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舅舅,别来无恙!

    当他从电脑上抄下这份地址后,就再也按耐不住周身沸腾的热血,匆匆给爹地杰克留下了张字条,就马不停蹄的朝着这个小镇赶来。

    此时已是盛夏,路边开满了大片的蔷薇花,细碎的花瓣铺满了林荫小路。

    小叮当顺着这条小路往前走,他知道前面是横跨小镇的唯一一条淡水河。而阮卓平时没有别的爱好,闲暇的时候最爱的,就是垂钓。

    一切正如小叮当猜想的那样,等他走到淡水河畔后,远远就看到阮卓就坐在河堤下方的石凳上垂钓。

    夕阳染红了半个河面,阮卓专注地看着眼前的鱼竿,背影看上去格外的寂寞。

    小叮当顿住脚,眼里闪过一抹不忍,爹地他好像瘦了……

    不,不是,现在的阮卓是他的舅舅呢!

    小叮当嘲讽地弯起唇角,眼中的不忍被戾气给笼罩,自己如今的一切,都要拜眼前的舅舅所赐呢!

    他猫儿似得朝着阮卓走去,猩红的眼睛恶狠狠盯视着正在垂钓的阮卓,就像随时要扑向猎物的猛狮。

    坐在河边垂钓的正是阮卓,半年前,他在那所不知名的小岛上埋葬了沈思哲后,就变得心灰意冷,然后躲在了这个不为人知的小镇。

    只是一夜之间,他就失去了苦心经营多年的黑手党,就连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的沈思哲,也死在了他的面前。

    对于这一切变故,阮卓的心中并没有过多的怨恨。因为他知道自己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他执意要带走小叮当,妹妹小菊也不会惨然离世,杰克更不会疯狂地对付自己,逼得自己成了孤家寡人。

    在这个小镇上,阮卓过着最平凡最普通的日子,谁也不知道他就是曾经声名赫赫的黑手党首领。而来河边垂钓则成了他每天雷打不动的事情,就像工作似得。

    他并不在意自己能钓上来多少鱼,而是喜欢看着那些奔流不息的河水,觉得就像自己走过的人生似得,一去不返,再没有任何折回的可能。

    不过虽然他早已变得心灰意冷,却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

    当小叮当朝他走来时,他已经感受到了身后有两道怨毒的视线正紧盯着自己,就像被毒蛇盯上似得。

    阮卓慢慢转身,然后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朝着自己走来的,居然是小叮当!

    阮卓惊愕不已地看着一步步朝他走来的小叮当,一股叫酸楚的东西慢慢涌上他的心头。

    没错,那的的确确是小叮当!

    他们应该有半年没见了吧?小叮当居然长高了那么多,看上去就像十多岁的孩子似得。

    而且小叮当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漠,寒霜似得冻得周围的空气都跟着稀薄冷凝起来。

    阮卓丢下手中的鱼竿,伸手冲小叮当挥了挥,“小叮当!”

    喜悦铺满了阮卓的眼底,他忍不住猜想着,小叮当是因为思念才来找他的么?

    小叮当无视阮卓对自己的挥手,淡漠地来到阮卓跟前,语气都是冷的,“舅舅。”

    这声舅舅令阮卓眼中的喜悦瞬间碎了一地,他瞬间明白过来,看来小叮当已经恢复了之前被催眠的记忆。

    “小叮当,你……”

    阮卓轻声喊了下小叮当的名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因为他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小叮当,他还能说些什么。

    他的神色变得更加落寞起来,就连笑容都变得苦涩起来,就那样定定注视着小叮当,没有再多说什么。

    小叮当阴鹜地来到阮卓跟前,冷声说道,“舅舅,你欠妈咪的该还了!”

    说着,就猛地朝阮卓脸上张开手。

    白色的烟雾顿时弥漫起来,带着微微的香,也令阮卓笑得更加凄惨。

    这种烟雾阮卓再熟悉不过,那是沈思哲专门配制的迷烟,更是他亲手教给小叮当用来防身用的。

    只是如今,这种烟却成了对付他的工具!

    淡香的迷烟被阮卓吸入腹中,他的眼前变得越来越朦胧,唯有小叮当怒视着他的视线,半点没有减淡。

    他亲手培育出来的这么优秀的孩子,到底还是把他当成了誓死难共的仇人啊!

    阮卓心里幽幽叹了口气,哀伤地跟着那股子迷烟陷入了昏睡。

    等阮卓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脚脖处传来隐约的刺痛感。

    他顾不上检查自己,而是急切地四处打量着,目光寻找着小叮当的身影。

    外面明显已经黑了下来,屋里亮着冷清的灯光,小叮当就那么站在窗前,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冷漠。

    见到阮卓醒来,小叮当眼中闪过一抹仇恨,这才冷声说道,“舅舅,你是不是感觉到脚踝那里刺痛?”

    阮卓不动声色地点点头,等着听小叮当继续往下说。

    “舅舅,我挑了你的脚筋,现在麻药劲儿还没过去,估计你要等会才能体会到那种挫骨断筋的痛。这辈子,你都只能依附轮椅了。”

    小叮当轻声说着,好像在谈论天气般那么自然。

    躺在床上的阮卓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原来只是挑断了他的脚筋而已,没什么的,比起他做过的那些错事,这真的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

    看着无动于衷的阮卓,小叮当微微攒了下眉头,轻声问道,“怎么,你为什么没有半点反应?”

    “这是我应得的报应,不是么?”阮卓无所谓地耸了下肩膀,好像被挑断脚筋的那人并不是他似得。

    “没错!”小叮当就算再稳重,也毕竟是个七八岁的孩子而已。

    他突然觉得自己做的一切在阮卓眼中都像儿戏似得,怒不可遏地扬高了声音,“我也想杀了你,可是我答应了妈咪,要做一个好孩子!而且你催眠我时并没有伤害我,我更没有杀你的理由。但是,我要让你偿还我亏欠我妈咪的!如果不是你一意孤行,她又怎么可能会撒手人寰?!”

    面对小叮当猩红着眼睛的质问,阮卓无言以对地低下头,脸上堆满了愧疚。

    是啊,小叮当说的没错,如果不是一意孤行带走了小叮当,自己唯一的妹妹又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去了天堂呢?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