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00章 立即剿灭黑手党,一个不留!
    第1200章 立即剿灭黑手党,一个不留!

    “放心吧爹地,我可以应付的来的,你只要照顾好妈咪就好了。”乔斯洛自信地跟乔陌漓挥手道别,“我要尽快飞过去,以免阮卓带人溜走,再见。”

    “嗯,有问题立即知会我!那个阮卓不重要,务必要把小叮当给救回来!孩子,一路顺风。”乔陌漓跟乔斯洛挥挥手,目送他带人上了飞机。

    颜汐落站在乔陌漓身旁,善良的她很是心疼杰克和小菊,等目送乔斯洛的飞机升上半空,就连声催促着,“走吧,老公,我们赶紧去医院。”

    “好,咱们现在就去。”乔陌漓说着,就牵着颜汐落的手坐上了停机场内的布加迪威龙,呼啸着朝圣地安医院的方向驶去。

    ——————

    阿尔卑斯山脉。

    阮卓正站在三楼的房间往下俯瞰,脸上的表情一贯的冷漠如霜。

    自从他发现了自己房间里浴室镜子的秘密,就再住不下去,搬到了靠近下方的房间里。

    这会儿的他虽然看上去拒人于千里之外,其实此刻他的内心却很是焦灼。

    阮卓的眼前不停闪过小菊哭倒在铁门外的一幕,她那悲戚的哭声和绝望的眼神像大山似得压在阮卓的心上,令他根本喘不过气来。

    难道,真的是他错了么?

    这个问题阮卓已经想了无数遍,自从小菊他们离开后,他就不停的在想着。

    可是,虽然他心里已经知道了答案,却不肯做出任何的改变,仍是固执地想要把小叮当给留在自己身边。

    小菊,请原谅哥哥的自私,因为我实在是太孤单了啊!

    阮卓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眼神茫然地投向远方,脸上的表情格外的惆怅伤怀。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阮卓低下头,看到是三弟阮皓打来的,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将手机放在阳台边,想像无数次那样置之不理。

    手机铃声响了好一会儿,这才自动切断,然后又被阮皓执着地打了过来。

    阮卓皱眉盯着响了四五遍的手机,终于不情愿地摁下了接听键。

    也好,正好能从阮皓的嘴里得知小菊的近况。至于阮皓肯定会有的游说,他就当完全听不到好了。

    电话刚被接通,阮皓的声音就从听筒内传了出来,“阮卓!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派人来杀杰克和小菊?”

    阮卓眼神惊愕地愣了两秒,还没来得及开口,阮皓愤怒的声音就像爆豆子似得丛里面传来,“你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小菊可是我们的亲妹妹啊!你这样做,跟畜生有什么区别!?”

    阮皓的指责令阮卓皱起了眉头,他下意识问道,“小菊她现在怎么样了?”

    “哼!”阮皓重重冷哼一声,厉声质问道,“你是不是想知道她死了没?!这样以后就再也不会有人跟你索要小叮当了?!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家人!?我告诉你,从今以后……”

    电话里阮皓的声声质问像匕首似得戳在阮卓的心上,令他嘲讽地扬起唇角。

    呵呵,居然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就认定了是他做的么?

    他就算再丧心病狂,也不可能派人杀自己的亲妹妹!

    只是,他解释了,阮皓会相信么?

    阮卓落寞地笑了下,右手纤长的手指伸向仍在不停响铃的手机,缓缓将它从阳台上推了下去。

    随着手机往下坠落,阮卓耳畔再也听不到半点质问,这才幽幽叹了口气,顺着楼梯朝练武场而去。

    他腿长矫健,很快就从三楼走了下来,刚跨到练武场的平台上,就看到脚前方不远处,散落了一地的手机碎壳。

    阮卓微微勾了下唇角,抬脚从其中一枚碎手机壳上踩过,泰然自若地继续往前走着。

    反正他注定了这辈子是要孤单的,那么被不被误解,都是没有所谓的了,不是么?

    阮卓旁若无人地一路往前走着,等他到了练武场中心之后,地上破碎的手机已经不见了踪影。

    高高的楼层上,沈思哲低头摆弄着刚捡来的手机,尝试着将它们给拼好。

    这些天他很小心地住在基地里,压根没让阮卓发现自己的踪迹,也一直在背后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只是无论沈思哲怎样拼装,那部跌碎的手机都无法在恢复原样,就像他们破碎了的关系似得,怎样都无法恢复到从前。

    沈思哲气恼地抬起手,想将那部捡来的手机碎片给通通丢掉!

    只是他的手刚落下,就猛地收了回来,他不舍得。

    是的,但凡是阮卓的东西,他都会仔细地收好,压根不舍得丢,更何况是现在两人可能永远都无法在见面的情况下,注定了他能拿到的阮卓的物品,会越来越少。

    沈思哲深吸口气,将满心的暴躁给收了起来,然后默默将那些手机碎片给收到一只精致的纸盒内,这才端着纸盒宝贝似得朝他住的房间走去。

    等藏好自己捡来的这部手机碎片,沈思哲这才像吃到了糖似得小孩从房间里走出来,站在阳台上往下俯瞰着阮卓的一举一动。

    没谁能比他还要了解阮卓的大大咧咧了,就像现在,他明明跟阮卓住在同一个基地里,却从来不会被阮卓给发现。

    沈思哲注视着站在小叮当身后正认真检查他拳术的阮卓,心里居然隐隐升起一抹期待。

    如果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阮卓的跟前,阮卓是会给他一个耳光,还是毫不犹豫地送他粒子弹呢?

    笑容自沈思哲的嘴角蔓延,他被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大胆的想法弄得有些雀跃不已。

    如果,如果他假扮成另一副相貌站在阮卓的身旁,保护阮卓安全的同时,还能近距离凝望他……

    这样,算不算贪心呢?

    人一旦有了想法,就会再也无法安定下来,一如此刻的沈思哲,他被自己脑海中突然跳出来的想法给激动地差点原地跳起。

    他甚至连每日最重要的事都不再继续下去,转身朝自己房间冲去,脚步快得差点被门槛给绊倒。

    跟每日能近距离站在阮卓身旁相比,现在远远站在一旁凝望,真的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事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