脚,正准备回头提醒身后的雇佣兵们警惕,通道里突然就起了雾。

    这场雾来得突然,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淹没了整个通道,浓的几乎看不到前方的路。

    “糟了,上当了!”杰克连忙伸手往前面那抹红色抓去,这个当口,绝对不能被红衣主教给溜了!

    袍子他倒是抓到了手,可是却轻飘飘的,等杰克用力往后扯了下,才发现手里居然只有件袍子而已,哪里还有红衣主教的身影?

    “该死,被他趁机溜了!”杰克正准备将手中的红布袍子给丢掉,脑海中却闪过一个念头,当即就将那件袍子套在了自己的身上,看得一旁的雷欧傻了眼。

    “老大,这破衣服还不丢掉?”雷欧恼恨地挥着手,“肯定是刚才那个红衣主教使得鬼,不然怎么突然起了这么大的雾?”

    杰克并没有回答雷欧的疑问,而是沉声说道,“让兄弟们提高警惕,虽然雾气对我们不利,不过他们同样看不见。”

    “放心,他们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这种小儿科压根不会慌。”雷欧轻松地答道,没忘了用耳畔的麦克风传达杰克的命令,“兄弟们,注意提高警惕,小心中招。”

    吩咐完身后那些雇佣兵们,雷欧这才和杰克继续在浓雾中摸索着前行。

    好在楼梯已经走完,脚下的路是往下的平整通道,他们走起来并不吃力,就是浓密的雾气令人有些烦躁而已。

    杰克和雷欧正小心翼翼往前走着,一道黑影突然从浓雾里扑了过来,手中扬起的匕首闪着狰狞的寒光。

    “小心!”

    杰克一把将身旁的雷欧给推开,同时一个高抬鞭腿,重重砸在持着匕首的黑影身上。

    这一记鞭腿快、狠、准,硬生生将那道扑过来的黑影砸倒在地,发出沉闷的声响。

    黑影痛呼出声,没等从地上爬起来,雷欧已经凶神恶煞地用脚踩在了黑影的背上。

    “妈的,居然敢搞偷袭?”雷欧说着弯下腰,却意外看到偷袭他们的赫然是刚才趁着浓雾脱掉衣服跑掉的红衣主教。

    看着只穿着***的红衣主教,雷欧又好气又好笑,伸手重重捶了下红衣主教秃顶的头,“你到底是哪儿想不开,居然这么不自量力?”

    红衣主教被杰克刚才的鞭腿砸得几乎丢了半条命,嘴角和鼻孔都渗出了血迹,气喘吁吁道,“我带你们到这儿来,左右是活不成的。与其背叛阮卓连累家人遭殃,不如死在你们手里搏个干脆。”

    “呵呵,说得这么感慨,还不是想着万一偷袭得手,好让阮卓重重奖赏你吧!”杰克一眼看穿红衣主教的心思,不屑地扬起唇角,“既然你迫不及待想要以身殉道,雷欧,那就给他个痛快。”

    红衣主教顿时面如死灰,没想到杰克居然看穿了他的心思,害怕地连声求饶,“不不!别杀我!别……”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雷欧扭住脖子,“咔嚓”一声,斩断了所有的生机。

    雷欧嫌弃地甩甩手,“真油腻,明明贪生怕死,还装什么好汉。”

    “好汉?他只是想拿我们邀功而已。看来这里确实是阮卓的地盘,都给我仔细起来,别被包了饺子。”杰克说着就继续往前走去,身上的红衣在雾气中很是扎眼。

    一行人继续前行,没走两步,就听到前方传来说话声。

    “怎么起了雾?是谁把机关给打开了?”

    “不知道,走,过去看看。”

    杰克和雷欧连忙停下脚步,听着说话的脚步声近了,杰克却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

    他撇下雷欧,径直朝着说话的两人走了过去,学着刚才红衣主教的口音说道,“是我。”

    雾气中对面的人什么都看不到,就看到抹鲜艳的红,莫名其妙道,“少特么废话,说名字,谁知道你特么是谁啊!”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