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01章 乔斯洛:抓住阮卓,杀无赦!
    第1201章 乔斯洛:抓住阮卓,杀无赦!

    沈思哲的房间里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他自幼跟着隐逸世间的大师苦学各种机关暗器术,却忘了自己最擅长的,明明是最简单的易容啊!

    等沈思哲颤着手将自己孩提时便已经不屑用的家伙什给扒出来时,他的眼睛瞬间晶亮起来。

    儿时的他压根没将这最简单的易容术给放在眼里,而如今,他却能赖着他重新找回所有幸福的源泉。

    世间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这难道不是早就为他今日的纠结而预先安排好的兰因絮果么?

    沈思哲稳了稳神,在镜子前坐下,拾起早已经弃用多年的软笔,蘸着秘制的颜料,对着镜子细心描画起来。

    他的手腕不知道是因为生疏还是激动的原因,有些微微颤抖,不过划出来的线条,一如当年那般鲜活。

    不要慌,只要再等一会儿,等全部画好,他就又可以重新出现在阮卓的跟前了!

    沈思哲这边在隐秘的房间里为自己易容,阮卓则浑然不知的仍站在练武场上,正细心指导着小叮当出拳。

    “明动静,知有无,识进退!出拳要稳,眼神要够杀气,哪怕前面飞过一只苍蝇,也要用你的眼神杀死它!”阮卓厉声勒令着小叮当,完全无视小叮当早已经被汗水打湿的手背, “刚才的那套拳法你打得太过轻柔,男人就要有男人的血性劲儿!重新再打一遍!”

    “是!”年幼的小叮当浑身早已经被晒成了古铜色,哪里还有当初阳光暖宝的半点模样?

    他挺胸抬头回应了阮卓,这才跨出马步,将那套长拳再次演练起来。

    就在这时,原本平静的基地内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

    阮卓立即转过身,怒目瞪视着远远跑来的一名手下,“怎么回事?!”

    “头儿,不好了,有几十架飞机正朝着我们基地方向飞来,而且已经明显开始迫降!”这名手下跑得气喘吁吁,满头都是汗,不过却顾不上擦,急切的向阮卓汇报着警报响起的原因。

    “几十架飞机?”阮卓眯起眼睛抬头看向天空,果然,远处正驶来几十架军用战机。

    “传我的命令,让大家先撤离到安全的掩体后方!”阮卓说着,拽着小叮当的手大步朝最近的掩体奔去。

    他暂时还没有命令手下还击,因为还闹不清对方的身份。

    这些年他盘亘在米兰一直相安无事,军方的人不可能会来找他的麻烦,很可能是路过引起的误会。

    练武场上的其他人随着阮卓的一声令下,随机四散开来,纷纷朝四周的掩体跑去,场面看上去有些混乱,不过还算有序,并没有吵扰的声音传出来。

    只是,这一切却在一枚东西从天而降后,改变了一切。

    “咚!”

    “嘭!”

    “是炸弹!快卧倒!”

    “救命!”

    “跑啊!快去抄家伙!”

    “妈的,居然空投炸弹!好狠毒的手段!”

    “嘭!嘭嘭!”

    “兄弟们快躲开,把高射炮架好,跟他们干!”

    随着第一枚炸弹的爆裂,原本还算有序的练武场顿时变得混乱起来。

    练武场上有老练的黑手党成员早已经摸到武器跟对方开战起来,剩下些刚来不久的年纪小,早已经被纷飞的炮火和横飞的人—体残肢吓得嚎啕大哭起来。

    逃命声、争吵声、咒骂声汇成一团,再加上接二连三被投掷爆炸的炸弹声,汇出了副人间炼狱图。

    而几十架飞机已经飞临了整个基地上空,正有条不紊的朝下面投放炸弹,然后趁着下面慌成一团时,飞临到离楼层最高的地方,放下了软梯。

    很快,从每架飞机的软梯内,都攀爬出来十几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兵。他们占据最高地势,俯瞰着瞄准了练武场上四处奔走的黑手党成员,逐一点射结束了他们的性命。

    这次战役,对方以压倒性的优势占据了所有的主动权,而阮卓甚至连对方的来头都不清楚!

    他带着小叮当找到掩体后就及时拿到了武器,然后就听到了下饺子似得密集爆破声,确认对方是刻意发起的袭击。

    只是他们事先并没有防备,如今敌人在明,他们在暗,而且敌方还将最高点给占据了。再打下去,吃亏的还是他们。

    阮卓发狠地射中一名站在高处的敌方狙击手,这才不得不无奈下令道,“撤!命令他们都撤到安全的地方!”

    撤退的命令一下,练武场上的人不再抵抗,而是拎着各自的武器快速朝通道退去。

    只是他们人数实在太多,无法全部一下子退进通道,这就给站在高处的地方狙击手提供了最便利的机会。

    只见那些穿着迷彩服的特种兵们,毫无压力地瞄准堵在各个通道口的黑手党成员,轻松地将他们逐一点射,转瞬就收割了一大片人命,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场面十分凄惨。

    “妈的,老子跟他们拼了!来人,带着家伙跟着我冲上去,干死他们丫的!”阮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屠杀,举着手上的枪就想往上冲,却被手下给拦了下来。

    “头儿,他们明显是有备而来,咱们就这样冲上去肯定吃亏!还是先避避,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就是就是,头儿,现在咱们还是避一避的好。”

    “头儿,你不是常说么,要避其锋芒,一击致命啊!”

    看着拼命拽着自己的手下们,阮卓咬牙忍了好一会儿,终于无奈地点头,“好,走!”

    说着,阮卓就拽着小叮当,朝撤离的通道奔去。

    练武场内,响起了乔斯洛稳如泰山的声音,“下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交出你们的武器,也许我还能考虑饶你们一命!我们这次来主要的目的是接回叮当,只要送回小叮当,我立即命人撤离这里。否则,等待着你们的,将是倾巢血洗!”

    乔斯洛的声音通过扩声器,传遍了基地的每一个角落里,就连阮卓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气愤地攥紧拳头,厉声质问着自己的手下,“查清楚没有,外面那些该死的混账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