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86章 阮卓:信不信我杀了你!
    第1186章 阮卓:信不信我杀了你!

    因此沈思哲快速擦了下脸上的泪痕,忐忑不已地走回到卧室,等着聆听命运的宣判。

    “沈思哲!你他妈是不是脑子进水了?到底想要搞什么?!”阮卓看到沈思哲一脸哀怨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责骂道,“老子告诉你,你赶紧把我给放了,然后从基地里滚出去,这件事咱们就算了了。如果你还执迷不悟,信不信老子杀了你?!”

    阮卓厉声的一席话,听得沈思哲眼里泛起泪花。

    他知道一旦阮卓醒来,就会毫不犹豫地赶自己走,或者杀了他!可是真的等到面对,他却如何都接受不了!

    “不……我……”沈思哲连忙摆着手,却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更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喉头早已经被酸涩麻痹,泪水不知觉的从眼角滑落,心里的悲伤早已经逆流成河。

    “少特么给老子来这一套!我告诉你沈思哲,你最好赶紧把我给松开,我念在你这些年鞍前马后追随我的份上,姑且留你一条性命。”阮卓瞪视着悲戚着的沈思哲放着狠话,“否则的话,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沈思哲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心里只剩下浓得化不开的悲凉。

    明明知道一旦戳破这层窗户纸,他们两个就连朋友都没得做,可是他还是那么贪婪,居然以为自己可以靠的他更近一些……

    与其被他狼狈地赶走,倒不如让他永远记住自己!

    沈思哲的眼里划过一抹狠戾,他抬手抹干眼角的泪痕,悲戚地脸上突然被苍凉的笑容所取代,苦笑着冲阮卓挑了下眉毛,“如果,我说我不放呢?”

    “你!”阮卓被沈思哲突然的笑给恶寒到,嫌恶地瞪着沈思哲,“沈思哲,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给老子滚远点,这辈子我都后悔认识你!”

    世间最犀利的武器,从来就是最爱的人口不择言的羞辱和谩骂。

    沈思哲苦笑了下,以往都是他用各种刑具凌虐别人,如今风水轮流转,终于换到了他被凌虐,而且是杀伤力最大的那种,根本无法补救!

    无边的悲伤将沈思哲整个人给吞没,不仅将他的心硬生生戳破了一个口子,还拽着他的灵魂硬往地狱下坠!

    “是,我是变—态!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就已经彻头彻尾的变成了变—态!”沈思哲被悲伤的情绪逼得快要发疯,抹了下怎么都控制不住的眼泪,伸手控诉着阮卓,“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误入歧途?怎么会觉得你才是整个世界的全部?!”

    阮卓非但没有被沈思哲的表述给感动,反而更加恶寒不已。他是妥妥的直男,压根无法接受沈思哲对自己有绮丽想法的事实。

    “滚!给老子滚!有多远滚多远!”阮卓的眼里满满都是厌恶,压根不想多看沈思哲一眼。

    “呵呵,你现在让我滚?当年你他妈被人差点捅死,是谁拼死从死人堆里把你给扒出来的?”沈思哲悲痛地看着满眼厌恶看着自己的阮卓,用最后的骄傲支撑着自己没有昏过去,“你被人用机枪堵在高速路上时,是谁孤身背着炸药挟持了对方的老大,才把你给换回来的?!”

    阮卓被沈思哲说的眼神恍惚了下,是啊,当年的当年,沈思哲又何止只救了他这么一次?

    只是,当年的他一直以为沈思哲对自己是坚韧豪迈的兄弟情,却如何都想不到,他居然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

    看着阮卓无言以对地低下头,沈思哲努力给自己鼓了把勇气,再走的离阮卓进了些,声泪涕下道,“这些年,你知道我为了掩饰自己对你的爱慕,忍得有多辛苦么?你可以不回应我对你的感情,甚至鄙视我对你的感情。可是你能不能不要拒我于千里之外,我只想静静地守在你身旁,只想静静地跟在你身后而已啊!”

    阮卓眼神恍惚了下,意识到自己差点被沈思哲给晃点过去。

    他冷眼看向沈思哲,淡漠的说道,“所以,你就将我的浴室装成毛玻璃,好随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这就是你所谓的远远跟在我身后?静静守在我身边?”

    沈思哲被阮卓两句话说的无言以对,尴尬地白了脸,这才想到要解释,“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说……”

    “够了!如果偷—窥就是你对我的感情的话,那谢谢你,老子不需要!”阮卓的眼里再度蒙上鄙夷和不屑,“沈思哲,不要把我这些年对你的兄弟情给挥霍光!更别跟我来煽情那一套,你这样只会让老子更恶心你!”

    卧室内的气氛越来越僵,沈思哲眼中闪过抹哀伤,最终,他们还是走到了无法回头的地步呢。

    他绝望地看着阮卓冷漠的眼神,索性破罐子破摔,两步走到阮卓身旁,声音刺骨冰寒,“既然如此,就让你永远恨我吧!”

    阮卓还没弄明白沈思哲话里的意思,就看到沈思哲已经靠近自己,欺身爬了上来。

    恶寒瞬间笼罩了阮卓,令他当场干呕起来,“沈思哲,混蛋!呕!你给老子下来!妈的!给老子滚!”

    然而不管他怎么骂,沈思哲都充耳不闻,他早已经豁出去了,反正最后都是被阮卓给唾弃,倒不如让他永远恨自己,这样自己也总算在他心里有片位置。

    沈思哲慢慢爬上阮卓身上,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

    无数个夜晚,他都幻想着会有这样一天,如今,终于被他给等到了。

    哪怕这样的亲昵过后,他很可能会被阮卓给亲手杀死。

    可是比起阮卓勒令自己退出他的生活,死又有什么好怕的呢?

    沈思哲颤巍巍伸出手,细腻白—皙的手缓缓摸到阮卓身上那件月牙白的睡袍,一横心将睡袍整个给抽开。

    阮卓愕然瞪大眼睛,整个人都傻掉了。

    他怎么都想不到,沈思哲居然彻底的疯了,居然想要硬上他!

    睡袍被解开,露出阮卓壮硕的胸膛,以及诱人的腹肌旁两道魅惑的人鱼线。

    “沈思哲,你他妈疯了!老子只穿了件睡袍,赶紧给老子滚下来!”阮卓气得抓狂,大声咒骂着沈思哲,双手双脚也跟着挥舞不已,拼死想要挣脱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