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8章 小菊知道真相!

    两名女佣再次对视一眼,生怕说错了话,不敢再多说任何,拎着抹布从客厅走了出去。

    看着有些古怪的两名女佣,阮小菊奇怪地摇摇头,拿起桌上的手机,拨出了杰克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大清早起来看不到杰克,她的心总有些发慌似得。

    电话很快接通,却嘟嘟响个不停,并没有人来接。

    阮小菊疑惑的又拨下第二个电话,电话响了两声,她突然听到杰克的手机就在门口响了起来。

    看来是杰克回来了,难怪不肯接电话呢!

    阮小菊突然想要调皮下,飞快切断电话,然后蹑手蹑脚躲在了落地窗帘后,想要给杰克一个惊喜。

    “吱呀!”

    被女佣关闭的客厅门被推开,杰克的手机铃声也在这时候挂断,接着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阮小菊原本想要从窗帘后跳出来吓杰克一跳,听着那么多脚步声果然打消了这个念头,她才不要在众人面前秀恩爱呢!

    这些应该都是杰克的手下吧,等他们离开后,她再出来不迟!

    只是阮小菊怎么都想不到,走回来的并不是杰克,而是手臂挂彩的雷欧,以及灰头土脸的雇佣兵们。

    雷欧龇牙咧嘴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被子弹擦伤的左臂,头疼地问着跟着他进来的那些雇佣兵,“现在怎么办?嫂子打电话了。”

    雇佣兵们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们这些拿佣金过活的,从来还没遇到过雇主被抓走,然后催促他们离开的事情。

    雷欧心里越想越憋屈,猛地捶了下大理石桌,“妈的,如果不是因为阮卓是嫂子的二哥,老子早就将他们给一锅给端了,怎么可能会受这种窝囊气?!”

    站在窗帘后的阮小菊被雷欧捶桌子的声音吓得抖了下,不明白雷欧说的什么意思,什么叫“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嫂子的二哥”?雷欧嘴里说的,是二哥阮卓么?

    没等阮小菊弄明白雷欧话里的意思,雇佣兵们已经纷纷附和起来。

    “是啊,没错,我们兄弟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就是,炸弹也不能用,重炮也不能用,光靠手搏和点射,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只能***被动挨打!”

    “少特娘的扯这么多,现在老大被他们给抓走了,到底要怎么救出来?!”

    这些雇佣兵们原本就嗓门大,这会儿脾气上来,更是吵得厉害,整个客厅里乱成了一团。

    阮小菊站在窗帘后面瑟瑟发抖,为什么这些人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听懂,可是连在一起却怎么都听不明白呢?

    他们,是刚去哪儿打仗回来?被抓走的老大又是谁?

    “好啦!都他娘的给老子闭嘴!谁要是敢在嫂子面前提起老大被抓走的事,老子第一个剪断他的舌头!”雷欧凶巴巴抬起手,示意客厅里的雇佣兵们安静下来。

    雷欧看着脸上都带着不甘心的雇佣兵们,朗声说道,“这次咱们的伏击并没有成功,反而让老大被抓了去!大家稍微歇息下,等我多准备些家伙,咱们过去端了阮卓的老窝!”

    雇佣兵们没有再说什么,纷纷点头表示同意。他们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阮小菊再也听不下去,从窗帘后冲出来,径直朝雷欧快步走去,“雷欧,告诉我,你们是从哪儿回来的?杰克呢?他在哪儿?!”

    雷欧被突然跳出来的阮小菊吓了一跳,愣神了两秒才讪笑道,“嫂子,你怎么会在这儿?”

    阮小菊的脸上毫无喜色,板着脸道,“我只想知道,杰克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雷欧从来都不善撒谎,如今又被阮小菊把刚才说的话都听见了,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嫂子,这……我……”

    “说!”阮小菊有些歇斯底里地高声怒吼了声,脑袋里被自己刻意封存的真相呼之欲出,令她整个人摇摇欲坠地站着,似乎随时都可能跌倒。

    雷欧知道再也瞒不下去,索性把心一横,“嫂子,老大他带着我们飞去意大利去接小少爷,结果我们在基地里中了阮卓的伏击,他被人抓走了!”

    雷欧的话像晴天霹雳,将阮小菊的神智炸的四分五裂。

    她踉跄后退了两步,一个劲儿摇头,“不,不可能!杰克他怎么会跟二哥打起来呢?!而且小叮当不是被念恩接走了么?”

    雷欧眼神中露出不忍,不过仍是狠心说出事实,“嫂子,小少爷确确实实是被阮卓给拐走的,已经被带走差不多三个月了。老大不想你伤心,从来不允许我们正面跟阮卓的人交战,不然我们也不会吃这么大的亏!”

    “不!你撒谎!”阮小菊猛力摇头,似乎这样就能否定雷欧的说辞似得。

    可是不管她怎么摇头,却始终无法减缓脑海中逐渐清晰的那些被她刻意封存起来的真相。

    小叮当他,确确实实是被二哥阮卓给带走的!

    往昔的一切重新调回阮小菊脑海中,令她几乎承受不住,痛苦地抱着头大声哭泣起来,“不!不是这样的!二哥他才不会拐走小叮当!这些都是梦,是噩梦!这不是真的!”

    看着痛苦到语无伦次的阮小菊,雷欧尴尬地低下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情绪趋将崩溃的阮小菊。

    如果老大在就好了,那样小嫂子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了,他总有办法能安抚好小嫂子的。

    阮小菊跌坐在地上啜泣着,客厅内站着的雇佣兵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安慰正跌坐在地上哭泣的女人。

    他们虽然是不解风情的铁汉,却也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需要的并不是他们的关怀,而是被困在阿尔卑斯山脉的杰克。

    客厅内的哭泣声仍在继续着,而远在米兰的阿尔卑斯山腰间的基地内,沈思哲正脚步匆匆的朝着阮卓的房间走去。

    他不在阮卓怎么突然要喊他过去,眼下天还没怎么亮,能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呢?

    沈思哲走得飞快,很快来到阮卓的卧室前。 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