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37章 卓,再让我好好看看你…
    第1237章 卓,再让我好好看看你…

    他知道自己血已经流干了。刚才完全是靠着一股气强撑着,如今确认阮卓暂时不会有事,积攒的那股子气也散掉了,留给他的时间也所剩无几。

    温热的血液任然不停往下淌着,沈思哲的脸色变得格外惨白,他知道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流逝,脸上却涌起一抹淡然的浅笑。

    这些年来,他一直渴望着能跟阮卓安安静静地躺一会儿,虽然眼下可能是他们相处的最后时光了,可是这样的感觉,真的还不错呢。

    沈思哲偏过头,看着仍处在昏沉中的阮卓,心里满满溢上一层淡淡的甜。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个性睚眦必报,心狠手辣,工于心计,但是唯有对躺在他身旁的阮卓,是付出了百分百的心思。

    向来视任命为草芥的他,唯有看向阮卓时,冷厉的眼眸里才会有温馨的暖光。

    虽然很遗憾,可能以后都不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了……

    “咳咳!”

    沈思哲猛然咳嗽了两声,口鼻里都跟着渗出血来。

    他知道,自己的内脏受了伤,剩下的每一秒都是生命的倒计时。

    可是向来自私的他,真的,真的不想跟身旁这个家伙分开呢。

    怎么办,他舍不得就这么走了……

    他沈思哲从来都不怕死,可是却怕这样跟阮卓分开,更怕自己会像一团荧光似得,在阮卓的记忆中慢慢消散,最终归为尘埃。

    想到这儿,沈思哲的眼神黯然了下,他竭力伸出自己的右手,紧紧抓住了阮卓的左手。

    就这么死去他真是不甘心呢,那么,就让他最后再贪恋一回,握着阮卓的手上路,至少心里是暖的。

    沈思哲用力握着阮卓的左手,令渐渐缓过力气的阮卓慢慢清醒过来。

    阮卓疲惫地睁开沉重的眼皮,昏沉的神智慢慢变得清晰起来,眼眸也跟着晶亮如星。

    他听着远处仍在传来的爆破声,淡淡问了句,“这是村寨被炸了?”

    “是啊。”沈思哲对阮卓醒来十分高兴,可是他已经没了什么力气,喉咙里用力才只挤出这两个字而已。

    阮卓,你知不知道我还有很多很多话想跟你说?可是,这些话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听着耳畔传来的沈思哲的声音,阮卓这才想起,自己是被沈思哲从甲板上抱着跳入海水中的。

    如果不是这样,现在的他只怕已经被愤怒的杰克给打成了马蜂窝。

    只是,虽然沈思哲救了他,可是他只要一想起沈思哲对自己做了什么,就恨不得将他给掐个半死!

    怒气席卷阮卓的全身,令他甩开沈思哲捉着自己的手,然后猛地从浮木上坐起,“该死!你怎么还在这儿?!”

    沈思哲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不过能够在临死前看到阮卓又生龙活虎起来,他应该高兴不是么?

    “咳咳,我马上……马上就……要死……死了。”沈思哲剧烈地咳嗽着,喷溅出来的鲜血打湿了他俊朗的五官,仍在皱眉说着,“这下好了,你……你不用再想着怎么……怎么杀我……”

    阮卓刚才还沉浸在被沈思哲握着手的愤怒中,如今看到沈思哲的模样,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沈思哲已经时日无多了。

    他立即仔细查看起沈思哲,嘴里低咒道,“妈的,你怎么变成了这种鸟模样!”

    阮卓粗鲁地翻动了下沈思哲,这才发现,沈思哲的后背上居然有六七处肉眼可见的枪伤。

    那六七处弹痕都在往外汩汩冒血,而沈思哲身下躺着的地方,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妈的,你到底中了多少颗子弹!”阮卓怒声质问道,心里突然就暴躁起来。

    这个该死的家伙,死也应该死在他的手里,而不是被别人给杀死!

    “咳咳,大概……大概有……七八颗吧……”沈思哲不明白阮卓为什么突然变得暴躁起来,“这样不是挺好么?我死了……你把我丢进海里喂鱼,好解……解你的心头之恨!”

    “闭嘴!”阮卓恶狠狠瞪视着沈思哲,“你还没被我掐死,哪那么快就死了!”

    说着,阮卓就俯下—身体,用手飞速地划水,想要令身下的这块破木头载着他们找到能靠岸的地方。

    只是眼下他们正漂浮在海面上,借着朦胧的月光,四周黑漆漆的,根本看不到任何海岛。

    “咳咳……卓……别……别费力气了……让我……让我再好好看看……看看你……”沈思哲的声音微弱的响起,而且越来越微弱。

    他感觉到眼前一阵发黑,就连阮卓的样子都跟着变得模糊起来。

    很快了吧?沈思哲心里惨笑了下,他甚至都已经能够闻到死神的气息,只怕用不了多久,那收割性命的镰刀就会挥到他的脖颈。

    “你他妈给老子闭嘴!”阮卓猛地转过头,凶狠地吼着满脸都是血污的沈思哲。

    他的身下到处都是鲜红的血迹,顺着木板的纹理一点点淌到海水中,就像他正在悄然流逝的生命似得。

    阮卓的眼前突然就变得模糊起来,看着躺在木板上奄奄一息的沈思哲,这些年他们之间相处的往事一幕幕在阮卓眼前闪过。

    将他从死人堆里扛出来的沈思哲,总是为他打点好一切的沈思哲,将露露安推下楼的沈思哲,站在镜子后偷—窥他的沈思哲,还有,跟他纠缠不休的沈思哲……

    过往的那些好的,坏的往事,都放电影似得在阮卓眼前闪过,令他的眼睛潮湿起来。

    他确实恨不得掐死那个偷—他,跟他有了肌肤之亲的沈思哲;但是,却不是眼前这个满脸都是污血,随时可能毙命的沈思哲!

    “该死的你,给老子闭嘴!你再敢多说一句,我现在就把你推倒海里去!”

    阮卓的厉声呵斥并没有吓到沈思哲,反而令他低声笑了起来。

    “咳咳,咳……呵呵……”沈思哲再次艰难地咳嗽了两声,这才低低笑出声来,“你在害怕?怕我……怕我会死……是么?”

    在这个世上,没有谁能比沈思哲更了解阮卓的,也没谁敏锐察觉到阮卓的情绪变化。v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