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小菊下葬…

    杰克红着眼圈将小布丁抱进怀里,“小布丁,你也想妈咪了是么?爹地一直在等着她醒过来,可是,好像再也等不到了。”

    小布丁委屈巴巴地抹着眼泪,他是睡着后被乔念恩放在杰克身旁的,这会儿肚子饿得厉害,瘪着嘴哼哼了好一会儿,嘴巴里含含糊糊憋出两个字,“妈咪。”

    这声淡淡的轻唤令杰克眼里的泪水更是横流不已,这是他的小儿子喊得第一声“妈咪”啊,可是他最爱的女人,却再也听不到了!

    “妈……妈咪……咪……”小布丁不停喃喃地喊着,令杰克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

    他将小布丁抱在胸前,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惨淡的夕阳,心里无声呼唤着阮小菊的名字。

    “小菊,你听到了么?小布丁在喊你呢。这些天我一直在期盼着奇迹出现,期盼着你能坐起来告诉我,一切只是场噩梦而已。可是现在我终于明白,这场噩梦,我怕是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杰克正难过着,听到小布丁哭声的乔念恩走进了卧室,“杰克哥哥,你醒了?”

    “嗯,”杰克点点头,将小布丁递给乔念恩,“他可能是饿了,你照顾一会儿,我想独自静静。”

    乔念恩无比担忧地看了杰克一眼,终是不忍心违逆他的意思,抱着小布丁走了出去。

    她知道小菊的离世对杰克的打击有多大,只希望杰克能够尽快从悲伤中挺过来。

    一整个下午,杰克都没有再出房门半步,他就那样靠在落地窗前,看着逐渐西挪的日头,心里的悲凉始终无法减缓。

    乔念恩在卧室门口来来回回了好多次,却始终没有敢走进来。她知道杰克心里肯定特别的难受,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似乎除了叹息,就只剩下叹息了。

    日头渐渐落下,黑夜席卷了大地,零星的星星一颗颗从云层内亮了起来。

    杰克始终眼神茫然地看着窗外,脑海中闪过的,却是跟阮小菊相守时的点点滴滴。

    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此刻都放大了千百倍在他脑海中重现,令悲痛的杰克情不自禁展开双臂想将她揽入怀中,却徒劳地只拥抱到冰冷的空气。

    夜色一点点暗下来,杰克仍痴呆呆靠在窗前,回忆着和阮小菊相濡以沫的过往时光。

    那些回忆太甜太长,也虐心的令杰克泪流满面,直至靠在窗前沉沉睡去。

    深夜,一道寒风拂过,令靠窗而坐的杰克醒了过来。

    他惺忪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阮小菊正坐在他脚旁,冲他露出甜甜的笑脸。

    “小菊!”

    杰克激动的一把将阮小菊给揽在怀里,眼泪刷刷滚落,“我就知道,之前那些都是噩梦,你还活得好好的!”

    阮小菊心疼地看着哭得像个孩子似得杰克,用手轻轻拂过杰克的面颊,寒霜般冰冷,“老公,这辈子能和你相遇,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幸福的事了。你不要难过,也不要悲伤,我会在天上默默守护着你和孩子们的。”

    “不,我不要你在天上,我只要你守在你身边。”杰克不肯接受地摇头,“没有你,我要怎么过?”

    阮小菊眼里蓄满了经营的泪光,满脸的不舍,却又不得不摇头道,“老公,放下吧,只有你放下,我才能走得安心。我走了以后,你千万不要被仇恨支配,不要杀我的二哥,他只是太高傲,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有小叮当,一定要把他找回来。”

    “不,我不要他了,如果不是他把你推倒,你怎么可能……”杰克哽咽地说不下去,眼前闪过小叮当将阮小菊狠狠推倒,然后阮小菊后脑勺不停流血的画面。

    虽然小叮当是无心之过,可是他还是无法原谅!无法原谅自己的亲生儿子犯下的错!

    如果不是小叮当,他最爱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离他而去!

    阮小菊伸开手抱了下伤心不已的杰克,“不,不要这样对我们的孩子。老公,他只是迷失了心智,再怎样都是我们的孩子啊!把他接回来,让他迷途知返,如果连我们都放弃他,小叮当就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杰克哭得泣不成声,“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只要一想到是小叮当把你推倒,我就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

    “不要这样,老公,我的身体太孱弱了,跟小叮当推倒没有关系。记住,一定要把小叮当给找回来。老公,我爱你……”

    阮小菊的声音越说越淡轻,就连身影都跟着变得淡淡的,逐渐虚无缥缈起来,就像被挥散的云雾,很快不见了踪影。

    “小菊!小菊!”

    杰克慌了神,连忙伸手去找那些缥缈的雾,然后发现自己仍靠在窗边,刚才的一切,只是他做得梦而已。

    看着窗外无尽的黑夜,杰克无声地走向客厅,看着静静躺在灵柩上的阮小菊,声音无比的凄凉,“小菊,刚才是你托梦的对么?你不想让我这么消沉下去,是么?”

    然而阮小菊已经永远无法回应杰克的问题,客厅内除了摇曳的烛火,再没有别的动静。

    杰克不再出声,盘腿坐在了灵柩前,一张张往火盆里烧着纸钱。

    他的小菊让他振作起来,他答应了的一定要做到呢。

    明天,就是要送小菊入殡的日子,他再陪她最后一晚。

    小菊,你放心,我一定会振作起来,让你走得毫无牵挂。

    夜色正深,火盆里的纸钱不停地烧着,闪烁的火光照满了后半夜,直到天快亮时才终于熄灭。

    乔念恩早上起来时,就看到杰克正盘腿坐在灵柩前给阮小菊烧纸。

    她鼻头酸得眼泪滚了一地,连忙用手抹去,走到杰克跟前,“杰克哥哥,今天,我们送小菊离开吧?”

    “嗯。”杰克点点头,“我去换身衣服,要穿的清爽些小菊才会高兴。”

    说完,杰克就大步朝着楼上的浴室走去。

    等他换上黑色的西服下来时,乔念恩已经吩咐佣人们打点好一切,只等着杰克见阮小菊最后一面,将棺木给钉牢,就可以出发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