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绝望:不是这样的…

    杰克笑得是那么的凄惨,眼里的痛恨和憎恶一览无余,像惊雷般击中了小叮当混沌的意志。

    他的大脑猛然炸开,想起了之前被催眠的所有记忆!

    他不是阮卓的儿子,而是杰克和阮小菊的儿子!

    可是他做了什么?

    他鞭打自己的生父,不止一次的用枪顶着杰克,很多次都想置他于死地!

    而他的亲生妈咪……阮小菊,却被他给用力推倒,然后重伤不治,留血而亡……

    “啊——!”

    这些记忆和错综复杂的情绪令小叮当承受不了地嘶吼起来,他从地上爬起来,不要命地往前跑去。

    不,那不是他,那个伤害亲生爹地,逼死亲生妈咪的混蛋不是他啊!

    这一切肯定都是他的噩梦,他要努力跑出这个噩梦,赶紧找到妈咪!

    对,妈咪肯定会用温暖的怀抱将他搂在怀里,然后轻声给他唱着摇篮曲,就像以前的无数次一样。

    “妈咪,妈咪!”

    小叮当抱着头往前漫无目的地猛冲,他不知道自己要跑去哪儿才能摆脱这个可怕的梦境!

    一心只想着快点从梦境里醒来,然后爹地还是他慈爱的爹地,妈咪还是像以往那样宠溺着他。

    就在小叮当跑出房间横冲直撞时,一双大手拉住了他,将他定在原地,然后是冰冷的质询声,“你醒了?”

    小叮当这才被动地停下来,他惊恐地抬起头,赫然看到杰克正目光冷冷地看着自己!

    “爹地,我是在做梦对不对?快把我叫醒!我要见妈咪,妈咪在哪儿?”小叮当央求地看着杰克,急得眼圈都红了。

    杰克冷眼看着眼神慌乱的小叮当,心里对他的疼爱一点点蔓延出来。

    在接回小叮当之前,杰克心里对他有着浓重的憎恶,他气恼小叮当将阮小菊给推倒,害得他最爱的女人丢了性命。

    但是看到现在满眼慌乱的小叮当,杰克心中的父爱再次唤醒,厌恶的眼神被悲凉取代,无奈摇头道,“我又何尝不想这些只是一场噩梦呢?可是小叮当,你并没有在做梦,这些,都是真的。你的妈咪,已经永远地离开了。”

    这句话说完,杰克的泪水从眼角滚落,逝去阮小菊的痛再次将他拉入无边的深渊中。

    小叮当不敢置信地眨眨眼,连连后退着嘶吼道,“不!这些都不是真的!我只是在做噩梦啊!我的妈咪没有死,更不是被我给推倒死的,她还活得好好的,她没死!”

    说着,小叮当就猛地抬起右手,朝着自己的脸狠狠括了一巴掌。

    他一定是在做噩梦,爹地不肯带着他从梦里醒来没关系,他自己也可以把自己给打醒!

    “啪!”

    响亮的耳光过后,小叮当的右脸登时肿了起来,浮起五根鲜红的手指印。

    他不能接受地摸着自己火辣辣的右脸,毫不犹豫地对着自己的脸左右开弓起来,“不!不是这样的!我一定在做梦!醒来,快醒来!”

    耳光声啪啪啪响起,杰克并没有阻止,而是冷眼站在一旁看着,权当这些耳光是替小菊打得。

    他下不了手打小叮当,不代表会阻止小叮当打自己!

    之前的小叮当是那么的混蛋,确实应该狠狠抽几个耳光!

    十几个耳光过后,小叮当的脸变得青肿不已,杰克这才冷声说道,“够了!你打算闹到什么时候?”

    眼泪从小叮当眼角不停往下滚,脸颊青肿不已的他哭得格外伤心,“爹地,你告诉我,这一切都只是梦啊!为什么我醒不来!为什么我醒不过来啊!”

    泪眼朦胧中,小叮当无比歉疚地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杰克。

    这个曾经被自己狠狠折磨好几次,被鞭打得遍体鳞伤,还差点被自己枪杀的男人,就是他曾经最信赖的爹地啊!

    爹地是那样把他捧在手心来疼爱,可是他却该死地做了什么?!

    巨大的反差令小叮当完全无法接受,他的脸颊火辣辣地疼,心也跟着痛得快要窒息!

    他是个坏孩子,是亲手把自己最爱的妈咪推倒,令她伤重不治的坏孩子!

    自责和内疚压得小叮当无法承受,令他哭得浑身抽搐,几乎喘不过气来。

    看着哭得不能自已的小叮当,杰克的眼睛跟着泛红起来,小菊无辜蚕丝的一幕又在他眼前重现,令他刚平复下去的戾气跟着蹿起,冷声质问着小叮当,“你以为这样就能逃避得掉么?再多的眼泪也无法洗脱你犯下的恶行!是你亲手将你妈咪推倒,这是你永远都摆脱不掉的罪责!”

    杰克重重的话语更是令小叮当哭得不行,他拼命摇着头,调脚起来嘶吼着,“不!不是这样的!不是我,我没有!”

    泪水早已模糊了小叮当的视线,杰克的责问更像刀子似得一刀刀将他凌迟,令小叮当哭得快要昏厥。

    杰克冷眼看着跳脚不已的小叮当,一把将他拎起来,猛地丢在床上,“仔细想想你做过的那些恶事!好好给我忏悔!”

    小叮当被杰克丢在床上,摔得七荤八素,却没有摔掉心中的悲伤和懊恼。

    他从床上爬起来,看着面色阴冷的杰克,本来就负疚的心再也承受不了这一切。

    爹地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不是他用力将妈咪推倒,妈咪怎么可能会伤重不治?!

    而且他还那么多次毒打将自己宠爱大的爹地,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他该死!

    小叮当的眼睛因为哭泣变得血红,浓重的负疚感令他再也没有任何勇气再活下去,他猛地从床上蹿下来,低头朝着坚—硬的墙角撞去。

    妈咪,是小叮当害了你,我这就下去给你赔不是!

    巨大的冲击力令小叮当朝着墙角撞去,头顶却落入一只温暖的大手里。

    杰克一只手挡住小叮当撞向墙角的头,另一只手揪住他的领子,冷声呵斥着小叮当,“想死?你还没有给你妈咪道歉,还没有去你妈咪的坟前赔罪,就想这么轻易地了结自己的生命?!你对得起她十月怀胎之苦吗?!你对得起她含辛茹苦把你养这么大么?”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