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阮卓发现端倪

    沈思哲被骂,脸上并没有任何怒气,反而因为杰克把他跟阮卓的名字放在一起而欣喜不已,彬彬有礼地点头道,“谢谢夸奖。”

    说着,沈思哲慢悠悠看向小叮当,又加了一句,“当然,教官的尊严和荣誉,你可以选择维护,也可以选择不维护。”

    小叮当看着被自己抽得满身都是鞭痕的杰克,紧皱着眉头再次扬起皮鞭,狠狠朝杰克身上抽去。

    杰克愤恨地瞪视着沈思哲,突然一个大胆的猜测从他的脑海中跳出来。

    他看着始终阴笑着的沈思哲,冲他大声吼道,“我知道你的秘密!我猜到了你的秘密!”

    沈思哲被杰克这猛地一声吓了一跳,不过他才懒得跟杰克多费唇舌,冷哼一声并不接腔。

    杰克见沈思哲并没有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眼神茫然起来。

    难道刚才是他猜错了?沈思哲并没有不能告人的隐私?

    不对!

    杰克仔细想了下,他敢肯定,刚才他从沈思哲看向阮卓的目光中,看到了当年跟自己注视阮小菊一般无二的热辣。

    这个一脸阴邪的男人,肯定对阮卓存着不可告人的心思!

    杰克索性把心一横,豁出去大声道,“姓沈的,我知道你那点龌龊心思!可惜阮卓还不清楚吧?要不要我替你告诉他?!”

    这句话令小叮当疑惑地停下手,下意识扭头看向沈思哲。

    而沈思哲则满脸的惊慌,他怎么都猜不出,杰克是怎么知道自己对阮卓的爱恋的,明明他隐忍的那么痛苦和艰辛!

    不过,既然他知道了,就绝对不能让他活着走出这里!

    沈思哲眼神狠戾地眯起来,并不回应杰克,而是低声吩咐小叮当,“这人还真是吵呢,我记得有种方式,可以让他永远闭嘴呢!”

    小叮当点点头,高高扬起皮鞭,发了狠地朝杰克抽来。

    这个世上,能够让人永远闭嘴的,唯有死亡。

    杰克没想到这个姓沈的居然教唆小叮当杀了自己,气得破口大骂,“姓沈的,你这个娘娘腔!有本事跟老子单打独斗,玩阴的算什么本事?!你这样歹毒,肯定会死无全尸!”

    沈思哲伸手摸了下自己头顶的红发,怨毒的眼神就像长着獠牙的毒蛇似得,狠狠钉在杰克身上,“呵呵,你还是先自求多福吧!”

    密集的皮鞭声抽得杰克险些昏厥,他知道自己再骂下去只会招来小叮当更加残暴的毒打,就死死咬紧牙关,瞪视着不远处站立着的沈思哲。

    一旦等他脱困,第一个就要干死这个姓沈的混蛋!

    沈思哲无聊地看了会儿小叮当抽—打杰克,觉得索然无味,耸了下肩膀,快步离开了牢房。

    他走得很是匆忙,脚步却虚浮地厉害。

    因为他怎么都想不明白,杰克到底是怎么猜出自己对阮卓的爱恋的,还是只是信口胡诌。

    带着这份难解的困惑,沈思哲一路上走得很慢,等他从牢房走出来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快要发亮。

    这一晚上,沈思哲的心绪反反复复,七上八下的,这会儿觉得格外的疲惫,就慢慢朝自己房间走去。

    只是他刚走到自己卧室门口,就看到阮卓斜靠在卧室门口,身上仍穿着那件月牙白的浴袍,显然是专门在等他。

    沈思哲的心嗵嗵狂跳起来,放慢脚步朝阮卓走去,轻声问道,“头儿,你找我?”

    阮卓点点头,“去你房间里坐坐。”

    说着,阮卓已经将手搭在沈思哲卧室门口,准备推门进去。

    沈思哲不知道阮卓怎么突然会想要去自己房间,心里雀跃不已,高兴的像中了几百万美元大奖似得。

    不过就在他看到阮卓正准备推开自己房门时,脸色瞬间惨白下来,连忙快步挡在阮卓面前,支支吾吾道,“我房间又脏又乱,就不用去了吧?”

    阮卓却不以为意,“男人的房间本来就乱,有什么我不能看的?弄瓶酒我俩对酌会儿。”

    “可是现在已经很晚了。”沈思哲狼狈地随意找了个借口,下一秒却恨不得将自己的舌头给咬掉。

    他真的是疯了,明明天都快要亮了,什么叫“已经很晚了”?!

    阮卓眼神深邃地盯着沈思哲看了两秒,转身准备离去,却在看到沈思哲眼神明显松懈下来后,猛地转身推开沈思哲的卧室门,大步走了进去。

    沈思哲吓得后背发凉,他刚才出去的匆忙,都忘了要把房间的那块镜子给遮住!

    平日他特意安置跟阮卓浴室相通的镜子,都会及时的用巨型挂画给遮住,今天却因为妒恨露露安,在听到阮卓摁下电话后就匆忙走了出去,都没有来得及收拾好。

    这会儿如果被阮卓看到了,那一切就都完了!

    沈思哲一想到阮卓走进去看到那片镜子,就会瞬间明白一切,一张脸顿时难看得不行,连忙急走两步赶上阮卓,伸手拉住他的后衣襟,“头儿,屋里乱糟糟的,我先进去收拾下吧?”

    阮卓一把挣脱沈思哲的手,脸上带着志在必得的坚定,“又不是小女生,有什么好收拾的?!”

    说着,阮卓已经大步跨进了沈思哲的房间。

    沈思哲的房间里亮着灯,里面很是整洁,半点都没有脏乱,还有几分小温馨。

    阮卓目光快速在沈思哲房间里扫了一遍,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

    阮卓有些怀疑地皱起眉头,刚才他从地牢回来时,一边走一边回忆着露露安坠楼之前发生的事情。

    他记得自己虽然摁下了内线电话,却没有听到那边沈思哲接通的声音,那么沈思哲是怎么那么快来到他的卧室带走了露露安呢?

    难道,沈思哲能够看到和听到自己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这个想法顿时令阮卓不寒而栗起来,因此他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站在沈思哲门口静静等他回来。

    只是等阮卓真的走进沈思哲房间后,才发现一切似乎并不是他猜测的那样,这个温馨的房间里,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异常,除了小小的客厅里,后面超级明亮的大镜子。

    等等……

    那面大镜子,怎么看上去这么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