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12章 他潜入他的房间,被小叮当发现…
    第1212章 他潜入他的房间,被小叮当发现…

    阮卓的一席话听得手下们热血沸腾起来,他们纷纷抬头将手中的酒饮尽,然后学着阮卓的样子将空酒碗摔在地上,齐声响应道,“跟他们死磕到底!”

    “很好!”阮卓看着眼前这些血腥的汉子,满意地点点头,“今晚上咱们来个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震天的回应声在村寨上空响起,声势格外浩大。

    热闹的酒宴开席,各种划拳声和劝酒声主导了整个晚宴,阮卓也被接连的灌酒弄得有些微醺。

    不过身为首领,他依旧坚持坐到了晚宴结束,等手下的兄弟们都喝得东倒西歪后,这才牵着小叮当的手歪歪斜斜朝竹楼走去。

    他身后的酒宴已经散了大半,有几人正端着酒坛子呼呼大睡,还有几个索性钻到了桌子底下。

    谁也没注意到,在其中一张酒桌上,有一名皮肤白净的分部首领,眼中非但没有半点酒意,还无比清醒地盯视着阮卓的背影。

    他眼看着阮卓走回到竹楼上,这才无比清醒地从酒桌上站起,快步跟了上去。

    竹楼内亮着灯,阮卓和小叮当就住在二楼。

    阮卓今晚喝了些酒,头有些晕晕的,上去就直接躺在了房间内的竹榻上,眯着眼睛冲小叮当道,“小叮当,能不能帮爹地倒杯水?”

    “好。”懂事的小叮当立即拿起放在桌上的竹筒,去客房里打水。

    竹楼外很是安静,偶尔传来几声粗狂的醉酒声,再就是外面沙沙的风吹竹林响声。

    谁也没能注意道,那位始终盯视着阮卓的分部首领正踩着竹楼梯悄然走了上来。

    那人的步履放得轻缓,一路都没有踩出任何声音,很快来到阮卓躺着的房间。

    他看着斜斜靠在竹榻上的阮卓,眼里拂过抹喜悦,抬脚就朝阮卓走去。

    只是他刚走了两步,后腰上就被冷冰冰的东西给抵住,然后传来冷漠的童声,“站住!”

    发出童声的正是刚打水回来的小叮当,他看着这人鬼祟地站在门口,毫不犹豫地用枪抵住了他的后腰,然后厉声问道,“你是谁?想做什么?!”

    小叮当清脆的呵斥声令有些微醺的阮卓抬起眼睑,吃惊地看到小叮当正用枪顶着命好像是分部小首领的人,连忙问道,“小叮当,你在做什么?”

    小叮当从那人身后探出头,“爹地,我看到他鬼鬼祟祟站在门口,肯定不怀好意!”

    说着,小叮当将枪口朝那人腰侧重推了下,“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被枪顶着的那人不是旁人,而是为了留在阮卓身旁,再次易容打扮的沈思哲。

    他之前尾随阮卓和小叮当下了游轮,没想到中途却看到阮卓他们遭遇了枪战。

    沈思哲当时就急忙派人火速支援,这才促使察猜后来轻而易举就打败了早就埋伏许久的对手。

    后来沈思哲得知察猜正号令各分部首领前来觐见阮卓,索性直接易容成自己手下的模样,跟着赶了过来。

    沈思哲知道,自己早就已经中了一种剧毒,除了阮卓,无药可解。

    因此,当阮卓醉醺醺离开酒宴走向竹楼时,沈思哲的心动了。他毫无理智地跟了上来,只想多看阮卓一眼,却没想到却被小叮当给顶住了后腰。

    面对小叮当的质问,沈思哲才暗呼好险。往日的自己沉稳内敛,偏偏到了那人的跟前,就分外的莽撞!

    沈思哲将声音变得粗嘎,解释道,“哦,我有事想找老大商谈。”

    “骗人!有事怎么早不说!偏偏等我爹地喝醉了躺下才过来?还站在门口鬼鬼祟祟的!?”小叮当眼神犀利地盯视着眼前的陌生人,总觉得他身上带着不好的气息。

    沈思哲脑子转了下,很快找出个理由,“是这样的,刚才人多嘴杂,为了消息不泄露,我就敢问。”

    阮卓仔细看了眼被小叮当用枪顶着的那人,确认他是分部的小首领,再加上他刚才喝酒喝得有些醉醺醺的,就随意挥手想将他给打发走,“有什么要紧的事非要私底下问?”

    沈思哲连忙说道,“明天我们有笔大交易,可是总觉得对方来者不善,并不是真心来买货的。所以我就想来请示老大,让你拿个主意。”

    “有多少货?”阮卓随口问了句,心里却觉得眼前这人不堪什么大用,这么一点小事都要来询问。

    沈思哲回忆了下今天手下跟他汇报的数字,据实说道,“大概有一吨,买家要求用集装箱装载,走水路。”

    听到这么大笔交易,阮卓也愣了下,“这样,明天我会让察猜去跟着看看。你先下去吧。”

    沈思哲生怕再露出马脚,不敢多留,转身朝门口走去。

    不过他走到门口,却停了下来,眼神留恋地看向阮卓,“老大,明天如果不忙,您能跟着去一趟么?也好让兄弟们看看你的风采。”

    阮卓沉吟了下,点头答应了下来,“可以。”

    小叮当仍虎视眈眈瞪视着乔装后的沈思哲,“你还不走!?”

    沈思哲生怕阮卓会生疑,赶紧快步走出了房间,踩着竹梯消失在夜色中。

    等沈思哲走后,小叮当这才看向阮卓,小声说道,“爹地,我总觉得那人有问题,他的眼神太飘了。”

    “呵呵,我家的小叮当长大了,都懂得看人的眼神了。”阮卓欣慰地笑了下,这才不以为意道,“大家都喝了点酒,走路都不稳,更何况是眼神呢?好了,不要这么紧张,快去休息吧。明天爹地带你去见见世面。”

    小叮当毕竟是孩子,听阮卓这么说后,就顺从地点点头,“好。”

    阮卓目送小叮当走回自己的房间,这才重新躺回了竹榻上,闭上眼歇息去了。

    一夜好眠。

    次日,天刚蒙蒙亮,阮卓就神清气爽地醒了过来。

    他下床伸展了下腰身,脚步轻盈地走向小叮当的房间,轻身喊他起床,“小叮当,起床了。”

    原本正睡得香甜的小叮当猛地睁开眼睛,看到阮卓正站在自己床前,揉着眼睛跳下床,出门洗漱去了。 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