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小叮当,我是妈咪…

    阮皓也是被气得不轻,厉声指责阮卓,“二哥!以前的你明明温文尔雅,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小菊是我们的亲妹妹,你忍心看着她和自己的亲生儿子分开!?你的良心呢!?”

    阮卓嘴角抽搐了下,眼中的温情被冷厉取代,“去他娘的温文尔雅,这些年我过得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你以为靠温文尔雅可以活下来?如果不是我命大,当年就不是受伤而已,只怕现在都已经变成白骨了!不要跟我谈良心,记住,我是无恶不作的黑手党呢!”

    “二哥!”阮皓痛心疾首地摇头,“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标杆,你和大哥不喜欢家族事业,我责无旁贷地接过来,只希望你们能过自己想要过得生活。如果当年我知道你放弃家族事业改行当黑手党,打死我我也不会接管的!”

    “呵呵,所以你是想让我对你感恩戴德么?”阮卓的眼中涌起嘲讽,“当年我就说过,我对家族企业完全没有兴趣,你接不接管跟我无关。”

    “你!二哥!我知道你自从上次受伤后,性格就变得有些古怪。可是再怎么样,我们和小菊都是一奶同袍的亲兄妹啊!你难道忍心看着她这样以泪洗面?如果你还有半点良知的话,就把小叮当还给小菊。”阮皓继续苦口婆心的规劝着,如果阮卓不是他的亲二哥,他早就毫不犹豫的跟他开干了!

    “呵呵,你居然跟黑手党讲良知?”阮卓压根没将阮皓的规劝放在心上,“我可是无恶不作的黑手党首领,少拿良知那一套来压我!告诉你们,小叮当是要继承我衣钵的,绝对不会还给你们!你们就死了这份心吧!”

    阮小菊早已经被蛮不讲理的阮卓气得泣不成声,冲上去抓住阮卓的衣袖苦苦哀求,“二哥,我求求你,你把小叮当还给我好不好?他还那么小,应该有自己选择未来人生路的自由,你不能这样霸道硬逼着他继承你所谓的衣钵啊!”

    听着阮小菊的哭声,阮卓的心里烦躁起来,轻轻甩开阮小菊的手,这才逃避似得转过身,“不用再说了,我是绝对不会把叮当还给你的,他现在是我的孩子!”

    阮小菊被甩开,痛苦地跌坐在地上,泪水怎样都停不下来,“二哥,你怎么会变成了这样!当年的你是那样的疼爱我,现在你怎么变成了这样?!我要告诉爹地和妈咪,告诉他们你的所作所为,我们阮家怎么有你这样的儿子?!”

    看着哭得狼狈的阮小菊,阮卓心头浮起抹不忍,他垂下眼眸,伸手想要将跌坐在地上的阮小菊给拉起来,却很快缩了回来。

    不!

    他必须硬下心肠,才能留下小叮当!

    妹妹可能会因为失去小叮当难过一段时间,可是她和杰克还可以再生孩子,而他,这辈子却注定都要孤单一人的。

    抱歉,小菊,请原谅哥哥的自私……

    阮卓在心里默默说了声抱歉,就逼着自己转回身,朝着基地大门走去。

    阮小菊看到阮卓要走,连忙急得往前扑去,抱住了阮卓的脚,声泪涕下的继续哀求,“二哥,求求你,你放了小叮当和杰克,你让我们一家团聚。妹妹我求求你了,好不好?”

    阮卓低下头,看着哭得凄惨的阮小菊,纵然心中不忍,到底还是慢慢抽出了自己的脚,“杰克你随时都可以带走,其他的,就别想了。”

    阮小菊再次去搂阮卓的脚,却被他及时躲开,气得一旁的阮皓冲了过来,挥拳砸向阮卓,“阮卓,你真是没有人性!”

    这一拳,阮皓用了十成的力气,重重砸向阮卓的下巴。

    原本阮卓是完全可以避开的,但是他不但没有避开,反而任由阮皓重重给了自己一拳,被打得嘴角瞬间渗出抹血丝来,嘴里也跟着窜起抹血腥味。

    阮卓将嘴里的血腥味吐掉,这才抬起头看向阮皓,冷声道,“打够了么?”

    阮皓被阮卓冷厉的目光看得有些理亏,这还是他第一次向自己的亲哥哥挥拳。

    不过如果不是阮卓太不讲理,他又怎么会气得失去理智?

    “如果你不放了小叮当和杰克,我还会继续打你!”阮皓瞪视着阮卓,这次无论如何,他都要帮小菊要回叮当。

    “呵呵,就凭你?至少问问我同不同意吧?!”

    一道清冷的童声响起,阮皓就觉得后背被什么东西给戳到,他好奇地转过头,吃惊地看到小叮当居然端着一把枪顶着他。

    “小叮当?!你疯了!?”阮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明明才六岁的孩子,为什么看上去像冷血无情的杀手?他只是被阮卓带走了几个月,怎么眼中那些童真全不见了?

    小叮当用手中握着的枪猛戳了下阮皓的背,恶狠狠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但是任何敢对我爹地不敬的,我都绝对不会放过!”

    阮皓奇怪地看着小叮当,“对你爹地不敬?我什么时候对你爹地不敬了?杰克他现在在哪儿?”

    小叮当却摇摇头,崇拜地看了眼身旁的阮卓,这才扭过头恶狠狠瞪视着阮皓,“他才是我的爹地,那个什么杰克疯了,我看你们也疯了!难道我连谁是我爹地都分不清楚么?!”

    阮皓惊奇的无法阻止语言,一旁哭个不停的阮小菊已经朝持枪的小叮当扑了过来,“小叮当,我是妈咪,我终于见到你了,真是太好了!”

    小叮当却嫌恶地看着痛哭流涕的阮小菊,闪开了她,“你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

    阮小菊如遭雷击般定在原地,不敢置信地看着小叮当,“小叮当,我是妈咪啊,难道你不记得妈咪了?”

    小叮当看陌生人般看着阮小菊,缓缓摇头,“我只有爹地,没有妈咪。你们这些疯子,最好赶紧从这里滚出去,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小叮当就看向阮卓,轻声说道,“爹地,我们不要跟这些疯子纠缠,回去吧。”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