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1章 小叮当杀人如麻

    一个多小时后,整艘皇家游轮都被阮卓给占领,甲板上倒了无数的警卫尸体。

    “将这些都丢到海里去。”身形彪悍的察猜命令着手下将那些死尸投入海水中,很快就有鲨鱼帮他们打扫了个干净。

    察猜乐呵呵拍了下胸膛,这才喜滋滋扬起手臂,冲自己的手下道,“把那些箱子都搬过来,让咱们头儿看看货!”

    “好嘞!”

    几十名黑手党成员纷纷响应,四五个人一起,抬着一口口精致的箱子走到阮卓面前。

    察猜拍了下自己的脑袋,高兴地眉飞色舞,“都特么给老子打开!让头儿高兴高兴!”

    这些天阮卓一直阴沉着脸,察猜虽然是个粗人,也知道他心里不开心,今个儿正好满载而归,就寻思让阮卓开心开心。

    箱子很快被一口口打开,里面盛着的果然是闪烁耀眼的银块,上面还打着皇家的标徽。

    察猜抓了一把在手上颠了颠,高兴地合不拢嘴,“妈的,还是皇家气派啊!连银子都打上记号!”

    “这次可发达啦!”

    “是啊是啊,也不枉咱们兄弟们辛苦一场!”

    黑手党的成员们很是兴奋地议论着,个个脸上都带着笑容,对这次丰收的战果十分满意。

    阮卓的脸上却没什么波澜,他对于金钱这些外在的东西,压根就没什么喜好。

    他淡漠地扫了眼那些被打开的钱箱,随意挥挥手,“好啦,收拾收拾赶紧回去。这次咱们劫的是皇家的银船,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怕他个卵!”察猜兴奋地不停挠头,“呵呵呵,不过头儿说得对,咱们速战速决,赶紧离开这儿!兄弟们,都收拾收拾,回家咯!”

    黑手党成员们按照阮卓的吩咐,将那些装满块银的箱子放在小船上,分散朝村寨的方向驶去。

    一艘艘小船很快在海面上荡漾开来,犹如漂浮在水面上的苇叶,缓缓顺水而下。

    阮卓和小叮当站在最前头的小船上,他看着浑身溅了不少血迹的小叮当,低声问道,“怕么?”

    小叮当摇摇头,“不怕,爹地,你说过的,这就是我们要走的路,无法抗拒,只能迎难而上。”

    看着虽然年幼却异常沉稳的小叮当,阮卓突然不知道自己让小叮当走上跟自己同样的路是对还是错。

    他的眼前突然闪过自己的妹妹阮小菊那张痛哭流涕的脸,心里涌上层隐隐的不安。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将小叮当强留在身边,可是却怎么都舍不得送回去给阮小菊。

    小菊,抱歉,哥哥真的是太孤单了,才自私着不肯将小叮当还给你。你是那样的善良宽厚,一定会原谅哥哥的吧?

    远处的海面点点浮金掠影,破碎的夕阳被潮汐压下,变成流金一去不返,悄然逝去,再也无法回到最初的原点。

    看着眼前萧瑟的景色,阮卓说不出自己心头是什么滋味。

    他将手搭在小叮当肩头上,心里默默说道:小叮当,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所有的真相,还会像现在这样信任尊崇我么?大概,是不会的吧?

    这句话在阮卓心头闪过,令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起来。也坚定了他想尽快带着小叮当躲到没人的角落归隐的念头。

    很快了,只要等他顺利杀了沈思哲,就会带着小叮当悄然离去。

    至于沈思哲,今天他干了这么大一票,他肯定会再次出现的!

    而等沈思哲出现之时,就是阮卓送他归西之刻!

    那个该死的家伙,他绝对不能忍受他毫发无损地活着!

    小船顺水而下,很快回到了偏僻的村寨前方。

    察猜指挥着大家将一箱箱装满银块的大箱子给歇下来,忙得不可开交。

    阮卓则领着小叮当直接走回了寨子内,脱下带着血渍的衣服随意冲洗了下,这才领着小叮当从竹楼上下来。

    今天他们收获颇丰,欢声笑语在整个村寨内响起,热热闹闹又拉开了晚宴。

    “饿了吧?想吃什么就吃。”阮卓一脸慈爱地拍了下小叮当的头顶,从长条桌上撕了块烤羊腿给他。

    小叮当今天体力耗费的厉害,这会儿也没客气,接过香喷喷的羊腿,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察猜端着碗酒走了过来,冲阮卓举杯道,“头儿,今天我必须敬你一杯!要不是你情报准备带着兄弟们干着一票,可逮不住这条大鱼!”

    阮卓微微点了下头,仰头把面前的酒给干了,这才淡然道,“兄弟们也辛苦了,让他们今晚尽兴地喝!敞开了吃!”

    察猜乐呵呵点头,又倒了碗酒递给小叮当,语气里满满都是钦佩,“小叮当的身手可真是厉害!来,察猜敬你一杯!”

    在场的人都愣了下,要知道小叮当虽然是头儿的孩子,但是毕竟是个孩子,谁也想不到察猜居然会这么恭敬地给一个孩子敬酒。

    小叮当抬起正啃着羊腿的小脸,看着眼前的酒碗,放下羊腿抓过酒碗,仰头就像学着大家的样子给干了。

    酒碗上却突然盖了一只手,小叮当疑惑地看去,居然是阮卓。

    阮卓将小叮当手里的酒碗拿过来,仰头一饮而尽,这才慢条斯理道,“毛都没长齐,就不要喝酒了。等你满了十六岁,随意你喝多少都行!”

    小叮当不服气地挺起胸膛,“爹地,你怕我喝醉了?人我都敢杀,还有什么我不能做的?”

    这句话问得阮卓瞬间无言以对,他再次怀疑自己这样究竟是不是在害小叮当。就像小叮当说的那样,人他都能杀了,还在乎什么喝不喝酒呢?

    不过当着众人的面,阮卓才不会让自己被小叮当问得卡壳,他凶狠地瞪了小叮当一眼,“我是你老子!说不让你喝酒,你就不能喝酒!”

    小叮当这些是真不高兴了,他气冲冲甩了下头,转身朝着竹楼跑去!

    原本热闹的酒宴气氛一下子冷凝下来,察猜没趣地抓了下后脑勺,“头儿,我刚才喝多了,不应该给小叮当端酒。”

    “你也知道?!喝酒误事,他还小,喝什么酒?”阮卓不满地横了察猜一眼,这才继续说道,“你给老子自罚三杯,以后谁他妈再怂恿他喝酒,老子就扭下他的脑袋!”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