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以后我们恩断义绝

    这声爹地更是听得阮小菊惊愕地瞪大眼睛,她不敢接受地朝阮卓跑来,边跑边撕心裂肺地质问道,“二哥!你到底对小叮当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不肯认我?!”

    阮卓就算再铁石心肠,也无法面对阮小菊这样的哭诉。他生怕自己会心软,赶紧拽着小叮当的手,“走,我们回去。”

    小叮当乖巧地点头,跟着阮卓就朝基地走去。

    “站住!你们都给我站住!”阮小菊绝望地在后面大喊着,冲上来拽着小叮当的另外一只手,急切地说道,“小叮当,你仔细看清楚,我才是你的妈咪啊!你跟妈咪回家好不好?妈咪已经找了你很久了!咱们回家,妈咪带你回家!”

    小叮当抬起头,看着激动到语无伦次的阮小菊,甩开她的手冷声道,“这位大妈,你要是想儿子想疯了,可以再生一个,我真的不认识你!”

    亲耳听到自己的儿子说不认识自己,阮小菊的心瞬间鲜血淋漓,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眼里的光逐渐黯然下去,“你说,你不认识我?我的儿子居然不认识我!他还叫我大妈?!哈哈哈哈!”

    阮卓静静站在一旁,看着举止疯癫的阮小菊,硬逼着自己转过身,拉着小叮当继续朝基地走去。

    在他们的身后,刚遭受重大打击的阮小菊身形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会昏厥过去似得。

    “小菊!”阮皓立即冲上去,扶住了快要摔倒在地的阮小菊,抬头冲阮卓怒吼道,“阮卓,今天你要是就这样走了,我们兄弟的情分就到此为止!”

    阮卓顿住脚,脸上的嘲讽更浓了些,看来世界没什么是可靠的呢,哪怕是至亲骨血的亲情,都可以说断就断……

    既然如此,那就随便好了,就让他成为真正的孤家寡人吧!

    阮卓抬起脚步,并没有再牵小叮当的手。

    这一次,他什么都不要了,就连小叮当,他都可以放弃。

    既然注定了要孤独,又何必执着于有没有人能继承自己的事业呢?

    阮卓悲凉地抬脚往前走,从没有觉得有这么孤独过。

    突然,一枚软软的小手主动拉住了阮卓的大手,然后传来小叮当稚嫩的童声,“爹地,我们回家。”

    阮卓低下头,看着对自己充满信赖的小叮当,被冰冷覆盖的心变得柔—软起来。

    他将小叮当的手放在自己手心,牢牢攥住,从今天起,他阮卓,纵然会被千夫所指,也绝对不会放开小叮当!他们的父子情份,是早就注定好了的!

    他会倾尽自己的一切教授他,让他成长为最出色的黑暗帝王!

    阮卓回握着小叮当的手继续往前走,阮小菊不肯接受地拼命摇头,“不!小叮当,快回来!我是你妈咪,妈咪和爹地找了你那么久,快跟我回去好不好?!”

    小叮当冷漠地转过头,看着哭得不能自己的阮小菊,冷冰冰道,“如果不是念在你是爹地妹妹的份上,我早就扭断了发出噪声的脖子了。赶紧滚,下次再让我遇到,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阮小菊被小叮当的话刺痛的几乎昏厥,刚伸手拽着小叮当的衣角,就看到从基地门口走出来四个黑手党成员。

    那四人手上抬着担架,上面躺着的,赫然是奄奄一息的杰克。

    阮小菊怎么都想不到杰克会虚弱到被人用担架给抬出来,她连忙松开攥住小叮当衣角的手,站起来朝杰克扑了过去。

    等阮小菊走到杰克身旁,才看清他浑身上下都布满了被鞭子抽—打的痕迹,就连衣服都被抽得没有半点好地方。

    闭着眼睛躺在担架上的杰克变得十分消瘦,苍白的脸上眼睑乌青的厉害,一看就吃了很多苦。

    阮小菊心疼到麻木,她颤抖的伸出双手摸着杰克的脸,轻声呼唤道,“老公,我来了,我来带你回家。老公,你醒醒。”

    只是不管阮小菊怎么呼唤,杰克都始终虚弱地躺在那里,根本做不出任何回应。

    阮小菊的眼泪汹涌地淌着,她觉得自己这一生的眼泪都给流尽了。

    明明杰克离开时答应会早早回来的,可是只是过了短短一夜,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躺在担架上的那个人,怎么会是往日里英气勃发的杰克?!

    不只阮小菊不相信,站在阮小菊身后的阮皓和雷欧也都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他们想不到是什么酷刑,能在短短一夜间就折磨的人痛不欲生,元气大伤!

    阮皓痛心疾首地看向阮卓,“阮卓!你到底对杰克做了什么?你怎么可以这样!?”

    “是不是又想骂我没有人性?”阮卓满不在乎地摇摇头,“他身上的伤跟我无关,那是小叮当审讯杰克时不小心留下的。”

    “小叮当?!”

    阮小菊和阮皓齐齐转头看向小叮当,眼里的指责格外浓郁。

    小叮当满不在乎地瞪了过去,“你们果然是疯子,都盯着我看干嘛?赶紧带着这个疯子一起走,迟了我就改变心意了!”

    阮小菊失望地看着小叮当,“他是你的爹地,你怎么能对他用刑呢?”

    说着,阮小菊痛恨地瞪视着阮卓,“二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二哥,因为从今往后,你再也不配当我阮小菊的哥哥!你拐走我的儿子,刑罚我的丈夫,我跟你恩断义绝,再也不是兄妹!”

    阮皓也同仇敌忾地瞪视着阮卓,“没错!你这样真的丧心病狂,我们以后恩断义绝!”

    “很好,非常好!”阮卓的眼睛充血般猩红起来,恶狠狠瞪视着跟他划清界限的阮小菊和阮皓,“从今天起,我们再不是兄妹!你们最好也给我识趣些,免得我急了对你们下手!”

    说完,阮卓就大步朝基地里走去。

    小叮当赶紧快步跟上,阮小菊连忙高声喊道,“小叮当!”

    只是小叮当的脚步半点没有放缓,只是冷漠地回看了阮小菊一眼,然后快步跟上阮卓,走进了基地内。

    “关门!”阮卓冷声命令自己的手下,面无表情地看着站在门外的阮小菊他们一行人,有什么东西似乎要从他的眼眶里滚下来似得。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