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85章 真相暴露:他用绳子把他绑在床上…
    第1185章 真相暴露:他用绳子把他绑在床上…

    阮家四兄妹的感情一向很好,阮皓打死也不相信阮卓会做出这么离谱的事情。

    阮小菊吸了下泛红的鼻子,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哭腔,缓缓将杰克去找阮卓讨要小叮当,却被他抓起来的事情简单复述了一遍。

    震惊不已的阮皓只好接受了这个事实,他慌乱地从办公桌后站起身,大步朝外面走去,边走边叮嘱阮小菊,“你先别慌,我现在马上就赶来跟你回合!你在什么地方!?”

    “三哥……”阮小菊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悲伤,小声啜泣起来,“我们已经在飞往阿尔卑斯山脉的路上,你不用来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要从三哥手里要回杰克和小叮当!谁也不能把我们一家人分开,就算死,我也要跟他们死在一块儿!”

    阮皓顿时紧张起来,连声安抚着情绪激动的阮小菊,“小菊,你情绪先不要这么激动,我马上就赶过去跟你回合!答应我,千万不要做任何傻事,二哥虽然性子狂妄了些,不过他还是懂得分寸的,绝对不会伤害杰克和小叮当,你要相信我!”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从阮小菊眼眶滚落,她匆忙用手抹去,声音里满满都是失望,“三哥,我以前总认为二哥虽然把小叮当给带走,迟早都会送回来的。可是现在,他把杰克都给扣押在那儿了,让我还怎么相信他?难道他就不怕寒了我的心么?!”

    阮皓一时词穷起来,不知道该怎样安抚伤心的阮小菊,只好不停的轻声劝慰道,“小菊,你先不要哭了,三哥知道你心里苦。你等等三哥,我马上就赶过来。这一次,咱们一起去找二哥,看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阮小菊没有再做声,默默挂断了电话,然后发给阮皓一个坐标。

    做完这一切,她这才索然无趣的将手机丢在一旁,出神看着窗外的朵朵浮云。

    机舱外,洁白的云儿重重叠叠,就像大块大块刚烤好的棉花糖,恰好遮住了阳光。

    阮小菊看着远处淡淡的浮光,心像被一只大手给攥住似得,有些透不过气。

    杰克,你要坚持住,我来了!

    ——————

    阿尔卑斯山。

    阳光从海边跃起,照亮了米兰这座繁忙的都市。

    朝九晚五工作的人们并不知道,在远处的阿尔卑斯山脉间,掩映在皓皓白雪的基地里,正发生着不为人知的一幕。

    阮卓皱着眉头醒来,觉得头嗡嗡地响,就像有几百只蜜蜂似得,吵得他快要昏厥。

    他乏力地睁开眼睛,断片的记忆逐渐闪回脑海。

    就在刚才,他发现了个惊天大秘密,自己浴室里的穿衣镜,居然跟沈思哲房间里的玻璃是相通的!

    这样的话,无论他做了什么,都被沈思哲全然掌握,没有丝毫的隐秘可言。

    鸡皮疙瘩瞬间从阮卓后背蹿起,令他几欲作呕!

    阮卓怎么都不肯相信,自己信赖这么多年的好兄弟,居然对自己怀着那样不可告人的龌龊想法!

    而且,就在他准备揭穿沈思哲真面目时,却被他用棒球棒给打昏了过去!

    阮卓的胸膛因为气愤剧烈起伏着,他迅速环顾着四周,发现自己此刻居然就躺在沈思哲的卧室里。

    想起沈思哲对自己做的那些事情,阮卓浑身的鸡皮疙瘩蹿得到处都是,他强忍着恶心想要从床上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成大字型被绑了起来。

    “***!”

    阮卓忍不住爆了粗口,下意识想要从被绑缚的状态挣脱出来。

    可是不管他如何用力,都始终无法将手脚从哪些牛皮筋的束缚中挣开丝毫。

    没一会儿,暴怒的阮卓就被累得精疲力尽,气得他忍不住破口大骂道,“沈思哲,你这个混蛋,给老子滚出来!”

    随着阮卓话音落下,客厅门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阮卓怒目而视地瞪着卧室门方向,眼里充满了血丝,咬牙切齿道,“沈思哲,我知道你在外面!赶紧给老子滚过来,别像只老鼠似得躲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阮卓才听到客厅里的脚步声逐渐朝卧室走来。

    沈思哲红着眼眶走进来,阮卓顿时暴跳如雷,继续爆着粗口,“妈的!沈思哲,你赶紧放了老子!老子没空陪你玩这些几把烂玩意!”

    说着,阮卓手里的动作不停,继续想要挣脱束缚。

    沈思哲就站在阮卓的跟前,眼睛红—肿不已,明显之前哭了很久。他看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阮卓,轻咬了下唇,脸上的表情十分哀怨。

    就在不久前,他因为被阮卓发现了自己的秘密,想也不想得就将阮卓给打昏。

    可是真的等阮卓昏倒,他却手足无措起来。

    眼前昏倒的是他心心念念的男神啊,他怎么能那么粗暴的对待他呢?

    只是眼下已经没有别的路好走,向来聪慧的沈思哲思来想去,只好将阮卓给绑在了床上。

    之后,看着被绑好的阮卓,沈思哲的思绪更是混乱的厉害。

    他知道,一旦被阮卓知道自己对他的企图,就会毫不犹豫地赶他离开。

    可是这样的结果,并不是沈思哲要的。

    他宁愿死,也不愿意接受被阮卓横眉冷对的结局!

    既然如此,倒不如一条路走到黑,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沈思哲心里这么想着,可等他重新走回卧室后,却没有这么做的胆量。

    他在阮卓的面前卑微惯了,从来都是仰视着阮卓的,即便是阮卓昏迷着,他也不敢对他有半点的不敬。

    就这样,沈思哲来来回回的穿行于卧室和客厅之间,心思换了千百转,却始终没能做出任何的举动,直到听到阮卓的破口大骂声。

    听到阮卓如雷贯耳的中气十足声,沈思哲先是松了口气,太好了,看来刚才自己那一棒,并没有将阮卓给打坏。

    不过下一秒,沈思哲就垮下脸来,只因一旦阮卓醒来,自己在他面前更是什么都做不了,只要服从的份儿。

    饶是如此,沈思哲仍是想看到清醒着的阮卓,而不是他被自己打昏后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