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26章 杰克:老婆,我们回家……
    第1226章 杰克:老婆,我们回家……

    杰克一步步走到盖着白布的阮小菊身旁,身形摇晃的差点摔倒。

    明明只有几步的距离而已,他却觉得自己已经耗尽了一生。

    终于,就在杰克以为自己也要死掉时,他终于来到阮小菊身旁,踉跄着跪在了病床车前。

    “小菊,他们都在骗你,你只是累了想睡一会儿,对不对?我知道你不喜欢这里,咱们现在就走,离开这儿,永远都不会再来!”杰克悲戚地说着,颤着手揭开了蒙在了阮小菊脸上的白布。

    他的女人分明睡得那么香甜,她只是睡着了啊!

    这些人怎么这么恶毒!怎么能说她抛下他离开人世了呢?!

    看着安静躺在病床车上的阮小菊,杰克的视线早已经被泪水模糊。

    他轻轻握着阮小菊的右手,把它送到唇边,小心翼翼吻了下,这才轻声道,“小菊乖,你好好睡觉,我现在就带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家。”

    说着,杰克悲怆的脸上居然露出抹凄惨的笑容,他伸手帮阮小菊理着鬓角的发,然后打横将阮小菊给抱了起来,边走边低声呢喃着,“回家,我们现在就回家。”

    急救室内的医生纷纷低头擦拭着眼角的泪痕,他们其实早已经见惯了生死离别,却仍是被这个粗鲁却深情的男人给打动了。

    雷欧则抱着小布丁跟在杰克身后,小心地照应着他。

    就在他们刚走出医院门时,全副武装的警察们正持着放单盾牌从防爆车内跳出来,他们是接到报警电话赶来的。

    杰克抱着阮小菊从这些警察中间走过,悲凉的眼睛里空无一物。

    如果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他的眼里,只有阮小菊!

    雷欧抱着小布丁跟在杰克身后,与那些防暴警察擦肩而过,然后开车载走了杰克和阮小菊,朝他们停泊飞机的别院驶去。

    一路上,杰克都珍宝似得抱着浑身绵软冰冷的阮小菊,视线不舍得从她身上挪开分毫。

    车子驶过拐弯处时,颠簸了两下,杰克仔细搂着阮小菊,低声吩咐着开车的雷欧,“开慢点,不要把小菊给颠醒了。”

    雷欧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上深情凝视着阮小菊的杰克,心里难受的厉害。

    他跟了杰克这么多年,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小嫂子对老大的重要性。这会儿小嫂子突然撒手人寰,接下来的日子,该让老大怎么撑过来啊!

    车内的空气冷凝到了极点,雷欧心情沉重的将车开回到别院前,这才慢慢停了下来。

    他刚帮杰克拉开车门,杰克就抱着阮小菊从里面走了出来,直接朝停泊在别院外的直升机走了过去。

    “小菊,走,我们现在就回家。”

    杰克小心翼翼抱着阮小菊上了飞机,雷欧连忙抱着小布丁跟着坐了上去。

    螺旋桨渐渐加速,带动着直升机腾空离地,朝着灰寂的天空飞去。

    墨西哥湾的码头附近,带着金色假发的小叮当正坐在石墩上,茫然地托腮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他不知道自己的爹地阮卓到底去了哪儿,眼下这个不熟悉的地方,自己又要去哪儿才好。

    小叮当打量了行人好一会儿,百无聊赖地低下头,淡淡叹了口气。

    刚才他急于摆脱那个女人,这才用力将她给推开,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受伤。

    不过就算受伤,也不能怪他吧,谁让他们总爱来纠缠他呢!

    他没有对他们下杀手,真的已经很仁至义尽了。

    就在这时,一架灰色的直升机从小叮当的头顶划过,带起的轰鸣声令小叮当下意识抬起了头。

    他知道这是富豪们的私人飞机,正准备研究下上面有没有什么家族的标志时,脑袋里突然猛地轰了一声。

    小叮当连忙捂住自己的脑袋,眩晕感扑面而来,刚才那一击嗡鸣,就好像引爆了弹药似得,将他原本平静的脑海给炸得掀起了惊涛骇浪。

    疼痛感一股股袭来,小叮当用力按紧自己的太阳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一道温柔的女声在小叮当脑海中响了起来,“小叮当!”

    小叮当捂着头茫然四顾,周围仍是全然陌生的行人,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熟人。

    难道,他出现了幻听?

    小叮当皱着眉头正想不通,那直接响在他脑海里的声音又出现了,“小叮当,妈咪很爱你哟,你是我们家的大少爷呢。”

    这道熟悉的女声就这么凭空出现在小叮当的脑海,令他的头翻江倒海似得痛,却压根抓不住声音的源头。

    “小叮当,妈咪给你做了好吃的,快来尝尝……”

    “小叮当,爹地又来欺负妈咪了,快来帮妈咪啊……”

    “小叮当,你永远都是妈咪最爱的孩子,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妈咪都不会怪你……”

    杂乱的声音清晰无比地出现在小叮当脑海,令他的脑子炸了似得痛,太阳穴跳得几乎要蹦出来似得。

    谁?!

    到底是谁这么可恶?!为什么要对着他说这些话?而且声音这么熟悉!

    小叮当一边捂着自己痛得快要爆炸的太阳穴,一边努力在记忆里搜寻着这道声音。

    他很快找到了答案,这强调,分明就是刚从被他推开摔倒的那个女人啊!

    可恶,他都说了不要来纠缠他,为什么这个女人还这么阴魂不散?!

    小叮当气恼地低咒了声,脑子里仍在回荡着那道温柔的女声,“小叮当,妈咪不能照顾你了,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可恶!

    小叮当只来得及发出一声低咒,就再也忍受不住痛得快要爆炸的痛楚,捂着头倒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咦,这里有个小孩子昏倒了!”

    “快送他去医院!”

    码头的行人发现了昏倒后的小叮当,商量着把他送往了杰克刚离开的医院。

    谁也没发现,他们走过的路上面,沾染着自阮小菊后脑勺淌出来的血迹!

    ——————

    M国。

    雷欧将杰克和阮小菊带回家,就立即拨打了乔斯洛和乔念恩的电话。

    这个时候,正是杰克最伤心欲绝的时刻,雷欧不知道除了家人,谁还能鼓励杰克重新振作。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