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20章 乖一点,下次我就不会这样便宜你了…
    第1220章 乖一点,下次我就不会这样便宜你了…

    因为沈思哲上次脸上露出这样的笑时,正把他四肢横陈地绑在床上,然后还用嘴那样了他……

    一股恶寒从阮卓的脚底往上窜,令他顿时不寒而栗起来。

    他立即摇头,想要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给甩掉!

    混蛋,这个疯子!

    沈思哲这个疯子,如果再敢对他做那种事,他一定要活剥了他!

    阮卓想到这儿,立即恶狠狠瞪视着沈思哲,“你他妈敢动老子一根手指头,老子一定活剥了你!”

    沈思哲慢悠悠解开自己身上的纽扣,像高贵的国王般朝阮卓走了过来。

    “放心,我当然不会只动你一根手指头!”

    他缓缓脱下白衬衫,小麦色的肌肤隐约可以的纹理,胸前块块腹肌,令人血脉扩张,他的身材完美至极,如果是女人,看见这样的身体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

    他“啪”的一声解开皮带顺便抽走,西裤顺着大长腿缓缓落下,而里面黑色的子弹内K和阮卓同款。

    他一步一步向阮卓走来,眼眸里满是冷漠和势在必得!

    阮卓立即撑起身子,抓起旁边的沐浴露瓶子直接砸向沈思哲。

    “呯”的一声,瓶子砸在男人的脸上掉在地上,沈思哲眼睛眨都没眨一下。

    “滚!你敢碰我,我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阮卓嘶吼,但是他浑身难受不行。

    然而他的身子被走过来的男人一把捞起,把他从浴缸捞起来,单手挥掉他的内K。

    看着青筋暴露的某处,沈思哲低低的笑出声,他大手轻轻的抚摸阮卓的渐渐发抖的身子。眼里泛着残忍的笑。

    阮卓血红的眸子狠狠的瞪着他,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但是他没有力气,竟然在他的抚摸下,身子开始颤—栗……

    这个疯子,他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

    “看你的样子已经很渴望了?想要么?”沈思哲炙热的嘴唇贴近阮卓的身体,他把他放在玻璃水池上。

    “滚……”阮卓的声音已经没有刚才洪亮了,他沙哑着喉咙,大手却紧紧抓住沈思哲坚—硬的手臂。

    “乖一点,我这就给你解药……”说完吻上阮卓的唇,大力吸取。

    “唔……”阮卓大脑紧绷头皮发麻。但是他不由自主被他撬开唇齿,大力吸取他的舌!

    在他的嘴里翻江倒海!

    阮卓被刺激的几乎不知道身在何处,这个疯子这样对他!他从来没有接吻过,他每次解决生理都是直接上,没有接吻。也不知道接吻是啥滋味!

    沈思哲抱着阮卓吻得天昏地转,粗—重的呼吸在浴室渐渐变得更大,他火热的唇从阮卓的颈脖一路向下,直接越过森林,一口咬住他的……

    阮卓闷哼一声!

    这个该死的疯子!

    明天他一定会杀了他!

    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前所未有的舒畅……

    一场精心的掠夺和被掠夺拉开序幕。

    一个小时候,浴室里沙哑的声音想起,“卓,我们去床上!”

    “……”

    门开了,沈思哲抱着阮卓回到卧室的大床上,高大的身子直接覆盖上去,“啊!”

    阮卓叫声连连,被子下的罪恶在上演,而沈思哲沙哑着喉咙,“卓,这一切都为了给你解药,乖一点,下一次我就不会这样便宜你了……”

    卧室里的一场掠夺再次拉开序幕,直到天边泛出鱼肚白。

    床上的两人才疲惫的睡去……

    ——

    M国。

    杰克心情愉悦地亲自开着飞机,载着阮小菊前往墨西哥散心。

    一路上,他几乎都哼着歌,对这次的美好旅程十分期待。

    而阮小菊始终乖巧坐在他身旁,静静聆听着杰克哼着的情歌,脸上虽然没有明显喜悦的神情,也好在没有陷入无边的落寞。

    杰克对此十分满意,他知道想要小菊一下从消沉的情绪中走出来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来。

    而他并不着急,只要小菊能从抑郁的情绪中走出来就好,即便要为此倾尽他的余生,他也不会多皱一下眉头。

    经过几个小时的飞行,终于在黄昏时分,杰克的私人飞机抵达了墨西哥。

    他将飞机停在了早已经命雷欧购置好的一处私人别院内,牵着阮小菊的手走了下来。

    “老婆,累不累?要不要先休息会儿?”杰克边走边体贴地问道。

    阮小菊轻轻摇头,脸上并没有历经几个小时的飞行而带来的疲惫。

    “那,我带你去看看墨西哥湾的黄昏?”杰克轻声提议道,生怕自己的声音太大会引起阮小菊的反对似得。

    阮小菊看了眼天边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恹恹的情绪终是被杰克眼中的期待给打败,微微点了下头,“嗯。”

    “太好了,走!我们出发!”杰克的脸上瞬间笑出朵花来,为阮小菊肯出去走走高兴的不行。

    他大手牵着阮小菊的手腕,另一只手则将小布丁紧紧抱在怀里,一家三口走出了新购置的别院内,朝着蜿蜒奔流的墨西哥湾走去。

    黄昏下的墨西哥湾景色十分怡人,大片大片的火烧云遮蔽了半个天空,红火火宛如熔岩流浆。

    虽然已近黄昏,落日的余晖却仍然耀眼,光剑般从火烧云的缝隙中刺下来,将下方的水面染成了点点碎金。

    微微的海风拂面而来,清新的空气也令杰克脸上的笑容格外温暖,堪比春风般熙和。

    他跟阮小菊并肩走着,侧头仔细打量着阮小菊脸上的神情,发现她的眉头已经舒展了些,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紧皱着,脸上的笑容更是直接甜到了心头。

    看来这次出来旅行是对的,等在这里多住段时间,小菊应该就能从之前的阴郁中走出来了吧?

    阮小菊安静的跟着杰克走在堤岸上,沉郁的内心渐渐被海风吹得轻松了许多。

    她眼神虚无地投向脚下波涛汹涌的浪花,上面突然出现小叮当笑得甜甜的笑脸。然后被海风一吹,那张童真无邪的脸庞,变得格外暴戾凶狠。

    阮小菊连忙炸了下眼睛,眼前仍是奔流不息的浪花,哪里还有小叮当?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想而已。

    始终注视着阮小菊的杰克很快发现了她的不妥,立即停下脚步问道,“怎么了?累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