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再次遭遇追杀(1)

    一旁的阮皓也跟着点头,“没错,那个姓沈的我知道,他叫沈思哲,是二哥多年的挚友,曾经数次救二哥于危难之中,两人是过命的交情。只是那人脸上总是带着精明的笑,就像只阴险的狐狸似得,这件事肯定是他始做怂恿的!”

    杰克闻言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更加重了心里的猜测,那个沈思哲提起阮卓时的眼神是如此疯狂,肯定对阮卓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

    不过这件事杰克并没有说出来,他从来不认为两人相爱有什么错,哪怕性别相同,只要是真心相爱,那么这份感情永远都是世间最真挚最宝贵的东西。

    只是,就怕有人以爱情的名义,做下令人人神共愤的事来!

    杰克想到这儿,眼眸缩了下,那个叫沈思哲的,他下次一定要单独会会!或许从他那里,能找到接回小叮当的突破口。

    “好啦,既然杰克醒来了,我们也就放心了。杰克,你好好养伤,其余的事有我在,不用担心。”阮皓轻声跟杰克道别,这才捶了把身旁的雷欧,“走,咱们去买些吃的回来,免得他们肚子饿。”

    雷欧一脸的莫名其妙,“可是我不饿啊,我还不想吃东西。”

    “谁说你不饿?”阮皓狠狠踩了下雷欧的脚,嫌他没有眼力劲儿,“还不快走?!”

    雷欧被踩的龇牙咧嘴,搂着自己的脚原地跳了起来,“我的脚都快被你给踩断了!我跟你什么怨什么仇啊?”

    阮皓没想到雷欧这么笨,拽着他就往病房外走,“走,我跟你好好算笔账!”

    “不是,我什么时候欠了你账啊?我说……”

    雷欧和阮皓的声音渐行渐远,很快听不到,病房内又静了下来。

    杰克眼里闪过抹笑意,雷欧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哪里懂得把空间留给他们,如果不是阮皓硬把雷欧带走,只怕他会守在这里一整晚。

    阮小菊也看懂了刚才的一幕,心里很是感谢有处处为她着想的三哥。

    幸好,她虽然遭遇了二哥疯狂的对待,还有三哥在宠着她。

    杰克轻轻拍了下自己的病床,“来,躺上来。”

    阮小菊看了下全身包着纱布的杰克,表情有些犹豫,“可是你身上缠满了纱布,不能动。”

    杰克抿唇轻笑了声,“小傻瓜,你以为我想做什么?我只是想抱抱你。来,陪我。”

    阮小菊的耳根顿时烧了起来,看来刚才是她想多了。

    她这下根本不用犹豫,迅速脱下脚上的病号鞋,躺在了杰克的身旁。

    好在病床够宽,能够容纳两人并肩躺下,阮小菊小心翼翼地靠在杰克身侧,不确定地问道,“我有碰到你的伤口么?”

    杰克扬起自己的右手,刚被清创过得伤口瞬间被撕—裂,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轻攒着眉头将阮小菊给搂在了怀里。

    她是他这辈子最温暖的眷恋,只要能够拥着她,撕—伤口根本就不算什么。

    阮小菊并不知道杰克的手臂伤口撕—裂,而是乖乖躺在杰克的臂弯里,感受着他的心跳,原本无处安放的心终于稍稍平静下来。

    两人都眯着眼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聆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谁也不舍得打破眼前的一切。

    过了好一会儿,阮小菊轻轻出声,“老公。”

    “嗯?”杰克偏过头,看向臂弯里的阮小菊,“怎么了?”

    “我们是不是太幸福了,所以才会被老天妒恨,才生出这么多波折考验我们?”阮小菊的眼里笼罩着一层雾,随时都可能泛滥成磅礴大雨。

    杰克知道阮小菊是又想到了小叮当的事,连忙轻声安慰,“没关系的,就算有再多挫折,只要有我在,就不用怕。你放心,等我伤好了,我一定会把小叮当给带回来的!”

    阮小菊却无奈地叹了口气,酸楚的泪珠再次自眼角滚落,“哪有这么容易,你根本不知道小叮当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他差点用枪打伤三哥,然后我央求他跟我回家,他却像不认识我似得。不管我怎么央求,他都不理我。我不知道二哥究竟对他做了什么,他才会……才会变成这样……”

    阮小菊哽咽地再也说不成句,杰克连忙将她往自己怀里带,哪怕身上的伤口因为这动作再度撕—裂,他仍坚持用行动安抚着阮小菊。

    “别哭,有我在呢,这些都不是问题。等我把小叮当给接回来,一切还会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的。相信我,乖。”

    杰克虽然这样温言软语地安抚着阮小菊,其实自己心里却没有底。

    他怀疑小叮当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很可能是被洗去了记忆,不然绝对不会出现这么大的转变。

    只是这些他都不敢告诉阮小菊,生怕她会担心会难过,甚至会因此加重病情。

    现在他的身体还很虚弱,等他尽快恢复后,就会重整旗鼓,把他的孩子带回来!

    就这样,杰克始终在轻声安抚着阮小菊,安静的病房内只有他沉稳的安抚声和阮小菊心痛的啜泣声。

    过了好一会儿,阮小菊终于疲累地睡着了。

    杰克小心地拉起身旁的薄被子给阮小菊盖好,看着她睡着了仍紧皱的眉头,内心自责不已。

    都怪他,如果他能接回小叮当,小菊就不会如此的伤心。

    杰克长长叹了口气,低头亲吻了下阮小菊紧皱的眉头,这才跟着闭上眼睛,跟着慢慢陷入沉睡。

    等阮皓和雷欧拎着午饭回来时,看到的就是杰克单手拥着阮小菊正睡得香甜的一幕。

    他们不忍心打扰这对恩爱的小夫妻,将饭菜放在桌上,这才轻轻带上门走了出去。

    挂在半空中的太阳悄然西挪,从午后转眼挪到了傍晚时分。

    天边的晚霞烧出大片大片的火烧云,也映红了半个天空。偶尔有两缕灿烂的朝霞钻进窗缝,将病房的地板跟着映成了娇羞地红。

    病床上,疲累至极的杰克拥着阮小菊,两人就像连体人似得密不可分,睡得十分香甜。

    就在这时,有两个穿着白大褂的看似医生模样的人一路走来,仔细察看了门牌号后,站在了杰克病房门外。

    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