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0章 冷戾杀手,小叮当…

    前方路程漫漫,杰克这次连雷欧都没有带,独自踏上了前往墨西哥的路程。

    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

    墨西哥湾码头。

    一道高大的背影正躲在阴暗处,警惕的眼神严密注视着前方,那里正有一艘满载货物的游轮准备靠岸。

    这道黑影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被沈思哲打昏带走的阮卓!

    一个多月前,阮卓喝下了海瑟薇的助兴药酒,却没想到海瑟薇突然被冲出来的沈思哲给打死,自己也跟着被沈思哲给打昏绑走。

    然后发生的事,令阮卓至今想起来都作呕不已。

    那个该死的沈思哲,居然敢对他做那种不可原谅的事!

    阮卓想起那晚和沈思哲的亲密接触,浑身就起来一层层鸡皮疙瘩。

    那个该死的家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而且更可恶的是,等他醒来后,沈思哲那个混蛋居然跑得没了踪影,令他满腔的怒火都无处发泄,只能将那处房子给砸了个稀烂。

    该死的沈思哲,居然敢对他做出这种事,等他找到一定要千刀万剐了他!

    恢复了神智的阮卓将房子给砸了个稀烂后仍不解恨,索性一把火烧了个光,这才匆忙跑去那间酒吧,去寻找被留在那里的小叮当。

    只是等他赶到了那儿,不但没有见到小叮当,反而差点被酒吧当成杀害海瑟薇的凶手。

    如果不是他走得快,只怕已经被墨西哥当地的警方给通缉了!

    好在阮卓运气比较好,只是在码头打听了一会儿,就从路人嘴里打听到有个男孩昏倒在路旁,被送到了墨西哥湾旁边的医院内。

    阮卓当时就按照路人指着的路线去找小叮当,路上几次看到地上已经干涸的血迹。

    他这些年经历了无数次生死,对脚下的血腥早就已经麻木了,不以为然地踩了过去。

    等他顺着那些斑驳的血迹来到墨西哥湾的医院时,果然见到了正躺在病床上的小叮当。

    阮卓关切地询问小叮当为什么会住到医院,才从小叮当嘴里得知,他头疼地居然昏厥了过去。

    当时阮卓的心就沉了下来,看来之前对小叮当用的催眠术有复苏的迹象,不然年幼的他怎么可能会头疼呢?

    阮卓连忙拒绝了医生要为小叮当做脑部CT的要求,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而接下来的时间,阮卓带着小叮当住到了一处隐秘的居所,然后命令自己的手下察猜,务必要抓到沈思哲!

    察猜虽然对自己的首领的命令十分不解,却不敢多问,而是按照阮卓要求的,派人四处搜索沈思哲的下落。

    但是不管察猜动用了多少关系,都始终找不到沈思哲半点踪影。

    沈思哲就像泡沫般消失在茫茫人海,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当察猜无奈地向阮卓汇报找不到沈思哲时,阮卓心里没有半点的波澜。

    哼哼,如果能够轻易被找到,那他就不是沈思哲了!

    那个该死的混蛋,躲起来的本事永远都比别人厉害!他最好能够躲一辈子,别让他给找到,否则的话,就等着他将他撕成碎片吧!

    而阮卓之后的日常也变成了每天查找沈思哲的下落,和重新振兴黑手党的实力。

    想要短时间内找到沈思哲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但是重新振兴黑手党的实力,最需要的就是大量的真金白银!

    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没有钱将会寸步难行,哪怕是黑手党也不例外!

    因此,阮卓着重要求察猜拓宽了之前交易的客户,而且还悄无声息地盯上了皇家运送货物的游轮。

    这一次,阮卓打算干票大的。

    他已经厌倦了在黑手党内打打杀杀的日子,只想将黑手党恢复到之前的平稳后,带着小叮当退世归隐。

    而在他归隐之前,唯一必须做的,就是要弄死沈思哲那个混蛋!

    从来没有人能在挑战他的权威后,还能毫发无伤的离开!更何况沈思哲还对他做了那样的事,更是绝对不可原谅!

    他一定要亲手撕碎这场噩梦,将沈思哲对自己做的一切统统抹去!

    “呜——”

    随着长鸣的汽笛声,皇家游轮慢慢靠岸。

    阮卓目不转睛地盯视着这艘游轮,等他们绑好缆绳,朝码头搬运货品时,冷漠的冲隐逸在四周的手下命令道,“杀!”

    伴随着阮卓的命令,黑手党成员们纷纷从埋伏着的地方冲出来,潮水般涌向皇家游轮。

    这处的港口并不宽敞,来往的人员和船只也不多,而身为皇家游轮的守卫们优先惯了,从来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打皇家的主意。

    因此,当黑手党成员们朝着游轮冲去时,船上的守卫们呆若木鸡,居然连反抗都给忘了。

    一直等黑手党成员们跳上船,那些成员们才如梦如醒般拿起武器,跟黑手党成员们打斗起来。

    只是双方这时已经离得太近,枪炮完全没有了优势,唯有靠真刀白刃的肉搏。

    两帮人在船上的甲板处厮杀起来,安逸惯了的皇家守卫们明显不低乔斯洛的手下心狠手辣,几乎可以说是完全处于劣势。

    杀红了眼的黑手党成员们挥舞着手上的利刃,像切萝卜似得砍得凶狠。

    首当其冲的,却不是身形彪悍的察猜,而是年幼的小叮当。

    小叮当虽然个头还没长起来,下手却格外的狠戾,他天真无邪的外表令那些皇家守卫们放松了警惕,然后下一秒就被狠狠抹了脖子。

    手持双刀的小叮当如入无人之境,凡是他走过的地方,被斩杀的警卫们的尸体横七竖八倒了一片,连哀嚎都来不及发出就送了命。

    阮卓看着刀法利落的小叮当,心中十分的欣慰,这才是他阮卓的儿子!

    小叮当虽然年纪小,体力却十分惊人,一连斩杀了十几条人命,脸上都丝毫没有疲倦之色。

    而经过这些黑手党们狠辣的袭击,这艘皇家邮轮的守卫们被斩杀了七七八八,剩下重伤的也为了逃命跳了海。

    只是海里不见得比船上安全,那些鲨鱼们早就敏锐地嗅到了血腥味,单等着受伤的船员们跳下来,好饱餐一顿。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