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3章 誓死也不上他的船!

    等简单吃过早餐,阮卓就和小叮当坐着察猜的车,朝着今天的交易地点驶去。

    这次的交易在墨西哥海湾的港口,还没等他们赶到,就远远看到林立的集装箱。

    察猜将车子停下跳出来,然后恭敬地帮阮卓打开车门。

    阮卓牵着小叮当的手朝着交易的地点走去,就看到那里已经站了两帮人,全都黑衣墨镜,将自己的容貌遮盖的严严实实。

    他们来得路上,阮卓就已经听察猜讲了大致的情况。今天交易的买家来自东南亚,之前从未合作过,是通过第三方介绍的大客户。

    像他们经营这些路子,很少会同陌生客户合作,因为怕被警方给执法钓鱼。

    如果不是因为第三方用重金担保,谁也不会冒着风险来港口—交易。

    阮卓很快来到那帮人跟前,默不作声地看着对方首领模样的人,淡淡问道,“东西带了么?”

    “当然。”那人打了个响指,当即就有手下拎出十个K金密码箱,然后齐刷刷打开,里面摆满了一沓沓崭新的美金。

    阮卓的人验过钱款后退了回来,冲阮卓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阮卓这才看了身旁站着的察猜,察猜会意,伸手冲自己手下招手,“带货!”

    随着察猜的话音落下,一个崭新的红色集装箱徐徐打开,里面堆放着一箱箱零食包装。

    对方随意拆开箱零食箱子,蘸了点里面的东西送—入嘴巴微品了下,这才跟着点头,“纯度很高。”

    就在这时,集装箱四周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然后是高亢的警示音,“里面的人都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会得到政府的宽大处理!”

    阮卓脸色一变,抬脚就朝对方领头的踹了过去,“妈的,你敢阴我!”

    对方被阮卓踹中,狼狈地摔坐在地上,右手跟着摸向腰侧,想要掏出枪来。

    “怦!”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被阮卓踹倒在地的人眉心中了一枪,瞬间毙命。

    而开枪杀死他的,正是跟着阮卓出来历练的小叮当!

    阮卓赞赏的拍了下小叮当的肩膀,“很好!有爹地当年的魄力!以后就是你的舞台了!”

    小叮当眼中再没有半点杀人后的犹豫,而是继续持枪瞄准了对方的人,毫不留情地扣下扳机。

    随着他的每一次射击,就有人应声倒了下来。

    在双方的混乱枪战中,小叮当像幽灵般四处游走,所到之处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他的勇猛和果敢令阮卓都不得不赞赏出声,“不错!爹地果然没看错,比爹地当年还要厉害!”

    阮卓的鼓励令小叮当更加勇猛起来,他虽然身形小,却格外的灵活,躲闪腾挪的,不仅没有被伤到分毫,还击毙了不少对方的人手。

    “里面的人听着,请立即放弃抵抗,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反抗到底只有死路一条!”警方的喝令声仍在持续响着,阮卓已经和小叮当杀开了一条血路。

    他们一路所向披靡,带着手下们从密集的集装箱杀出来,奔向了港口边。

    所有人都一身狼狈,身后追击着他们的,正是这次的所谓买家和实施抓捕的买家。

    察猜灰头土脸地朝阮卓跑了过来,“老大,前面是海,后面是追兵,怎么办?”

    阮卓看向前方停靠着的大船,毅然挥手道,“统统上船,等驶离了这里再靠岸!”

    大家伙儿听了他的命令,卖命地朝着那条停泊在水边的大船跑去,而身后那些追踪的不仅紧追不舍,还放起了冷枪。

    等他们好不容易跑到船边,才发现这艘船一直没有停止运行,就像事先就等在这里等着他们上来似得。

    阮卓停住脚,看着站在船头的那人,眼中闪过浓浓的厌恶,“是你?”

    那人正是被阮卓所痛恶的沈思哲,他昨天就觉得这次的客户有问题,所以提前筹谋好了一切,只等着在危急关头来解救阮卓。

    一如沈思哲刚开始猜想的那样,阮卓看到他的第一反应,定然是不加掩饰的厌恶。

    不过他沈思哲再不是从前那个卑微不敢透露心思的沈思哲,他没有像以往那样在阮卓厌恶的视线下低下头,而是冷然看向他,“需不需要帮助?”

    看着态度变得截然不同的沈思哲,阮卓心头虽然有些讶异,不过想到他对自己曾经做过的那些恶心的事,阮卓就厌恶地冷声道,“滚!”

    冷口恶面的阮卓并没有令沈思哲有半点退缩,反而嘲讽地笑了起来。

    他的态度变得不再卑微,而是阴鹜地盯视着站在岸边的阮卓,“你确定让我滚?我滚了,你们立即就会被军队抓去坐牢!”

    然而高傲如阮卓,他又怎么可能会接受沈思哲的帮助?

    他回头看向身后的察猜,“你带着弟兄们上去。”

    察猜并不知道沈思哲跟阮卓之间的纠缠,莫名其妙道,“老大,二当家分明是好心来接我们的。”

    “你们先脱险就好,至于我,自然有我的办法!”阮卓说着就沉下脸,厉声呵斥着察猜,“还不让兄弟们快点?等着吃枪子么?”

    察猜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招呼身后的兄弟们跟上,“都给我动作麻利点!快上船。”

    沈思哲自然不会为难跟了他这么多年的兄弟,他让开路让大家上来,这才看向固执着不肯上船的阮卓,嘴角慢慢都是嘲弄的笑,“你确定不上来?那些人已经追上来了。”

    阮卓回头看了眼,果然,一直在追踪他们的警方已经越来越近。

    不过他心里早已经立下了决心,誓死也不会这么狼狈地坐上沈思哲的船。

    阮卓低头问向小叮当,“小叮当,你要不要上去?”

    小叮当坚定地摇头,“不要,爹地在哪儿,我就要在哪儿。”

    “很好,这才是我的好儿子!”阮卓声音扬高了些,“你怕不怕死?!”

    “不怕!”小叮当斩钉截铁地应道,虽然声音略显稚嫩,但是却无比的坚定。

    “好!爹地就让你明白下,什么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说着,阮卓就抱起小叮当,毅然跳入了海水中。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