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18章 我们去墨西哥…那里有小叮当
    第1218章 我们去墨西哥…那里有小叮当

    杰克的心沉入了谷底,觉得自己的喉头被一口气给堵着,随时可能会窒息。

    他想嘶吼,想咆哮,想拿自己所有的一切去换取阮小菊回到从前。

    可是他们的生活就像蒙上了诅咒似得,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回到当初的原点。

    杰克的手从阮小菊腰肢上慢慢松开,疲累地揉搓着自己的脸。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保持乐观的心态坚持多久,还是迟早有一天会患上同样的抑郁症。

    杰克也知道,所有一切的根源,都是源于小叮当被阮卓带走,然后还被洗脑变得冷漠暴戾。

    这些天他也有在催促雷欧满世界寻找着小叮当的音讯,但是世界那么大,阮卓只需要带着小叮当随意躲起来,他们都要找很久很久。

    如果,如果他们始终找不回小叮当,那么他的小菊……

    杰克连忙摇摇头,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不!

    他无法接受这可怕的后果,甚至连想都不敢再多想!

    无论如何他,他都要从阮卓手上要回自己的孩子,哪怕明知道注定是渺茫的寻找,他也绝对不会放弃希望!

    杰克不停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小菊已经日渐消瘦,他绝对不能跟着消沉下去!

    因此,杰克狠狠搓了下脸,收起满脸的忧心,再次冲阮小菊露出阳光的笑脸,“老婆,我们带孩子出去散散心,你觉得这个主意好不好?”

    杰克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算阮小菊不答应也无所谓,他还是会用最阳光的心态来温暖她消沉的意志。

    他必须要让她明白,只要他杰克还在,所有的一切都没有那么糟糕,总会迎刃而解的!

    就在杰克以为会再次遭到阮小菊的无视后,阮小菊的眼睫毛微微颤动了下,然后慢慢抬起眼睑看向杰克,轻轻吐出一个字,“好。”

    这个字宛如天籁般在杰克脑海中响起,令他整个人心花怒放起来。

    他高兴地打横将阮小菊抱起,在房间里转起了拳,“太好了,你终于肯答应我了!你知道吗,这些天我有多担心你?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终于肯勇敢的走出来!告诉我你想去哪儿,我们立刻出发。”

    消瘦到脱了相的阮小菊靠在杰克怀里,看着他此刻开心的像个孩子,心里的酸涩直冲眼眶,蓄满了盈盈的泪意。

    这些天,她何尝不知道杰克的担忧和忐忑。

    可是她就是无法从失去小叮当的痛苦中走出来,那是她艰辛怀胎十月才孕育的宝贝儿子啊,然后又从他呱呱坠地把他给抚养长大,看着他一天天成长成拥有阳光笑容的小暖男。

    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二哥阮卓把小叮当带走后,把她所有的幸福都给打碎了。

    她的小暖男找不到了,取之而代的,是那个眼里有着狠戾杀气,被晒得黝黑的冷漠杀手。

    小小的他有着那样冷血无情的眼眸,怎么可能是她辛辛苦苦带大的小叮当?!

    阮小菊始终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心情沉郁到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生命都在跟着一点点黯淡,就像风雨中飘摇的残烛,随时可能熄灭。

    那摧心剖肝的悲伤早已经将她淹没,然后拉着她一直往下坠,朝着无敌的寒冰—地狱坠去。

    就这样下坠,下坠,黑暗顾忌,永无止尽。

    阮小菊知道自己再这样下去很危险,可是她竭尽全力想摆脱,却始终无法从那种没顶的悲伤中挣脱出来。

    那就下坠吧,或许等坠到最底层后,就再也不用这样痛苦了。

    只是,杰克要怎么办?

    如果她就这样离去,爱她爱得这么深沉的杰克,该怎么抚平失去她的悲伤?

    对阮小菊来说,此时的她早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兴趣,所有的一切她都觉得索然无味,提不起劲,喘不过气,每天都被透不过气的抑郁给压得快要窒息。

    唯有杰克,是她不舍的眷恋,是她最后的牵挂。

    懦弱的她已经无力再支撑自己走下去,更不想杰克跟着她同样陷进去,陷进那毫无生机的深渊,变成半死不活的废人!

    那么,就让她跟着他来一场,最后的旅行吧?

    要么,她从抑郁中蜕变出来,破茧成蝶;要么,她的生命就此定格,将最美的一面留给杰克!

    这个想法并不是阮小菊在故意作死,她这些天总感觉到自己前段时间被刺伤的地方隐隐作痛。

    阮小菊猜想可能是自己的伤势已经恶化了,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更没有告诉杰克。

    她无声地承受着一切,想让身体上的痛压过心里的那种看不到希望的痛。

    但是她失败了,哪怕身体受伤的位置痛得她后背全是冷汗,却仍是抵不过心头那失去小叮当的悲伤。

    那就跟着杰克去旅行吧,旅行吧!

    或者是涅槃重生,或者,就此解脱……

    杰克并不知道阮小菊心里复杂的思绪,他整个人都沉浸在阮小菊答应了跟他去旅行的兴奋中,抱着阮小菊就走向自己的书房。

    他长腿大步,很快走到书房内摆放着地球仪的书桌前,指着上面的地球仪道,“老婆,你想去哪儿?我们现在就出发!”

    阮小菊看着杰克开心不已的脸,脸上掠过一抹不忍,她知道自己实在是太任性了,不应该这样消沉下去。

    可是她真的无法管束自己的心,哪怕心里一千万个想要冲杰克露出安然无事的笑脸,可是却无法调动自己脸上早已经木然的肌肉。

    她歉意地看向杰克,愧疚道,“老公,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真的。”

    这句话是打从米兰回来后,阮小菊第一次对杰克说这么长的话,激动地杰克低头在阮小菊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傻瓜,你是我的老婆啊!我对你好是理所当然的!只要你能好起来,让我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阮小菊的鼻头再次酸涩起来,她将即将涌上来的泪意压下去,转移话题地随手指了下地球仪,“就这里吧!”

    好像是母子连心,她真的要去墨西哥!

    杰克连忙看去,“墨西哥?好,我们就去墨西哥!”

    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