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27章 悲痛欲绝:他像是失去了全世界…
    第1227章 悲痛欲绝:他像是失去了全世界…

    接到电话的乔斯洛和乔念恩无比的震惊,他们压根想不到居然会接到阮小菊噩耗的电话。

    挂了电话,他们就十万火急地赶往杰克的私人别墅,路上担心的不行。

    乔念恩更是哭了一路,她跟阮小菊是那么多年的好闺蜜,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阮小菊就这么走了的事实。

    两辆豪车很快停在杰克的别墅前,哭得眼睛红—肿的乔念恩在凌司夜的搀扶下下了车,脚步不稳地朝着别墅的客厅大步走去。

    一路上乔念恩都在祈求一切都是阮小菊的恶作剧而已,可是等她来到杰克家后,终于无限伤感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只见阮小菊穿着平日里的衣裳,格外安静地躺在被搬空的客厅中央,身下的漆黑灵柩沉闷地带走了室内所有的空气,令人不能呼吸。

    乔念恩踉踉跄跄地走到阮小菊身旁,泪如雨下地朝掩唇痛哭道,“小菊!我们只是一段时间没见而已,你怎么走得这么突然啊!”

    凌司夜轻轻拍着乔念恩的后背安抚,“别哭了,乖。你哥哥肯定更难过,他现在需要的是你的安慰。”

    乔斯洛跟着从门口走进来,看到客厅内摆着的灵柩,心顿时沉了下来。

    他大步走过来,轻轻抱了下哭得不行的乔念恩,这才说道,“杰克肯定更难过,不要在他面前这样。”

    乔念恩知道凌司夜和哥哥说得对,连忙吸了吸鼻子擦干眼泪,努力压下心里的悲伤走到杰克身旁道,

    “杰克哥哥,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想哭你就哭出来吧!”

    杰克却无声地摇了摇头,他的眼睛只顾着紧紧盯着阮小菊看,再也看不到其它的任何人了。

    看着消沉郁郁的杰克,乔念恩悲伤地从背后抱住他,“哥哥,难受你就哭啊,你哭出来啊!”

    杰克仍然无动于衷,此刻的他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想想,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就这样静静守在阮小菊的身旁,直到地老天荒。

    看着跪在阮小菊灵柩前长跪不起的杰克,乔念恩不知道自己该怎样才能令他从悲伤中走出来。

    她从小被杰克带大,知道杰克的性情,要么不爱,一旦爱了就是全部,这样的他在付出所有感情后,要怎样才能收回来?!

    乔念恩泪眼婆娑地看着躺在灵柩上的阮小菊,无声地擦了下眼角的泪痕。小菊,你告诉我,我要怎样才能让哥哥从悲伤中走出来?

    可是阮小菊早已经无法回答乔念恩任何问题,她就那样静静躺在那儿,再也听不到任何。

    悲伤的气氛弥漫在整栋别墅内,整整三天,杰克都那样直挺挺跪在原地,任谁也叫不起来。

    他再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也没有哭出过半句音节,就始终那样深情地直视着阮小菊,似乎要将她的相貌给刻在心里。

    看着这样的杰克,乔念恩和乔斯洛十分的担心。

    已经三天了,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经不住这样熬啊!

    “杰克哥哥,你多少吃点东西,好不好?哪怕只吃一点点都好。”

    “杰克哥哥,喝点水吧!你已经三天没有进过任何东西了,再这样下去,身体会熬垮的啊!”

    “杰克哥哥,求求你,你去眯一会儿,就眯一小会儿好不好?你这样硬撑着肯定会搞垮身体,小菊她知道了会生气的!”

    乔念恩不停地劝着神志恍惚的杰克,却压根劝不到他的心里。

    这三天里,杰克不吃也不睡,连水都不肯喝一口。无论乔念恩使出什么办法,他都像石头雕塑一样,动都不动丝毫。

    因为阮小菊的突然离世,乔念恩整个人也消瘦了一大圈,她跟杰克一样,无法接受阮小菊突然离去的事实。

    可是再怎么不能接受,也无法改变任何。

    阮小菊已经在客厅里停了两天,明天必须要入土为安了。

    这天,乔念恩红—肿着眼睛走到杰克身旁,轻声说道,“杰克哥哥,已经快三天了,明天我们该让小菊入土为安了。”

    杰克固执地摇头,半句话都不肯说。

    他这些天食水未进,浑身无力到连跟乔念恩争吵的力气都没有了。

    念恩真是太过分了,小菊她只是累了,想多睡会儿,什么叫入土为安?!

    他要在这里守着小菊,以免等她睡醒后,再也找不到他!

    “不,你们都走!我要留下来陪小菊,你们都走!”杰克挥手驱赶乔念恩离开,眼里的伤痛令人不忍直视,“我的小菊只是睡着了啊!她还会回来的,你们懂什么?!都给我走!走!”

    乔念恩早已经被泪水模糊视线,她哭着搀扶着身形踉跄的杰克,“杰克哥哥,你不要这样,你痛痛快快哭一场也行,就是不要把那些难过都憋闷在心里。我知道你舍不得小菊离开,我也舍不得啊!”

    “你不懂,不懂……”杰克想要挥开乔念恩的手臂,却因为体力透支的太厉害,眼前发黑昏厥了过去。

    “杰克哥哥!”乔念恩吓得不行,好在站在她身旁的凌司夜及时扶住了杰克,“不用担心,他只是太累了,让他睡一会儿吧!”

    说完,凌司夜就冲乔斯洛招手,“走吧,咱们送他回卧室躺一会儿,几天都没有合眼,铁打的人也撑不住啊!”

    乔斯洛走过来,和凌司夜一同将昏倒的杰克扶到了客厅卧室的床上,无奈地叹息着,“唉,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是啊,杰克他这一次,肯定要很久才能挺过来。”凌司夜跟着摇头叹息,对杰克的遭遇很是唏嘘。

    乔念恩拧了条热毛巾帮憔悴的杰克擦脸,眼里的泪水怎么都止不住,“小菊她那么善良,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老天为什么要这么不公平!”

    乔斯洛和凌司夜都默然无语,谁又能回答乔念恩这个问题呢?

    悲伤像惨淡的愁云一般,使得整个空气里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悲痛,浓浓地笼罩着杰克家的上空。

    傍晚时分,昏倒了的杰克终于醒了过来。

    他是听到小布丁的哭声醒来的,等坐起来一看,小布丁正抓着他的衣服哭个不停,应该是饿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