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09章 又遇见低贱的女人靠近他…
    第1209章 又遇见低贱的女人靠近他…

    从今天起,他不能再像前几天那样浑浑噩噩,而是要动用一切的手段,挖出阮卓最新的藏身处!

    ——————

    浩瀚无垠的江面上,阮卓穿着深色的风衣立在船头,头发被烈烈江风吹到耳后,硬朗的脸上一如往昔般坚毅,丝毫看不出半点窘迫和慌乱。

    自从他在米兰的据点被乔斯洛给捣毁后,阮卓就不得不开始朝新的据点进发。

    然而棘手的乔斯洛却像牛皮糖似得,不管他挪到那儿,乔斯洛的人都能以最快的速度追过来。

    而且他苦心经营的数十个据点,都被乔斯洛手下那个叫戈虎的给炸了个七七八八!

    阮卓不得不带着自己的手下踏上了颠沛的旅途,直到发现米兰境内所有的基地都遭受了重创,这才勒令手下们分散开来,朝墨西哥的基地奔去。

    阮卓这次只带着小叮当和两名忠心的手下,装扮成普通的旅客,踏上了前往墨西哥的游轮。

    他帅气的相貌和冷傲的气质一上船就引起床上不少女性游客的侧目,不过阮卓压根对那些花痴的女人没有兴趣,带着小叮当住进了头等舱内,除了偶尔站在船头呼吸新鲜空气,就整日待在船舱里鲜少出来。

    夕阳的余晖将江面染红了半截,阮卓眼神眺望着不远处的墨西哥城,心里已经有些迫不及待。

    这一次,那个叫戈虎的家伙应该不会再追来了吧?

    “哎呀,这里风好大呢。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阮卓正出神想着心事,身后却响起声娇滴滴的女声。

    此时的阮卓压根不想跟女人搭讪,就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继续眺望着远方。

    说话的女人叫海瑟薇,是这艘游轮所属集团的千金大小姐。

    她原本是例行公事来游轮上视察,却没想到居然撞到帅气逼人的阮卓。

    海瑟薇生的金发碧眼,蜂腰肥臀,性格也是独属于西方的火辣大胆。

    她从见到阮卓的第一眼,就升起了一定要睡一次这个男人的心愿,因为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完美的东方面孔。

    这两天海瑟薇故意做出跟阮卓巧遇的契机,却一次次被他给无视过去,恨得直咬牙根,今天眼看着马上游轮就快要抵达墨西哥,她干脆豁出去,大胆地跟阮卓搭讪起来。

    只是海瑟薇没想到的是,像自己这般标志的西方美人儿,那么娇滴滴站在这个东方男人的身后,去被他给无视了!

    看着阮卓无动于衷的帅气背影,海瑟薇气得直跺脚,却不舍得就这么离去,干脆直接走到阮卓身旁,伸手想要搭上他的肩膀。

    阮卓的身手十分矫健,早在海瑟薇的手靠近时,就已经机敏地转过身,冷漠地跟海瑟薇拉开距离,脸上带着生人勿近的冷漠。

    海瑟薇没能如愿,气得咬了下红唇,不过仍是不舍得放弃,直接开口道,“嗨,我叫海瑟薇,能在这里遇见可真是缘分呢。”

    海瑟薇很喜欢古老神秘的Z国,平日里没少研究Z国文化,知道很多Z国人都喜欢“缘分”两字。

    因此她觉得自己这样开口,肯定能赢得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好感!

    只是海瑟薇却算漏了一样,那就是阮卓压根就不相信什么狗屁所谓的“缘分”!

    他压根没有回应海瑟薇的搭讪,甚至连眼角都没有朝海瑟薇瞟一眼,就直接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喂!你站住!你这样太没有绅士风度了!”海瑟薇到底是女孩子,被阮卓傲慢的态度给激怒,忍无可忍地口不择言道,“难道你们Z国人都不懂得礼貌的么?”

    阮卓停下脚步,猛地转过头怒视着海瑟薇,眼神里带着不怒自威的警告,“不要动不动就给你不了解的Z国人贴上标签,更不要认为自己比我们更懂得礼貌。”

    海瑟薇被阮卓犀利的眼神看得心里发虚起来,胆怯地后退了两步,这才算压下了心里的那股子寒蝉。

    刚才那男人怒视着她时,就像突然扼住她的喉咙似得,令她压根不能呼吸。

    但是,她喜欢!

    她果然没有看错,这个东方人果然与众不同呢!

    “抱歉,我只是,只是想跟你交个炮(朋)友。”海瑟薇故作柔弱道,嘴里却已经将自己目的给说了出来,连忙改口道,“不是,我是说,我想跟你交个朋友。我的中文不太好,请你多多指教。”

    “我不需要朋友。”阮卓微皱了下眉头,很不喜欢这个金发碧眼的女孩看着自己的眼神。

    他撂下这几个字,就转身离去,压根不想跟海瑟薇有半点交集。

    海瑟薇注视着阮卓离去的背影,并没有再去跟上阮卓,而是转身朝着船长室走去。

    她海瑟薇看到的男人,一定要睡到才行!

    现在,她就去问船长要这个男人的资料!

    海瑟薇很快离开了船头,阮卓也早已走得没了踪影,船头变得空荡荡的。

    在距离船头不远的甲板上,一名带着礼帽的男人正将目光从船头收回,嘴角里盛满了不屑的笑。

    这人正是始终跟在阮卓身后的沈思哲,这些天他费尽心机保护着阮卓,帮阮卓化解了很多次危机。

    虽然这些阮卓并不清楚,但是沈思哲并不在乎。

    因为他为阮卓做的一切,只需要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从来没指望过阮卓会有任何回应。

    而刚才,他早已经将海瑟薇跟阮卓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心里对海瑟薇鄙夷到了极点。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居然敢泡他的男人,真是活腻了!

    沈思哲盯视着海瑟薇离去的方向,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呜——呜呜——”

    伴着汽笛的长鸣声,游轮逐渐靠近了港口。

    阮卓牵着小叮当的手目送游轮上的乘客们逐渐离去,这才慢悠悠走了下来。

    他这次吸取了上次被强行搭讪的教训,戴了顶宽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相貌。就连小叮当也跟着戴了顶小小的渔夫帽,这才没有引起太多人的侧目。

    在阮卓的身后,远远跟着两名忠心耿耿的手下,注意防范着各种突发状况。 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