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老公,都是我不好!

    阮皓说的十分缓慢轻柔,生怕声音大了会吓到阮小菊似得。

    他平日里最疼的就是阮小菊,如今看到她这么难过,自己却无能为力,恨得阮皓想要杀人!

    听到了阮皓的保证声,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不让阮皓再担心,阮小菊微微勾了下唇,这才慢慢闭上眼睛,暂时闭目养神起来。

    阮皓和雷欧在医生的帮助下,把阮小菊推倒VIP病房,安顿好一切后,这才带上门走了出来。

    “医生,我家小嫂子已经出来了,怎么我们老大还没被你们推出来?”雷欧刚出门就拉住了医生的手臂,非要讨要个说法。

    医生被雷欧的大嗓门震得耳膜生疼,却不敢惹怒这个彪形大汉,委婉说道,“那位病人伤得厉害,还在继续清理创口,没那么快出来的。”

    雷欧显然不满意医生的这个答复,瞪大眼睛怒目而视道,“清创清创,都进去两个多小时了!什么伤口清不干净?!”

    医生被雷欧蛮横的态度吓得往后退了半步,抹了把脸上被喷溅的口水,这才无奈道,“我们也不想啊,可是患者的伤口遍布全身,而是都已经被发炎感染,必须要做全面的清创处理才行。”

    “妈的!”雷欧气得扬起手,吓得医生再次退了两步,生怕他砂锅大的拳头砸在自己身上!

    不过雷欧并不是要打医生,而是重重捶了下墙,“阮卓那个混蛋,居然那么冷血,居然对我们老大用鞭刑!回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浑身上下就没有好地方!那个该死的家伙,下次再让我遇到,我一定掐死他!”

    阮皓跟雷欧并肩走着,听得很是尴尬,毕竟阮卓怎么说都是他的二哥。

    因此,阮皓不得不提醒雷欧了句,“我记得他们当时说,杰克身上的鞭刑,是被小叮当给打的?!”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更是气得雷欧暴跳如雷。

    他把手指捏的咔咔作响,气冲冲道,“要不是他们给小叮当洗脑,凭着他一个五六岁大大的孩子,会对老大用鞭刑?!会不认小嫂子?那些家伙真是没有人性啊!”

    雷欧越说越生气,走起路来重的几乎能将地面砸一个坑出来,“混蛋!那个可恶的家伙!我一定要弄死他们!”

    阮皓更是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好转移话题道,“我们还是赶紧去急诊室看看吧,说不定杰克已经手术好了呢。”

    “成!”雷欧继续发狠的踩着地面往前走,嘴里仍是没忘了咒骂连连,“这也就是我们老大福大命大造化大,不然被那些混蛋这么折腾,早就醒不过来了!”

    阮皓立即给了雷欧一拳,“就不能管管你那张破嘴?瞎咧咧什么呐?”

    这一拳阮皓打得很重,雷欧龇牙咧嘴了下,立即反手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呸呸呸!坏的不灵好的灵,坏的不灵好的灵!”

    两人边说边快步走着,很快回到了急诊室门前,那里的门仍然紧闭着。

    雷欧这下不淡定了,挠着头发焦灼的再次走来走去,“怎么还没出来?”

    他的话音刚落,急诊室的门再次被推开,这次杰克终于被推了出来。

    雷欧连忙快步走了上去,大着嗓门呼唤着杰克,“老大?老大?你醒了没?”

    为杰克清理创口的医生有些年迈,他横了雷欧一眼,这才缓声说道,“这里是医院,请你不要这么大声,吓到了患者就得不偿失了。”

    雷欧被训了句,意识到自己有些粗鲁,连忙点头称是,“好好好,我一定注意,一定注意!”

    说着,雷欧就压低了嗓子,低头询问躺在病床上的杰克,“老大,你感觉好些了没?”

    等雷欧低下头才发现,杰克压根就没有苏醒,眼睛闭得紧紧的,仍处于昏睡的状态。

    “这……”雷欧迟疑了下,看向为杰克手术的医生,“不是已经清理好创面了么?怎么我们老大还没醒?”

    年迈的医生缓缓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严重的鞭伤,而且很多地方已经发炎感染。也幸亏你们送治及时,如果再迟半天,只怕他的血液都要被感染恶化。”

    雷欧惊愕地瞪大眼睛,“那……那我们老大现在还有没有危险?”

    “他的体质不错,创面也都已经被清理干净,只需要静养段时间就好,放心吧。”老医生不紧不慢地说着,“这些天注意患者的营养补给,有任何问题,随时联系我们。”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雷欧诚心诚意地冲老医生鞠躬感谢,这才推着仍未清醒的杰克朝着阮小菊的病房走去,“老大,我知道你肯定很想小嫂子,我现在就把你推过去,这样你很快就能够醒过来的。”

    雷欧一路将杰克推回病房,刚推开病房门,阮小菊就赶紧从病床上支撑着下地,急切朝杰克的病床赶,“老公?”

    “小嫂子,你先不要慌,医生说老大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只需要静养就好。”雷欧一边将杰克的病床给固定好,一边轻声安抚着阮小菊,生怕刚苏醒不久的她情绪太激动。

    阮小菊慢慢走到杰克身旁,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眼泪顷刻间滚落下来,再也控制不住,“老公,都是我不好,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二哥,你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小嫂子,你先坐在这儿。”雷欧连忙帮阮小菊搬了把椅子,示意她坐下,这才继续说道,“老大体质好,肯定很快就能醒来。你就别再难过了,不然等老大醒来看到你掉眼泪,他肯定会心疼的。”

    “嗯,谢谢你雷欧,我不哭,我不哭。”阮小菊将眼泪抹去,诚心诚意向雷欧道歉道,“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害你们跟着受连累,一次次跟着奔波。”

    雷欧什么都不怕,就是看不得女人哭,尤其还是自己老大最心爱的女人。

    他生怕阮小菊再哭起来,连忙摇头道,“小嫂子,你说这话就见外了不是?你们的事就是我雷欧的事,再说了,最苦的不是我,而是你们!要不是那个混蛋把……”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