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小叮当恢复记忆…

    他之所以下意识不想回M国,是因为他怕自己一踏上那片土地,就会不自觉地想起他这辈子的挚爱。

    可是无能的他却保护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悲惨地死在自己面前。

    只要一想到自己抱着阮小菊,却只能任由她的生命流逝时,杰克的心就被自责和内疚充满,心碎的快要死去。

    在杰克极度悲痛的自责中,游艇终于缓缓靠岸,慢慢停了下来。

    杰克看了眼这处人烟稀少的码头,走回到船舱内,将仍在昏迷着的小叮当给抱起来,从船上跳了下来。

    他很快离开码头,随手招了辆计程车,低声说道,“把我带到你们这儿催眠最好的地方。”

    的士司机愣愣地看向杰克,注意到他怀里还抱着个昏迷的孩子,有心想要仔细问问,又碍于杰克壮硕的体格,将心里所有的疑问都咽了下去。

    这个世上不合理的东西太多了,唯有不多管闲事才能活得长久。

    的士司机很快载着抱着小叮当的杰克来到最有名的催眠师的寓所,这才战战兢兢跳下车,帮杰克打开车门。

    杰克抱着小叮当从车内走出来,随手丢给的士司机一张金卡,“密码是0,里面的钱都归你了。”

    说完,杰克就朝前面的独栋小院走去,再也没多看司机一眼。

    司机低头看着手里刚接过的卡,半信半疑地开着车朝着最近的提款机驶去。

    他不知道自己这趟走了天大的好运,卡里的钱足够他三年不工作还有富余。

    的士司机开着车一路绝尘而去,杰克也抱着小叮当敲响了小院的门。

    开门的是个将全身都裹在一张黑袍子里的女人,她只露出双眼睛,警惕地看着站在门外的杰克,“你是?”

    “听说你是这里最好的催眠师?”杰克眼神炯炯地看着隔着铁栅栏门的女人,眼神里带着不容拒绝的高傲,“我儿子被催眠了,你能解开?”

    黑袍女人仔细打量了下杰克怀里的小叮当,吃惊地捂住了嘴巴,“是他?”

    杰克眼神瞪视变得凌厉起来,一脚踹开了黑袍女人虚掩着的铁门,大步跨了进去。

    黑袍女人给铁门带着跌倒在地,还没来得及爬起来,就被杰克一脚踩在了身上。

    看着脚下求饶连连的黑袍女人,杰克的眼里蓄满了杀机,“这么说我儿子就是被你给催眠的?告诉你,不能让他恢复之前的记忆,我活剥了你!”

    黑袍女人被凶恶的杰克吓得浑身发抖,她没想到自己当初被请去给这个孩子做的催眠,如今竟然被这个凶狠的男人给找上了门。

    不过眼下她不敢想太多,抱着杰克的腿连声祈求着,“好,只要你饶了我,我这就帮他恢复记忆!”

    ——————

    清晨的阳光和暖的照在了玻璃窗上,透过薄窗帘洒在地板上,令整个房间都跟着变得温暖起来。

    干净的小床上,沉睡着的小叮当慢慢睁开了眼睛,眼神内盛满了茫然。

    昏迷后的他已经睡了整整一个星期,终于醒来后的他看着眼前的一切,总觉得有些不真实的感觉,恍惚如隔世般迷茫。

    小叮当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周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他微微皱了下眉头,轻手轻脚从病床上下来,赤脚来到窗户旁,拉开了那层浅色的窗帘。

    阳光从外面照进来,打在小叮当的脸上,耀眼的令他下意识用胳膊遮挡了下,脑海中闪过一抹抹熟悉却又陌生的画面。

    “小叮当,看,妈咪给你买的新玩具,好不好玩?”

    “小叮当,抬头,呐,吃饭这么不小心,嘴角上粘上米粒啦,羞羞脸。”

    “来来来,爹地和妈咪今天亲手给小叮当做了大蛋糕,是你最喜欢的长脖子颈龙哦,喜不喜欢?开不开心?我地小叮当要健健康康,快快乐乐长大哦!”

    “小叮当,妈咪的爷爷病了,你和爹地陪妈咪一起回米兰看望他好不好?”

    脑海中闪过一张张画面,温柔的女声在小叮当脑海中温柔地说着,然后声音变得悲怆起来,“小叮当,我真的是你的妈咪啊!你仔细想想,我才是你的妈咪啊!”

    小叮当的头瞬间疼了起来,太阳穴涨得厉害,就好像要爆炸似得,疼得他顺着窗户滑坐在地上,拼命摇头想要甩掉这些声音。

    “小叮当,爹地这个球打得如何?是不是比你要帅气多了?服不服?”

    “小叮当啊,我们是男子汉,要照顾好女生,妈咪平时那么辛苦,我们父子俩一定要好好爱她哦!”

    “哈哈,小叮当,你就快要当哥哥咯!爹地也要有另一个宝贝啦,快来恭喜我啊!”

    熟悉又陌生的男声跟着在小叮当脑海中响起,下一秒声音却变得悲痛起来,“小叮当,我才是你的爹地啊!阮卓是个骗子!”

    “不,爹地不是骗子,他不是!”小叮当捂着头喃喃低语着,眼泪却控制不住的淌了下来。

    他头痛欲裂,坐都坐不稳,狼狈地倒在地上来回翻滚,往昔那些记忆却再次涌上他的脑海。

    小时候牙牙学语的他,嗷嗷待哺的他,蹒跚学步的他,然后是背着书包读书的他……

    仿佛过电影似得,小叮当在这些画面里看到了自己的成长,而每一张成长的画面后,都有着两道不容忽视的背景人物,他们赫然是阮小菊和杰克!

    画面中的他们笑得是那么的慈爱和宠溺,抱着年幼的他亲了又亲,恨不得将全世界都捧到他面前来。

    可是他呢?

    小叮当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上面闪过眼神狠戾的自己是怎样用鞭子抽—打杰克,又是怎样恶狠狠将伤心哭泣的阮小菊给推倒的画面。

    瘦弱的阮小菊被他给重重推倒在地,后脑勺磕到了凸—起的石块,殷红的鲜血从她后脑勺喷涌而出,然后杰克抱着阮小菊疯了似地跑走。

    再然后,是杰克悲伤地指着他控诉的画面,“那个女人,你叫她那个女人?呵呵,这真是天底下最可笑最低级的笑话!你可知道那个女人怀胎十月才生下了你?!你可知道那个女人含辛茹苦把你抚养长大?!你可知道那个女人就被你推了一下,然后重伤不治,已经永远离开了我?!”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