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38章 他带着无尽的悔恨吻上他的唇…
    第1238章 他带着无尽的悔恨吻上他的唇…

    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啊,看上去是在大声呵斥他,可是眼里的担忧却出卖了他的心思,他在怕自己随时会死去呢!

    真好!

    被沈思哲戳中心思,阮卓顿时有些狼狈,欲盖弥彰道,“谁说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你!你给我闭嘴,我马上就能找到能靠岸的地方了。”

    沈思哲无力地摇摇头,满是血污的脸在月光下看起来很是吓人,“没用的……靠岸了又怎样?我身体里的血……已经流的差不多了吧?这样也好……也好……”

    “他妈让你闭嘴!你***是不是听不懂?!”阮卓气得脸都白了,气愤地扬起手想要给沈思哲一拳,可是看到他浑身是血的模样,高高扬起的手腕又颓然地垂了下来。

    沈思哲他,好像真的是快要死了……

    说不出的滋味笼罩在阮卓心头,他咬牙切齿看着奄奄一息的沈思哲,恶狠狠道,“你他丫的敢给我死试试?!我立即将你丢进海里,尸骨都别想剩下!”

    “呵呵……”沈思哲将阮卓眼中的担忧看在心里,原本灰败的心因着这份担心变得喜滋滋的。

    能够在死前看到阮卓这样的眼神,他真的赚到了。

    “咳咳……对不起……我知道……知道你在记恨我……上了……你,”沈思哲咳得更加厉害,好像肺都快要跟着咳出来似得,“可是……可是我……情不自禁……你能原谅……原谅我吗?”

    “闭嘴!我他妈让你闭嘴!”看着上气不接下气,嘴里不断咳血的沈思哲,阮卓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么多年沈思哲为了他出生入死,而他却一直陷在被沈思哲偷—窥和欺骗的愤怒里,一直为着两人曾有的亲密关系而耿耿于怀……

    想到这儿,阮卓的脸色变得格外坚毅,大声冲着沈思哲道,“你要是能活下来,我就原谅你!”

    这句话脱口而出,也令阮卓一直以来的心结烟消云散。

    原来,原谅并不是那么难的事情。

    可是这句原谅却并不是灵丹妙药,更不可能令沈思哲逐渐微弱的气息好转过来。

    沈思哲艰难地再次咳嗽了下,鲜血甚至喷溅到了额头上,令他俊朗的五官看上去很是可怖。

    不过这样面容狰狞的沈思哲,看上去却笑得那么开心,甚至连向来冷厉的桃花眼都跟着笑弯了眼角。

    “太好了……卓……有你这句话,我死了也值了……咳咳,咳咳……”

    “闭嘴啊!我他妈让你闭嘴啊!你怎么就是听不懂呢!”阮卓气恼地怒吼着,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

    眼前的沈思哲这时候不再是他恨之入骨的沈思哲,而是跟他出生入死了多年的兄弟!

    在生死面前,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再重要!

    “沈思哲!你他妈不许死,听到没有?!我不许你死!”阮卓将沈思哲从地上半扶起来,手上被沈思哲背上的血弄得血淋淋的。

    看着自己血红的手掌,阮卓终于放下了之前所有的心结,声音变得低沉下来,用从未有过的温和语调跟沈思哲商量着,“只要你活下来,你说什么我都同意。不要死,活下来,好不好?”

    沈思哲颤巍巍抬起自己同样血淋淋的手,慢慢触摸到阮卓的脸颊,眼里写满了不舍,“我……我也不想啊……我还没睡够……卓……我快要死了……你……吻吻我……好么?”

    说着,沈思哲的手就无力地从阮卓的脸上滑了下来。

    阮卓再也顾不上其它,连忙抓住沈思哲下滑的左手,低头吻上了他满是血污的唇。

    他吻得是那么的虔诚,心里没有丝毫的排斥和厌恶,而是诚心诚意地亲吻着怀里这个生命正一点点消失的男人。

    在生命面前,真的,一切都不再重要。

    沈思哲感受着阮卓的拥吻,心里格外的甜蜜。这是他期盼了多年的吻啊,哪怕是在他临死前拥有的,也足以照亮他谦卑的一生!

    笑容在沈思哲脸上慢慢扩散,他的眼角流下最后一滴眼泪,然后眼神定格在此时此刻,生命戛然而止。

    阮卓仍在低头吻着怀里的沈思哲,直到他感受到沈思哲的身体慢慢变得冰凉,这才不敢置信地抬起头,伸手摸向沈思哲的鼻间。

    那里触手一片冰凉,虽然沈思哲脸上仍带着笑容,却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啊——!”

    阮卓撕心裂肺地嘶吼起来,犹如一只受伤的巨兽,在黑夜中发出恐怖的吼叫。

    他最爱的妹妹小菊死了,苦心经营多年的黑手党也完了,如今,连沈思哲也跟着没了气息,只剩下阮卓自己孤零零活在这个世上。

    从前的从前,阮卓就觉得活着是虚无乏味的一件事,总觉得自己孤单的想要窒息。

    如今,他比之前还要孤单落寞,诺大个世界,再没有他的容身之处……

    阮卓无力地躺倒在破木板上,身旁的沈思哲冰冷地躺在他的身旁,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黑暗,只剩下海面上吹拂的风浪声。

    哗——哗-——

    海浪像大手般轻轻晃动着阮卓躺着的旧木板,他就那样直挺挺躺在已经死去的沈思哲身旁,任由海水将他们送向远方。

    无所谓了,去哪儿都无所谓,如今的他只剩下苟延残喘的行尸走肉而已,去哪儿又有什么区别呢?

    惨淡的月色渐渐西沉,阮卓就像具死尸般躺在原地,无神地仰望着苍穹。

    黑夜悄然逝去,黎明悄悄从东方亮起,这艘载着两人,不,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和一具尸体的破木板,终于被冲到了海域中央的一座小岛旁,这才搁浅了下来。

    阮卓又躺在沈思哲身旁很久很久,直到黄昏时分,这才从搁浅的旧木板上下来,抱着沈思哲的遗体走上了这所不知名的小岛。

    远处,海水仍在不停拍打着岩石,海风惊起帆船上的群群海鸥,也将另一个方向的杰克送到了岸边。

    杰克以为自己将阮卓和沈思哲击毙后,就开着游艇离开了墨西哥的海域,趁着夜色朝着N国驶去。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