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02章 沈思哲危机之时救下阮卓!
    第1202章 沈思哲危机之时救下阮卓!

    “已经查清楚了,正在喊话的那个名叫乔斯洛,是M国特种兵上校。也是军方唯一可以随意调用特种部队和战机的铁血将军!”手下说着看了小叮当一眼,“他是杰克的义弟,虽然跟杰克并没有血缘,但是这些年他们情同手足。”

    阮卓冷笑了下,“哼,看来是找我报仇的喽?一个军方的将军而已,有什么好怕的?等老子卷土重来,让他知道什么叫后悔!”

    话音刚落,阮卓他们所处的通道就剧烈摇晃起来,头顶上方的尘土纷纷坠落下来,大块大块往下砸。

    “糟了,头儿,他居然向通道口投炸弹,真是无耻啊!”

    “头儿,我们还是赶紧走吧,来日再跟他论个高低!”

    “没错,头儿,咱们快些离开这儿!”

    阮卓被手下们吵得脸色越来越黑,“都他妈给老子闭嘴!你们一个个遇上事就知道拔腿逃命,真特么窝囊!出去后各自先领罚二十棍!”

    手下们这才不敢出声,但是头顶上方不停有巨石落下,而且声势越来越大,似乎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阮卓意识到眼下不是逞强的时候,只好冲手下们挥挥手,“走!赶紧离开这儿!”

    “轰隆!”

    “啊——!”

    地道猛然崩塌,带起的山石纷纷滚落下来,将走在后面的阮卓的手下砸得惨叫起来,然后被碎石给淹没。

    阮卓眼睛猩红地回头看了眼惨死的手下,咬牙转过头,厉声命令道,“快走!”

    一行人顶着头上滚滚的崩塌声,和不停坠下的碎石块,狼狈地朝出口跑去。

    等好不容易到了出口,阮卓看着身后跟着的手下们,愤恨地看着不远处已经崩塌了半截的基地,仇恨的发誓道,“姓乔的,你今日毁我基地,杀我兄弟,我这辈子都跟你势不两立!”

    跟着阮卓的手下们小心翼翼地站在原地,纷纷看向之前熟悉的家园被毁,脸上不免露出兔死狐悲的伤感。

    “走!去另一处据点!”阮卓愤恨地长吸口气,将所有的仇恨刻在心底,大步往前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在地道逃亡的那一刻,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沈思哲的脸。

    以往不论遇到什么危机,都是沈思哲站在他的身旁,他似乎早已经习惯了沈思哲的存在似得,这才会突然在危机四伏时想起他来。

    对吧,就是这样的!

    阮卓再次将沈思哲的名字从脑海中挥走,那个无耻的变—态,跟搞袭击的乔斯洛一样无耻!

    这辈子他都不想再见到沈思哲,哪怕身后再无任何可以信赖的手下,也绝对不会再想见他!

    阮卓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却没有注意到,人群中有一名灰头土脸的手下,视线正频频扫到他身上。

    这名手下离得阮卓远远的,正是刚易容好的沈思哲。

    当时他刚在房间内给自己重新画了一幅相貌,就听到了刺耳的警报声,慌得他来不及多想,径直就朝阮卓奔了过去。

    要知道阮卓就是他的命啊!他怎么能让他陷入危险之中呢?!

    当易容后的沈思哲跑到阮卓身旁后,发现因为场面太过于混乱,易了容的自己并没有被阮卓给注意到。

    他连忙欣喜地紧跟在阮卓身后,小心保护着他,生怕阮卓会被人给偷袭到!

    一路上,不管阮卓走到哪儿,沈思哲的视线就跟到哪儿,他完全无视基地被人偷袭的危险。

    跟基地的存亡比起来,唯有默默站在阮卓身旁,才是最重要的事!

    阮卓继续走在前面,崎岖的山路很不好走,再加上被偷袭的气愤,阮卓好几次都差点从山路上给滑下去。

    要知道他们现在走在山腹最狭窄的一条羊肠小道上,稍有不慎就会坠入山涧,死无全尸。

    因此,阮卓好几次差点摔下去都吓得沈思哲差点停止呼吸,为了确保阮卓的安全,沈思哲抓起山路上的泥泞忘脸上再糊了些,然后快步从人群中挤到了最前方,捏着嗓子说,“这里的路我熟,我来带路。”

    阮卓狐疑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前面的手下,觉得他有些面生。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因为自己平常也不怎么注意手下的相貌,能在这个时候主动走到前方的,绝对是对他忠诚不二的好兄弟。

    阮卓看着这个挺—身而出的小兄弟,又回头看了眼默默跟在自己身后的兄弟们,有些感触地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小心。”

    “嗯!”

    沈思哲因着阮卓的这声叮咛激动地差点当场跳起来,幸福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不能承受,我已无处可躲。离不开他的情,来不及逃……

    崎岖难行的山路上,沈思哲迈着轻盈的步子,心里哼着这首被他改过的歌,心里像灌了蜜似得甜。

    阮卓眼神怪异地看着这名轻松淡定的手下,明明他们此刻是在逃亡,为什么这名手下看起来,却像是在度假似得悠闲?

    “你叫什么?”阮卓冷声问了句,魔术般定住了沈思哲的脚步。

    沈思哲刚才还幸福的宛如在云端般跳舞,这会儿才意识到自己差点漏了馅儿,连忙将挺起的胸膛给压下去,低声胡乱按了个名字,“田七。”

    “哦,倒是个不错的名字。”阮卓随意夸赞了句,声音有些怅然若失,“继续带路吧。”

    “是。”沈思哲扮作的田七恭敬的应了声,将刚才满身的闲适给收了起来,小心翼翼扮演着胆小怯懦的领路人。

    阮卓仔细盯着“田七”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有些怅然若失地摇摇头。

    刚才他肯定是疯了,居然以为这名眼生的手下是沈思哲。

    呵呵,沈思哲的个性就像烈火,走到哪儿都要做最显眼的那个,又怎么会是眼前这名平庸的手下呢?

    阮卓狠命摇摇头,他一定是疯了,才会又突然想到沈思哲,一定是!

    而走在前面的沈思哲则暗呼了声好惨,刚才他差点就漏了馅儿,以后一定不能这么大意!

    不过,能够这么近的重新站在阮卓的面前,沈思哲一想起来就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