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07章 她是我的妻子,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她家人的事
    第1207章 她是我的妻子,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她家人的事

    “什么狗屁二哥!”乔斯洛气的不行,恨铁不成钢地瞪视着杰克,“你把他当二哥,他有把你们当成是亲人么?不然也不这样对待你们了!”

    “我知道,”杰克的眼里满满都是无奈,“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只要我一想到他是小菊的二哥,一旦我伤害了他,小菊就会伤心,我就不得不顾忌着,不敢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

    “所以,你就任由他鞭打折辱你,把你打得遍体鳞伤?!”乔斯洛气得想给杰克两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懦弱了,优柔寡断!?”

    杰克低下头,声音幽幽道,“大概,是从爱上小菊的那一刻吧。她是我的妻子,无论她的家人做了什么,我都不想伤她的心。而且,我身上的伤并不是阮卓打得,而是小叮当。”

    乔斯洛被气得团团转,忍无可忍地一拳打在柱子上,“愚不可及!你真是愚不可及!小叮当都被那个混蛋阮卓给洗脑成那副模样了,你居然还舍不得杀他?!你真是……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杰克抬起头,嘲讽地笑了,“失望吧?我对自己也很失望。可是我做不到,我可以伤害任何人,可是就是无法伤害小菊的至亲,我是不是很窝囊?”

    “废话!你说呢?!”乔斯洛冲着杰克大声吼道,希望把杰克给吼醒,“我告诉你,你的行为已经严重颠覆了我的三观!从来都是优雅的我,就没有像今天这么没有风度过!我今天把话给撂这儿,一旦我的人抓到阮卓,我绝对不会手软!我管他是不是小菊的二哥,只要是欺负我家人的混蛋,就要付出代价!”

    乔斯洛气冲冲说完这些,就头也不回地大步走了。他怕自己再留下来,会忍不住暴揍杰克一顿!

    杰克仍呆呆坐在凉亭内,看着远去的乔斯洛的背影,心里默默道了声谢谢。

    他知道乔斯洛对他的兄弟情谊,可是这份情谊,他注定是要辜负了的。

    杰克又在心里默默说了句“对不起”,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雷欧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了雷欧的声音,“老大?有什么吩咐?”

    “继续追查阮卓的下落,另外注意戈虎的动向,记住,一旦被他们发现阮卓的藏身处,你必须要做到抢在他们前面找到阮卓!”杰克低声叮嘱着雷欧,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雷欧惊愕的不行,“为什么?”

    “只因为他是小菊的哥哥,不能死在我们的手上,否则这辈子,我的良心都会不安。”杰克说着就阻止雷欧再问下去,“按照我说的去做!如果他被杀了,你永远都别回来见我!”

    说完这句话,杰克就毫不犹豫地切断了电话。

    雷欧吃惊地听着听筒内的嘟嘟声,根本无法—理解杰克的指令。可是谁让杰克是他的老大呢,他只能按照他要求的去做!

    而另一边,杰克收起电话后,就随意地丢在了凉亭内的桌上,眼睛看向不远处的阳台。

    阳台上,阮小菊正苍白着脸抱着小布丁坐在上面,看上去就像石头雕塑似得。

    从阮小菊被推出手术室后,她就坚持要回家,哪怕她身上的伤口刚刚才缝合好。

    因为她再也不相信任何人帮她带孩子,生怕小布丁会像小叮当一样被人给抢去。

    面对态度格外坚持的阮小菊,杰克只好无奈的答应下来。

    且不说现在的阮小菊身上带着伤,就算是在以前,他也从来不肯违逆她任何。

    当杰克刚给阮小菊办理好出院手续,心急如焚的乔陌漓和颜汐落才赶了过来。

    面对这对养父母担忧的目光,杰克并没有像他们吐露太多实情,而是避重就轻地说他和阮小菊并没有什么大碍,马上就可以出院了,这才止住了颜汐落的哭声。

    当时乔陌漓坚持要护送杰克和阮小菊回家,都被杰克以阮小菊心情不好为由给拒绝了。他知道自己这样做看上去是把对他恩重如山的养父母当成了外人,其实他是怕他们因为小叮当的事太过担心。

    他们为他操碎了心,而他唯一能为他们做的,却只是尽量不让他们忧心而已。

    这辈子他注定了,无法报答乔家对他的恩情,大概只有下辈子才能偿还的清吧。

    杰克坐在凉亭里,眼神飘忽的看着阳台上的坐着一动不动的小菊,心疼的快要窒息。

    打从医院回来的那天起,她就像失去了灵魂的木偶似的,对一切都不理不睬,唯有小布丁的哭声,才能稍稍唤回她些神智,就连杰克都束手无策。

    时间在杰克的注视下一点点流逝,原本晴空万里的天幕,被笼上了一层落日黄。

    几天过去了,小菊的伤口已经没什么大碍,但是她还是抱着小布丁坐在阳台上,每天都不肯吃东西。

    杰克看着小菊的 样子,心如针刺,他叹了口气,大步朝客厅走去。

    小菊在阳台上坐了那么久,他必须给她做些吃的才行。

    等杰克走到客厅,立即就有女佣迎了上来,态度格外谦卑的问道,“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弄些太太爱吃的饭菜,等会送上来。”说完这才转向楼梯,大步走上楼上的卧室。

    卧室的门敞开着,房间里静悄悄的,阮小菊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半靠在阳台上,小布丁躺在她怀里,正甜甜的睡着。

    看着背影格外孤单的阮小菊,杰克心疼地走过去,伸手从她肋下穿过,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疼惜的问道,”饿吗?”

    然而阮小菊就像木偶似的,压根没有任何反应。

    “小菊,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这些都是因为我无能才造成的。但是为了孩子,为了你自己,你能不能多少吃点东西?”

    杰克一边小心翼翼的用手轻抚着阮小菊的头发,一边柔声跟她打着商量。

    这几天阮小菊越来越消瘦,整个人瘦的就像把骨头似的,轻飘飘的,似乎随时都可能离开杰克的视线。

    只是被杰克抱在怀里的阮小菊始终眼神恍惚的看着远方,闭口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