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妈咪,对不起…

    说着,杰克就再次将小叮当给扔回了床上,继续叱责道,“我的妻子养出来的儿子,是这个世上最懂事最有教养的!而不是你这种遇事只知道用死来躲避,不敢面对现实的窝囊废!小叮当,我对你实在是太失望了!”

    小叮当再次摔倒在床上,被杰克的质问问得抬不起头。

    是啊,他都没有给妈咪道歉,更没有到妈咪的坟前去忏悔,怎么能这么幼稚的死去呢?

    “对不起,妈咪,对不起,对不起……”小叮当无力地倒在床上,放声痛哭起来。

    他的哭声是那么的悔恨和懊恼,可是却再也换不回逝去的时光。

    那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妈咪,已经永远离开了他!

    杰克背着手靠在冰冷的墙上,眼泪跟着模糊了视线。

    他刚才虽然严词责备小叮当,心里却丝毫不比小叮当痛得少。

    失去了最爱的妻子的他,现在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罢了,谁也无法拯救他残破的灵魂。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早就抛下一切去下面找小菊了。

    可是小菊说过,要让他找回小叮当,找回当年他们那个懂事乖巧的孩子。

    小菊,等我找回真正的小叮当,我就下去陪你,好不好?

    小叮当的哭声仍在屋内持续不停地响着,杰克的泪水都无声地咽在了心里。

    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无止尽的悲伤,因为失去了最爱的人儿挥之不散的悲伤。

    哭声传遍了整个小院,穿着黑袍的女人静静站在院内的一棵苍老的榕树下,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扼腕。

    如果早知道当初的催眠会造成这样的后果,那时阮卓给她再多的钱她也会拒绝的。

    可是生活没有如果,发生过的永远都会留下痕迹,用再多的钱都无法回到当初。

    杰克站在屋里被小叮当的哭声哭得心烦意乱,大踏步走出房间,就看到黑袍女人正站在院子里。

    对于这个女人,杰克无比的憎恶,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他眼神冰冷地走到女人跟前,厌恶的神情清晰无误传到女人眼里,吓得黑袍女人瑟瑟发抖。

    “对不起。”黑袍女人颤巍巍道了句歉,脸上的表情惊恐万分,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别人的眼中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杰克冷眼扫了黑袍女人一眼,掏出***对准女人的太阳穴,扣下了扳机,“下去跟小菊说吧!”

    “砰!”

    枪声过后,黑袍女人一脸释然地倒地毙命,院子里小叮当的哭声顿了几秒,再次不管不顾地响起。

    只是,所有的大错都已筑成,就算死再多人,阮小菊也再回不来了……

    秋风萧瑟,天气阴沉沉的,小型客机载着杰克和小叮当,缓慢抵达了M国的故里。

    这次杰克带着小叮当回来,并没有通知家里的任何人。

    他黑沉着脸从飞机上下来,载着小叮当朝着郊区的一处庄园驶去。

    一路上,小叮当都木怔怔坐在后面,眼睛无神地看着窗外,整个人都因为愧疚和自责神情有些恍惚。

    这些天,小叮当一直和杰克待在N国进行催眠治疗。直到过往的所有记忆都清晰回到了脑海中,杰克才肯带他回家。

    车窗外的景物不停往后飞逝,有两颗晶莹的泪珠自小叮当尖尖的下巴上坠落。

    他已经想起了所有的一切,可是回来看到这些熟悉的景物,心头掠过的,却是悔不当初的懊恼。

    外面的野菊开得正艳,黄灿灿金闪闪,娇嫩的花蕊宛如妈妈慈爱的笑脸。

    可是他,却再也无法见到自己最爱的妈咪了!

    小叮当伸手摸了下满脸的泪痕,哀伤地看着路两旁挨着野菊长的茂盛的小波斯菊,鼻子里更是酸得厉害。

    他还记得小时候,妈咪是最喜欢养花的,尤其是这种生命力极强的野花,她更是喜欢的不行,说是比温室里培育的那些名贵品种更娇艳美丽。

    “爹地,可不可以停一下车?”小叮当将手搭在杰克的肩头,轻轻问了声。

    杰克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马上就要到小菊的墓园了,他的心情很不好。

    不过他仍是停下了车,淡淡问了小叮当一句,“怎么了?”

    小叮当没有出声,而是推开车门跳下去,朝路旁那些开得灿烂的小波斯菊走去。

    他认真地挑选着,将其中开得最美最娇艳的花儿择下来,小心翼翼绑在一块,这才走回到车里,闷闷道,“不知道这些,妈咪会不会喜欢。”

    杰克的眼眶热了下,没有接腔,驱动车子继续往前驶去。

    车子载着他们,很快来到了乔念恩专门为阮小菊购置的陵园内。

    这里远离大都市的喧嚣,十分的安静。而且周围风景秀美,依山傍水,足见乔念恩当时费了不少的心思。

    杰克从车内走出来,大步朝着陵园内走去,小叮当则抱着自己亲手摘得花束,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陵园修建的很是很是气派,汉白玉的大理石将坟冢围在里面,高高的围栏前竖着大气的墓碑,上面镶着阮小菊的遗像。

    杰克来到阮小菊的墓碑前站定,低声喃喃道,“老婆,原谅我最近都没有来看你,你的坟前都长了几根野草了。”

    说着,杰克就弯下腰,将从坟冢缝隙里钻出来的几根野草给拔掉,这才无限感触道,“我已经把小叮当给带回来了。但是对不起,我做不到见到阮卓仍无动于衷。我们所受到的一切苦难,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如果不是他,我又怎么可能会跟你阴阳两隔?”

    两行热泪不受控制的从杰克眼中淌出,他吸了吸鼻子,眼睛猩红道,“老婆,我没有做到你要求的,而是出手彻底摧毁了阮卓苦心经营多年的黑手党,然后逼着他跳了海,多半他是活不成了的。我知道你肯定会怪我,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放过,这两个字对我来说,真的太难太难了!”

    杰克哽咽的声音在风中响起,里面的酸楚和悲痛只有他自己才能懂。

    如果不是阮卓,他怎么可能会跟最爱的女人阴阳两隔?所以,他根本做不到阮小菊临走时叮嘱的“放过”。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