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 去给小菊陪葬!

    看到小叮当正用枪顶着自己,他的心再次寒凉彻骨,被冻成了残渣,“小叮当,你……”

    小叮当仰起头,无比仇视地看着杰克,“闭嘴!收起你假惺惺那一套,我已经说过一百遍了,我不是你的儿子!而你和那个女人却疯魔了似得,阴魂不散地缠着我跟爹地,今天,我就要杀了你,免得再被你无休止地纠缠下去!”

    说着,小叮当就打开了枪的保险,把子弹给推了上去。

    他的意图十分明显,如果杰克不肯放了阮卓,那么下一秒,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冲杰克开枪!

    “慢!”

    就在这时,响起道急切的阻止声,居然是被下了药的阮卓。

    阮卓连忙冲小叮当摇头,“小叮当,你不可以杀他!”

    “为什么?”小叮当疑惑地问道,“爹地,你说过的,与其等着被人威胁,永远不如先下手为强!这个男人三番五次来纠缠我们,杀了他一了百了!”

    “不,不……”阮卓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叮当,可是他却知道,即便他再讨厌杰克,也不能让小叮当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而就在两人争执时,杰克却凄惨地笑了起来,“那个女人,你叫她那个女人?呵呵,这真是天底下最可笑最低级的笑话!你可知道那个女人怀胎十月才生下了你?!你可知道那个女人含辛茹苦把你抚养长大?!你可知道那个女人就被你推了一下,然后重伤不治,已经永远离开了我?!”

    “什么?!”阮卓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他甚至都忘了自己仍被杰克的枪口顶着,伸手揪住杰克的衣领,“杰克,你再给我说一遍,小菊他怎么了?!”

    杰克恨意滔天地瞪视着阮卓,恨不得将眼前的阮卓给一点点嚼碎,“阮卓,你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你还会关心小菊么?你扪心自问,做出的这些事对得起小菊么?对得起她叫了你这么些年的哥哥么!?”

    “少他妈给老子废话!我问你小菊她怎么了!?”阮卓疯了似得扬起拳头,用尽全力狠狠朝杰克的下巴打了过去。

    杰克被打得一个趔趄,嘴角都被打得渗出血丝来。他将嘴里的血腥给吐出来,然后挥拳朝着阮卓打了过去,“阮卓!我告诉你,小菊她死了,是被你给害死的!今晚我就送你下去给小菊赔罪!”

    这一拳快很准地打在了阮卓的脸上,令他的右脸登时青紫一片,也激得阮卓疯狂起来,伸手死死掐住了杰克的脖子,“你他妈给老子闭嘴!我妹妹才没有你说得那么脆弱!你敢这么诅咒我妹妹,给我去死!去死!”

    疯癫起来的阮卓全然忘了自己绵软无力的境地,用尽全力想要掐死杰克,他不想听到那些可怕的话从杰克的嘴里吐出来。

    杰克轻松便拜托了阮卓的桎梏,反手冲着阮卓的脸又是一拳,“阮卓!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神经病!从你偷走小叮当的那一刻起,就应该知道你害了小菊!如今小菊她终于被你害死了,你是不是终于如愿以偿了!?去死!去给我的小菊陪葬!”

    “少他妈废话!老子的妹妹不可能死!你他妈才该死!”阮卓虽然浑身无力,仍是拼了命的跟杰克对打起来。

    不过没力气的他当然落了下风,被杰克给打得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嘴里却仍是咒骂个不停,“你他妈要是再敢乱说半句我妹妹的坏话,老子今晚就剁碎了你!”

    一旁的小叮当端着枪来回瞄准,然而两人在地上缠着打成一团,令他的枪口不得不来来回回地瞄着,晃得眼睛都快花了。

    而看着满脸杀机的杰克,小叮当虽然小,却知道杰克说的是真的,那个总是来纠缠他的女人终于死了。

    可是为什么,他的心里刚才却莫名其妙地疼了一下呢?

    小叮当摇摇头,想要将心里的不适给压下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却涌上一股想哭的感觉。

    难道那个女人是他推了一下死的?

    他一定是疯了吧!被叫杰克的这个男人给传染疯了,不然为什么自己看见杰克脸上的眼泪,竟然也想跟着哭呢?

    那个杰克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都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说那个女人是他的妈咪。

    呵呵,他怎么可能会不记得自己的妈咪呢?

    小叮当想要嘲讽地笑出来,却发现自己的脸上凉凉的。

    他奇怪地放下手里的枪,伸手摸上冰凉的脸颊,却发现上面湿漉漉的,布满了泪水。

    看着手上湿漉漉的泪痕,小叮当的眼神更加疑惑起来。

    他这是怎么了?向来杀人从不手软的他,怎么可能会哭?

    是因为那个死了的女人么?可是她明明跟自己没有关系啊!

    他是小叮当,是阮卓的孩子,跟那两个疯子没有任何关系,他的妈咪是……

    小叮当整个人呆在原地,他的妈咪是谁?

    为什么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为什么他想不起自己的妈咪是谁!?

    “啊——!啊——!”

    小叮当突然抱着自己的头尖叫起来,他只觉得自己的头疼得厉害,就像有人在用生锈的刀子一点点刮似得,痛得他来回在地上打滚。

    而打成一团的杰克和阮卓听到小叮当的尖叫声,连忙围了过来,“小叮当,小叮当?!”

    “啊——!头痛!头好痛啊——!”

    小叮当痛快地抱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他觉得自己的头就快要爆炸,痛得用力磕着地面,很快额头就被磕红了一片。

    看到自己的儿子痛成这样,杰克想要将小叮当给搂在自己怀里。虽然小叮当做错了事,可是他当时根本不知道小菊才是他的妈咪。

    只是还没等杰克将小叮当给搂进怀里,阮卓已经一把将翻滚不停的小叮当给搂过去,然后一个手刀,将小叮当给劈昏了过去。

    看着昏厥过去的小叮当,杰克对阮卓的恨意更加强烈起来,他无比愤恨地瞪视着阮卓,对他的恨意犹如熊熊烈火,随时可能毁天灭地!

    “阮卓!小菊她就是被你给害死的,你这个凶手,你还我妻子的命来!”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