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87章 就算明天死了,我也要得到你!
    第1187章 就算明天死了,我也要得到你!

    只是,他的挣脱注定只是徒劳,不管他怎样扭—动,都无法挣开沈思哲的禁锢。

    而且,阮卓的挣扎将原本只是被解开的睡袍整个松散下来。

    沈思哲低头看着阮卓完美的躯体,红晕悄然覆上他的脸颊。

    “沈思哲!你他妈要是敢动老子一根指头,老子一定将你剁成肉酱!”阮卓清楚看到了沈思哲的身体变化,同样身为男人的他自然懂得沈思哲此刻已经发了情!

    这种感觉令阮卓倍感羞耻,他猛地曲起腿弯,想要将压在他腰腹上的沈思哲给踢开。

    然而被束缚着的脚腕牵动着腿部的力道,他这样做不但没能将沈思哲给踹开,反而更加接近在一起!

    气到浑身冰冷的阮卓破口大骂起来,“沈思哲,从老子身上下来,你今天要是敢摸老子一下,我发誓一定弄死你!”

    沈思哲看着疯狂大吼的阮卓,眼里的绝望早已经被无边的欲念所取代。

    他冲阮卓浅笑了下,然后慢慢低下头,“放心,我绝对不摸你一下。”

    说着,沈思哲的头慢慢压低。

    阮卓恨不得立即就咬舌死掉,可是眼下沈思哲明显已经疯了,如果任由他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落入他的魔掌!

    大脑纷乱不已的阮卓拼命想着脱困的办法,沈思哲的头已经离他的小腹越来越近,甚至能够清晰感受到沈思哲凌乱的呼吸。

    “停!”阮卓歇斯底里得怒吼着,脖颈上的青筋暴得老高,激动的话都说不利索,“给我……给我一个理由!”

    沈思哲停下动作,嘟起嘴邪恶的冲那里吹了口气,这才慢悠悠抬起头,“你想要什么理由?”

    阮卓看到沈思哲居然真的停了下来,心里暗自捏了把汗,转着眼睛拖延时间,“明明……明明我们不用这样的,就做兄弟不好么?”

    沈思哲眼神恍惚了下,嘴角扬起抹凄惨的笑,缓缓摇头,“不好。”

    “你先放开我,我们好好聊一聊,不要把事情弄到无法挽回的地步。”阮卓软下声音,试图说服沈思哲。

    沈思哲却噙着眼泪继续摇头,“如果我放开你,你会毫不犹豫让我滚蛋。阮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了。难道试图接受我,真的有这么难么?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你的思想还那么冥顽守旧?”

    阮卓被沈思哲说的火气蹿了上来,“妈的!这跟年代没有关系,老子只喜欢软绵绵的女人,根本就不喜欢男人!”

    “所以,就让我得到你一次吧。这样就算我下一秒就会死去,也无怨无悔。”沈思哲决然地看了阮卓一眼,仍然坚持着自己之前的想法。

    就这样吧,让他贪婪一次吧!

    哪怕拥有过他后就会失去性命,哪怕会被踹下无边地狱,他也心甘情愿!

    阮卓被沈思哲眼里的决绝震撼到,他并不蔑视沈思哲性别的取向,却无法赞同他以爱慕之名偷—窥监视他的一切!

    如今他被捆在这里挣脱不开,而沈思哲的唇已经落在了他的胸膛上。

    轻柔的吻微颤着在阮卓的胸膛前游走着,是那样的虔诚,仿佛在对他顶礼膜拜。

    然后,一滴眼泪跟着滚落下来,滴在阮卓的胸前,那是沈思哲激动的泪水。

    “杀了我吧。”

    阮卓面如死灰,淡然吐出这四个字。

    沈思哲猛地抬起头,眼神格外的受伤,“你真的要这样伤害我么?你明明知道我爱你,明明知道我宁愿自己死,也绝对不舍得你受到半点伤害的!”

    “现在是你在伤害我!你这个混账!”阮卓恶狠狠瞪视着沈思哲,“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却满脑子精虫上脑!妈的,你真是让老子恶心!”

    刚才阮卓真的试图放下态度诚恳地跟沈思哲谈一谈,可是他本来就是个性爽朗的人,根本就做不到硬着头皮说谎!

    他只要一想到沈思哲的目的就想呕吐,根本无法放平心态跟他交谈!

    沈思哲的脸色变得比白纸还要惨白,冰冷的泪珠自他眼角滚落,滴落在阮卓的腰身上,蜿蜒而下。

    很快,沈思哲抹去脸上的泪痕,故作无所谓地耸肩道,“反正在你眼中,我都是最恶心的存在。所以,怎样都好,哪怕你下一秒就弄死我,我也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弃!”

    说着,沈思哲就再次低下头,这次他的态度不再犹豫。

    阮卓浑身僵硬无比,再也控制不住喉头的干呕,连声呕吐起来。

    至少他被绑着,只能勉强偏着头呕吐,弄得床上一片狼藉,空气中也到处飘散着酸腐的恶臭味。

    这次的碰触,沈思哲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勇气。他豁出去所有的尊严,将自己的人格践踏如泥,是那样卑微的想要讨好阮卓,却怎么都想不到,阮卓居然那么排斥他,吐得那么厉害!

    沈思哲受伤地抬起头,手已经快过理智来到阮卓身旁,抽过桌上的纸巾帮阮卓擦拭满是污垢的唇角,“你有没有事?要不要紧?!”

    然而阮卓似乎受的刺激太大,只顾着闭着眼呕吐,气若游丝的模样令沈思哲不由地担心起来。

    他生怕阮卓会窒息,连忙帮阮卓解开绑住手的束缚,自我安慰道,“没关系的,吐出来就好了,吐出来就好了。”

    很快,沈思哲就帮阮卓松开了双手,只是阮卓仍闭着眼躺在那儿,气息十分的微弱,就连呕吐的动作都变得迟缓起来。

    沈思哲吓得魂不附体,连忙低下头用力按压阮卓的胸膛,为他做心脏复苏,“阮卓!阮卓?你不要吓我!你快点醒过来,别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