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夫妻双双受伤昏迷…

    一如当年的黑手党前首领被灭门,阮卓孤身血洗敌对帮派,那种打法,是真的豁出去命的做派。

    而他是什么时候深深被阮卓所吸引的呢?是当年从死人堆里把他扛回去时,还是初见面时他脸上风轻云淡的笑?

    沈思哲忆起往事,嘴角勾起抹甜甜的笑,眼神柔—软地看着望远镜里的阮卓。

    他深深地爱着那个孤傲又拒绝任何人亲近的男人啊,即便他现在已经视他为洪妖猛兽,可是已经交付出去的心,是怎么都收不回来的。

    没关系的,你想要小叮当做你的孩子,那他这辈子就只会是你的孩子,绝对不会被任何人从你身旁抢走!

    哪怕那人是你的妹妹,也不行!

    沈思哲暗自在心里下了个决定,拼尽一切也要为阮卓打点好一切。

    他冲自己的手下招招手,低声吩咐了几句,这才继续专注地看着望远镜里的阮卓。

    那个用冷漠孤傲伪装自己的男人啊,是他心头最美的朱砂,让他怎么舍得离他远去?

    ——————

    M国。

    圣安地医院是当地最大的医院,有着最先进的医疗设施,和最宽敞的诊疗室。

    往日里圣安地医院都格外的安静,而今天的急诊室走廊外,却闹哄哄的一团。

    只见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彪形大汉都或站或靠地守在走廊外,其中最高大的一名男子更是焦急地来回踱步。

    如果不是这些人手里都拎着货真价实的重型机枪,医院内的保卫早就赶他们出去了!

    “这都进去这么久了,老大怎么还不出来?!”

    “就是,里面的医生到底会不会看?不行就换人!”

    “妈的,都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到底治成啥模样了,好歹出来说句人话呀!”

    等得不耐烦的彪形大汉们渐渐骚动起来,将急诊室的门给围了个水泄不通。

    “都给老子让开,你们都堵在这儿,让老大等下怎么出来?!”最高大的男子皱着眉头走过去,粗鲁的将那帮持枪的彪形大汉推开,挥手像赶苍蝇似得轰他们走,“都给老子消停点,咱们现在可是在医院呢,要注意素质!都闪开,站到走廊外面去,别扰乱医生干活!”

    说话的高大男子正是雷欧,他守在外面担心的不行,索性将自己的手下全都给赶了出去。

    雇佣兵们都知道雷欧的暴脾气,不敢多说什么,鱼贯走出医院走廊。

    走廊里瞬间安静下来,雷欧继续焦躁地走来走去,始终坐在走廊长椅上的阮皓这才不轻不重说了句,“麻烦你可不可以安静会儿?你这样走下去,我都快要疯了。”

    雷欧无奈地抓了下头发,这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似得坐在阮皓身旁,“我也想稳下来,可是老大和小嫂子都被送进去那么久了,怎么到现在还没被医生给推出来?”

    阮皓其实心里比雷欧还紧张,飞回来的一路上,他看着昏厥的妹妹心疼的不行,恨不得将阮卓抓回来狠揍一顿!

    等好不容易把小菊和杰克都送进了医院,阮皓不得不焦灼地守在门外,度秒如年的等着他们被医生推出来。

    此刻的阮皓才终于体会到,自己就算坐拥商业帝国又如何,还不是被卡在了急诊室门外?

    等待的空档里,阮皓好几次都掏出手机想将阮卓的所作所为告诉自己的爹地和妈咪。

    不过都被他的理智给制止,无奈地收回了手机。

    自从爷爷过世后,他们的爹地和妈咪已经不再过问任何事情,只想安然度过晚年,他又何必去惹他们伤心呢?

    估计小菊跟他的想法是一样的,不然也不会这么久了,都始终没有打电话给爹地妈咪他们。

    雷欧看着一声不吭地阮皓,长长叹了口气,“阮总,明明你们都是一奶同袍,怎么个性这么南辕北辙呢?也就是他是小嫂子的二哥,要是换了别人,一百条命都不够被砍得!”

    阮皓嘴角抽搐了下,他知道雷欧说的是事实,毕竟杰克并不是泛泛等闲之辈。他之所以会被阮卓给抓起来受刑,只怕压根就没有敢动手伤害阮卓吧。

    见阮皓始终不搭腔,雷欧也就收起闲聊打发时间的想法,站起身再次在走廊里踱起步来。

    阮皓无奈地看着雷欧的背影,揉了下困乏的脸,静静等待着阮小菊从里面出来。

    两人又在医院的走廊里等了很久,急诊室的灯才终于熄灭,带着口罩的医生推着阮小菊走了出来。

    阮皓和雷欧立即围了上去,“医生,她要不要紧?”

    “医生,我家小嫂子有没有事?”

    “她的问题不大,输送了营养液很快就醒了过来。只是我们怎么劝她她都不肯离开,非要守着另一名病患,虚弱的差点再次昏厥,我们没有办法,才不得不硬给她注射了剂安定,把她给推了出来。”

    听完医生的话,阮皓和雷欧这才知道阮小菊为什么这么久才出来。

    阮皓弯下腰查看阮小菊,发现她已经苏醒,只是可能是被注射了安定的缘故,整个人无力得躺着,只剩下眼睛还能转动。

    “小菊,你现在感觉好些了么?”阮皓说着贴近阮小菊的嘴巴,听到她气若游丝的回答,“杰克……杰克……”

    “这里是医院,杰克会没事的,你放心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要好好休息,这样等杰克醒了,你才能好好照顾他。”阮皓小声安抚着眼角垂泪的阮小菊,生怕她太过伤心。

    雷欧也跟着劝道,“是啊,小嫂子,你还是先照顾好你自己吧!我们家老大身体硬朗着呢,只是受了些皮肉伤而已,养养就能恢复的。”

    阮小菊翕动着嘴唇,却根本说不成连贯的句子,“杰克……小……叮当……”

    阮皓的鼻头瞬间发酸起来,他知道自己的妹妹仍是在担心着杰克和孩子。他深吸了口气,将眼角的泪意给憋回去,这才缓声说道,“没事,他们都没事,你主要是先照顾好自己。乖,有三哥在呢,我会照顾好杰克的。至于小叮当,你暂时先不要想,等你好了,三哥陪你再去找他讨回来,好不好?!”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