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188章 捉拿沈思哲:杀无赦!
    第1188章 捉拿沈思哲:杀无赦!

    紧张的汗水打湿了沈思哲的后背,额头和鼻梁上也沁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不过沈思哲根本来不及擦,而是专注地帮阮卓做着心脏复苏。

    突然,一双大手死死掐住了沈思哲的脖颈,力道大的几乎要掐断他的脖子。

    沈思哲脸上的忙乱瞬间被笑容代替,他看着突然睁开眼睛死死掐着自己的阮卓,笑得格外开心,“还好,你没事就好。”

    阮卓刚才确确实实被恶心地吐了,不过并没有难受那么厉害,只是趁机借题发挥而已,想趁机麻痹沈思哲。

    而沈思哲果然上当了,不仅停下了所有对阮卓来说侮辱的动作,还慌乱的帮他松开了被束缚的双手。

    这一次,阮卓的双手终于恢复自己,他发誓绝对不会给沈思哲再来羞辱自己的机会,一上来就下了狠手,只差没有立即扭断沈思哲的脖子。

    只是阮卓有些不明白,凭着沈思哲的身手,明明有机会跟自己搏斗一番的,可他却毫无反应,而是傻笑着任由自己这样掐着他的脖子。

    沈思哲他,是真的疯了吧?

    阮卓懒得多想,尤其是沈思哲脸上那碍眼的笑容,令他根本不想多看!

    他加重手上的力道,硬是把沈思哲给掐的翻白眼昏了过去。

    等确认沈思哲确实昏厥,阮卓这才嫌弃的将他从自己身上给推到地上,然后飞快解开绑住自己双腿的束缚,嫌恶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等跳下床,阮卓看着浑身上下不着寸缕的自己,伸手想捞起床上的月牙白睡袍床上。

    不过等他低下头,看到沈思哲身上的同款睡袍后,又恶心地收回了手。

    从今往后,他再也不想用这个家伙为他准备的任何东西!

    阮卓想着索性大步离开沈思哲的卧室,冲回到自己的浴室中,疯了似得冲洗着自己的某处。

    刚才那个可恶的家伙,居然对他做出那么恶心的事!等他先清洗干净自己,再去好好处置他!

    阮卓拼了命的冲洗自己,等确认身上不会再留有任何有关沈思哲的痕迹后,这才浑身发红的捞起墙角的毛巾,准备擦干了出去。

    他刚用毛巾擦了下背,眼睛扫到镶嵌在墙壁里的穿衣镜,清晰无误的映出自己的果体。

    看着这样的自己,令阮卓不由想起在沈思哲房间里看到的那一幕,那个该死的家伙,不知道通过那面镜子监视了自己多久!

    阮卓越想越气愤,拳头攥得咯吱作响,猛地朝墙上的镜子砸去。

    “嘭!”

    “哗啦!”

    镶嵌在墙上的穿衣镜被阮卓硬生生砸烂,碎成片片跌落下去,也露出了跟沈思哲房间相连的缺口。

    阮卓越看这个缺口越生气,他胡乱擦了下自己的身体,挑了件家居服套上,气冲冲重新来到沈思哲的房间。

    那个该死的家伙,他一定要让他为自己荒唐的行为付出代价!

    阮卓人高腿长,两步就重新回到了沈思哲的房间。

    只是等他走回到那间卧室后,却没有看到被他掐昏厥的沈思哲!

    阮卓的眉头高高皱了起来,这个可恶的混蛋,居然逃跑了!

    他不死心的找遍整个房间,却再也看不到沈思哲的身影,阮卓越想越气,大步走到走廊,冲守卫在那里的黑手党成员大声喝令道,“立即给我带人去搜,把沈思哲给我抓回来!”

    正在走廊口执勤的两名黑手党成员面面相觑起来,谁都知道沈思哲是阮卓的心腹,更是这里的二把手,好端端的,首领确定是要抓他回来,而不是请?

    不过这两人心里腹诽归腹诽,却不敢把这句话给说出来,只敢战战兢兢地将疑惑地目光投向阮卓,等着他下一步的指令。

    两人的目光令阮卓更是气得火冒三丈,暴跳如雷道,“耳朵都他妈聋了是不是?让你们派人去把沈思哲给老子抓回来!还不快去!?”

    “是!是!”

    两名黑手党成员这才相信自己并没有听错,一脸懵逼的朝下面传达起阮卓的命令来。

    基地里约摸住了两千多名黑手党成员,他们传达消息十分快速,很快就把阮卓的命令扩散开来。

    只是基地里四通八达,里面的成员虽然知道阮卓要捉拿沈思哲,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见过他。

    谁也不知道沈思哲去了哪儿,就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似得。

    “头儿,我们检查了A区的所有角落,并没有发现沈教官。”

    “B区也没有。”

    “C区也没有发现。”

    “D区也一样。”

    “E区……”

    “……”

    数十名分管基地的小队长昂首挺胸站在议会大厅内,神情却有些惶恐,他们带着人将各自的管辖区域给仔细搜了一遍,却根本没有发现沈思哲。

    阮卓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的十多名手下,“放屁!老子就不信了,他沈思哲还能从这里插翅膀飞出去不可?!再给我仔细地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

    十几名小队长齐声点头,然后动作划一地转身准备去执行阮卓的命令。

    “等一下,“阮卓突然喊住了自己的手下,沉声叮嘱道,”沈思哲已经不再担任教官一职,等下你们抓捕时,如果他反抗,可以就地格杀勿论。”

    “是!”小队长们将阮卓的话记在心底,很快从议事大厅走了个干净,空荡荡的大厅内只剩下阮卓一个人。

    他坐在高高的首领金座椅上,看着空旷的大厅,心里突然泛起一种物是人非的失落。

    这些年,他为了稳固黑手党的地位,做下了不少常人不能理解的恶事,午夜梦回时,最欣慰的就是身旁有一帮值得信赖的兄弟。

    可是当自己最信赖的沈思哲颠覆了他的感知后,阮卓突然觉得周遭的一切都是个天大的笑话!

    如果一切都不再值得相信,那活着跟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阮卓阴沉着脸坐在冰冷的座椅内,一颗心比座椅还要冰凉千万倍。

    就在这时,一名小队长脚步匆匆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拿不到主意的忧虑,“头儿,外面来了一帮人,说非要你出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