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19章 他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女人来做解药
    第1219章 他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女人来做解药

    说着,杰克再次低头吻了下阮小菊的额头,“老婆,答应我,这次把心里所有的坏情绪都给丢掉,好么?”

    “嗯。”阮小菊轻轻应了声,眼里的泪意再也藏不住,滚下来砸在她自己的胳膊上。

    她也想丢弃掉所有坏情绪的,真的!

    阮小菊仰起头,注视着将她拥得紧紧的杰克,心里无声的祈求着:杰克,希望这次旅行能带给我新生,将我从即将毁灭的抑郁中拯救出来,帮我!

    ——————

    天高气好,风清日朗。

    杰克今天格外的神采奕奕,因为他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打点好了去墨西哥的一切。

    杰克将这处的旅行看得格外的重,因为他期望能通过这次旅行令阮小菊摆脱可怕的抑郁,重新振作起来!

    因此,他这次并没有命令飞行员随行,也没有带任何的佣人,而是决定亲自驾驶飞机,不让任何人来打扰他们一家三口的旅行。

    他让小布丁坐在自己胸前的背带里,另一只手牵着阮小菊,神清气爽地大步朝直升机走去,“老婆,我们出发!”

    阮小菊跟着杰克的脚步往前走去,眼里流露出一抹向往的神采。

    她也期待着这次的旅行能够出现奇迹,能够带着自己从消沉的抑郁中走出来!

    杰克牵着阮小菊的手上了飞机,细心的帮她系好安全带,然后低头吻了下阮小菊的额头,“祝我们旅途愉快!”

    “嗯。”阮小菊淡淡点了下头,眼中向往的神采又多了些。

    杰克也对这次的旅行充满着期待,他看着远处碧蓝入洗的晴空,意气风发的操纵着飞机朝半空中攀升。

    螺旋桨飞速转动,带动着飞机平稳升空。

    眼下的景物一点点拉远,渐渐变小,直到变成小黑点。

    杰克看着脚下比鸽子笼还要小的城镇,心中突然涌起阵无坚不摧的豪迈,他满眼柔情地看着阮小菊,深情哼起了歌。

    “小酒窝长睫毛,是你最美的记号,我每天睡不着,想念你的微笑。你不知道你对我多么重要,有了你生命完整的刚好。”

    他磁性的声音低沉迷人,在小小的机舱内回荡着,听得小布丁都跟着拍起了胖嘟嘟的小手。

    阮小菊坐在杰克身旁,听着他为自己唱的情歌,晦暗苦涩的心终于慢慢溢上一丝丝微微的甜。

    杰克一边操纵着飞机,一边继续唱着这首最能代表自己此刻心情的情歌。

    没错,阮小菊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美好,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这份真挚的爱,永远都不会变!

    “小酒窝长睫毛,迷人得无可救药,我放慢了步调,感觉像是喝醉了。终于找到心有灵犀的美好,一辈子暖暖的好,我永远爱你到老……”

    醉人的歌声继续飘荡着,随着飞机划过的弧度,在蓝天白云间穿梭。

    这一刻,杰克坚信,他正带着阮小菊踏上幸福的起点,所有的一切都将会迎刃而解!

    远处白云重重叠叠,纯洁的令人不忍破坏它的美好。

    然而谁又能知道,世间最短暂的东西,恰恰就是美好。

    因为谁也不知道,那深藏在白云深处的阴霾,什么时候会悄然降临,将一切砸得粉碎。

    ——————

    墨西哥。

    一处人烟罕至的公寓内,正亮着灯,在黑夜中看来竟有几分温馨。

    公寓不算很大,但是却很是别致,能看得出来住在这里的人对生活要求的十分细致。

    月色格外晴朗,柔柔照拂着这处别墅,偶尔有两束光线从窗口探入,将室内的一切照得清清楚楚。

    这是件布置的很精致的浴室,装潢的格外大气,不算奢华,却十分有情调。

    黑白搭配的色彩十分简洁,尤其是里面那口超大的浴缸,凸显的十分抢眼。

    一位身形瘦高的男人快步推开门走进浴室内,伸开手拧开了浴缸的水龙头。

    随着哗哗的水声,浴缸内的水很快淌得满溢出来,浸湿了男人的脚面。

    男人却并不介意,转身走出浴室,很快又折了回来。

    这次,他的肩头多了个跟他同样高大的男人,正是在酒吧里被打昏的阮卓。

    而扛着阮卓的男人自不必说,当然是独自居住在这里的沈思哲。

    沈思哲将浴缸内放满水,就扛着阮卓走进浴室内,然后毫不客气地将仍昏沉着的阮卓给丢了进去。

    “哗啦!”

    随着阮卓被丢入浴缸内,溅起的水花将沈思哲身上打得湿淋淋的。

    “咳咳!咳咳咳!”

    昏迷着的阮卓被呛了几口水,立即醒了过来,扶着浴缸的边坐起来,难受地咳嗽了几声。

    他惊讶地看着被丢进浴缸内的自己,下一秒就看到站在浴缸外浑身湿透的沈思哲,气冲冲骂道,“沈思哲,你他妈真是个疯子!”

    沈思哲眼神阴沉地盯视着阮卓,冷冷回呛道,“我他妈就是疯子,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被你给逼疯了!”

    “妈的,你这个神经病!滚出去!”

    阮卓爆了句粗口,被沈思哲的行径气得不行。

    他下意识想要站起身来,双腿却绵软的厉害,身上没有半点力气,某处却像灌了铁水似得涨得厉害。

    阮卓气恼地垂头看着自己支起帐篷的某处,知道是之前喝下的助兴酒起了效用,他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女人!

    可是该死的沈思哲却把他给硬带到了这儿,鬼知道他那灌满狗屎的脑子里都装的什么东西!

    阮卓气急败坏地瞪视着沈思哲,“妈的,你个混蛋!你把那女人给杀了,老子怎么办?!”

    对于海瑟薇的死,阮卓并没有像露露安被杀那样生气,因为他只知道海瑟薇是主动贴上来的,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而且之前那女人之所以让自己喝下助兴酒,无非就是想跟自己打一炮。

    如今她被沈思哲那个疯子给弄死了,被欲—火焚身的他该怎么办!?

    沈思哲坦然面对着阮卓怒气冲冲的眼眸,阴沉着的脸突然露出抹神秘的笑,“你说呢?”

    不知道为什么,阮卓心里突然升起一抹不妙的感觉。

    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