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小菊去世(2)

    她那么累,只是想靠在他怀里睡一会儿啊!

    只是,等杰克终于跑到医院,他摸着阮小菊垂在身旁的手腕时,才绝望的发现,那里已经触手冰凉。

    “不!不——!”

    杰克不敢置信地抓着阮小菊的手送到自己唇边,想用自己的呼吸帮她暖起来。

    他不停的冲着阮小菊的手呵气,“小菊,你只是睡着了对不对?没关系的,我知道你累了,你睡一会儿,等下就醒来,好不好?”

    只是不管杰克怎样做,阮小菊的手依旧是凉的,冷的像冰块,再也不会想以前那样反握住杰克的手。

    “不,不,不是这样的,不可能是这样的!”杰克拼命摇头,颤巍巍晃动着阮小菊的手,嘴唇抖得语不成语,“小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看看我……好不好?”

    只是不管杰克如何祈求,阮小菊的手始终都是冷冰冰木怔怔,毫无反应。

    “小菊,你肯定是在吓我,你看我们已经到了,就到了!”杰克不管不顾地抱着阮小菊继续往前面的医院跑着。

    没事的,他已经跑到医院了啊!他的小菊一定会没事的!

    墨西哥湾旁有所不大的小医院,杰克一边背着睡着的小布丁,一边抱着已经毫无反应的阮小菊冲了进去。

    他头发上的汗珠顺着额角滚下来,跟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水渍混在一起,将他浑身打得湿淋淋的。

    此刻的杰克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他只顾着拼了命地往前奔跑,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

    “医生!医生!快来救救我老婆!”

    杰克刚踏上医院的大门,就拼命地嘶吼着求救。

    他手上和腰上早已经被阮小酒后脑勺淌出来的血给染红了,原本英俊的五官此刻因为担心而变得狰狞无比。

    医院内的医生们听到外面凄厉的呼唤声,知道是出了事,连忙推着病床车跑了出来。

    身为医生,他们早已经见惯了各种惨烈的场面,但是走出去后,还是被抱着阮小菊的杰克给吓了一跳。

    “快!快把患者放在病床车上!”医生手忙脚乱地将手推车推过去,在看到阮小菊的那一刻心里已经清楚,患者脱离危险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确切的说,那个眼泪横流的男人抱来的,已经不再是重伤患者。她的手臂早已下垂,脉搏和呼吸也已经消失,基本可以确定已经丧失了生机。

    不过看着这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医生们仍是将后脑勺仍在不停往外冒血的阮小菊给放在病床车上,快速将她推向急救室抢救。

    杰克拽着阮小菊的手不肯松开,一直跟着医生来到急救室,仍不舍得松开握着她的手。

    医生无奈的看向杰克,“这位先生,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急救室是不允许家属进去的,请你不要耽误宝贵的抢救时间。”

    杰克这才不甘心地松开了阮小菊的手,看着面色苍白的她被推进去,然后被关在了急救室门外。

    守在外面的杰克只觉得度日如年,浑身是血的他焦灼的在急救室外走来走去,恨不得立即冲进急救室内!

    医院的走廊静悄悄的,杰克的内心不安的快要疯掉,他颤着血淋淋的手掏出手机,拨了好几次才总算拨通了雷欧的电话。

    手机铃声嘟嘟响了两下,雷欧的声音很快传来,“老大?”

    杰克脑子里一片空白,早已经没有了往日里雷厉风行地淡定,而是语无伦次道,“小菊病了,对,她只是病了,在墨西哥湾附近的医院,你赶紧过来,接我们回去,对,接我们回家!”

    雷欧惊讶地听完杰克的话,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老大,你说什么?”

    他是不是听错了,老大说少夫人病了?

    只是雷欧的疑问并没有得到回答,杰克说完那些就已经心烦意乱地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内传来的匆匆挂断的忙音,雷欧知道出了大事,他不敢再多耽搁,立即拦车朝墨西哥湾的医院赶去。

    医院内。

    杰克仍在焚心难安地等待着,阮小菊已经被推进去急救室十多分钟了,对他而言却好像已经过了十多年一样的漫长。

    他焦灼地在医院走廊内来回走动,心里实在是放心不下阮小菊,索性冲到急救室门前,用力去推那两扇把他和阮小菊阻隔开的玻璃门。

    然而门从里面被拴上,杰克压根推不开。

    他原本就焦躁的情绪瞬间变得更加狂暴起来,用力拍着那两扇门,“小菊!你醒了没有小菊?!”

    急救室的玻璃门上,很快留下了杰克斑驳的血手印。

    那些触目惊心的红,都是来自阮小菊身上的血。

    杰克的高声呼唤很快引来走廊内其他医生的侧目,不过大家都不敢过来招惹这个看上去凶悍的男人,生怕惹恼了他。

    “小菊!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你应我一声,好不好?!”杰克无力地趴在玻璃门上,眼睛贴在玻璃上往里面看,想要看到阮小菊醒来的一幕。

    只是玻璃内侧被贴的严严实实,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杰克恼怒地用拳头砸着那两块碍眼的玻璃,凌厉的拳风将厚厚的钢化玻璃砸得裂了纹,就像随时会破开的冰块。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门终于从里面打开了。

    玻璃门刚打开一条缝,杰克就连忙迎了上去,焦急地往里挤,“小菊?小菊?!”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将门完全打开,这才歉意地看向杰克,“抱歉,先生,患者被撞到大脑神经,颅内大出血,送来时已经迟了。我们竭尽全力抢救了二十分钟,却没能将她从死神手中抢回来。患者已经离世,请节哀!”

    “你在说什么?你一定是疯了!”杰克的眼眸里布满了猩红的血丝,他狠狠揪住医生的衣领,恶狠狠将他顶在墙上,“小菊只是受了点伤,她不可能有事的!你现在立即去救她,把她救回来!”

    医生被推搡到墙边,领口也被勒得差点喘不过气,连连摆手道,“请你冷静点,先生,我们对此也很抱歉。可是患者真的已经离世了,请你节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