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49章 阮卓悔恨:小叮当,不要走…
    第1249章 阮卓悔恨:小叮当,不要走…

    小菊,对不起,都是二哥的错!二哥简直该死!

    两滴晶莹的泪珠从阮卓的眼角滚落,他诚挚地看向小叮当,声音低沉地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舅舅,它换不回我妈咪的!”小叮当不接受地猛烈摇着头,“如果不是你执意带走我,催眠我!我原本还会有个幸福的家。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无论我现在做什么,都再也不能将我妈咪给换回来了!”

    阮卓愧疚地垂下眼睑,小叮当说得对,无论他们现在做什么,都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悲剧。

    “对不起。”阮卓喃喃重复着这三个字,他不知道除了对不起,自己还能做什么。

    小叮当颓然地揉了下自己的脸,然后重重叹了口气,似乎这样就能将心中的伤痛给吐出来似得。

    “我以后都再也不想见到你,再见了舅舅。”

    说完这句话,小叮当就头也不回地朝外面走去。

    看着小叮当离去的背影,阮卓急得从床上猛地坐起,高声呼唤着小叮当的名字,“小叮当!不要走!”

    然而被打开的门外空荡荡的,哪里还有小叮当的身影?

    “对不起小叮当,一切都是舅舅的错!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回小菊的命,她是我的亲妹妹啊!”阮卓低声喃喃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伤痛,像个无助的孩子似得重新瘫倒在床上,拉上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闷闷的哭声从被子下面传来,阮卓哭得撕心裂肺,他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活下去?!

    或许唯有这样,才能偿还对妹妹,对小叮当的亏欠!

    罢了,他的人生原本就是个错误!

    既然如此,倒不如下去亲自给小菊赔罪!

    阮卓想到这儿,停止了痛哭,狼狈地伸手摸向自己的枕头。

    那里放着他从不离身的***,如果不是他不想伤害小叮当,是不可能被他迷昏的!

    冰冷的***被阮卓握在手里,他顾不上脚踝的刺痛,硬撑着从床上半坐起来,然后无力地靠在床头。

    他阮卓叱咤半生,就算死也绝对不会那么狼狈的死去!

    “小菊,抱歉,二哥这就下去向你赔罪!”

    阮卓低声说了句后,脸上的苦笑越发惨淡起来。他扬起***,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就在这时,明明已经离开的小叮当突然出现在门口。

    消瘦的他怒视着阮卓,语气里带着浓浓的厌恶,“舅舅,这就是你赎罪的方式么?”

    小叮当的突然出现令阮卓愣怔了下,“小叮当,你不是已经走了么?”

    “没错,我刚才确实离开了,一眼我都不想再看到你!”小叮当尖酸刻薄道,“可是你的哭声把我给拉了回来!舅舅,你曾经说过,死永远是最简单的事情,艰难活下去才最艰难!怎么,你现在想要做懦夫么?!”

    阮卓被小叮当质问的无言以对,他握着枪的手陡然垂了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我……我……”

    “你伤害了我妈咪,就这么一死了之,未免太便宜你了!我亲爱的舅舅,我要你这辈子都带着负疚的心活下去!”小叮当厉声说着,“你死了,这个世上就少了一个记住她的人。活下去,带着你对我妈咪的负疚感活下去,我要你每天都活在无边的懊悔和愧疚中!”

    小叮当的话令阮卓陡然清醒过来,是啊,死从来都是容易的。可是如果他就这么死了,记住小菊的人就又少了一个。

    “你说的没错,我不应该这么懦弱。”阮卓惨然笑了下,“放心吧,我不会再做这么愚蠢的事情。就算以后再艰难,我都会……”

    “这些跟我无关,你不用告诉我!”小叮当截断了阮卓的话,冷声说道,“再见我亲爱的舅舅。但愿这辈子都再也不见!”

    撂下这句冷冰冰的话后,小叮当就决绝地走了出去,身影融入到无边的夜色里,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似得。

    阮卓目光怔怔地看着门外,他知道,小叮当这一走,就再也不会再回来了。

    看着门外无边的夜色,阮卓凄惨地笑了起来,低声说着,“小菊,你看到了么?小叮当他有着一颗格外柔—软的心。我当年却做了那么错误的事,想要用催眠改变这么优秀的他,我真的错了。他那么懂事,是哥哥对不起你,哥哥错了。”

    刚才小叮当折回来时,阮卓瞬间明白小叮当虽然对自己黑口恶面的,却仍在担心着自己。不然他也不会要求自己要带着负疚感活下去了,那是因为他担心自己会再自杀啊!

    至于小叮当说的挑断他脚筋的事情,阮卓压根就不相信,甚至连看都懒得看。

    他之前也曾对别人做过这种事,断脚筋那种痛,是麻药也压制不住的。

    想来小叮当根本就下不了手,只是划伤了自己的脚踝,然后故意这样骗他而已。

    小叮当,你是那么的善良,是舅舅犯了天大的蠢,居然想改变这么美好的你!

    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舅舅不会再来打扰你的生活,更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阮卓想到这儿,再次悲伤地笑了下。

    到最后,他仍然是最孤独的那个,而且会鳏寡孤独一辈子。

    阮卓再次叹了口气,无力的从床上下来,就这么走出门外,跟着融入了无边的夜色中, 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

    M国码头。

    当小叮当的身影出现在M国码头时,早已经寻找了小叮当好几天的杰克立即迎了上去。

    他一把将小叮当给抱了起来,急切地打量着小叮当的全身,“小叮当,告诉爹地,你有没有受伤?”

    小叮当看着突然出现在码头一脸憔悴的杰克,这才知道他有多着急。

    “对不起爹地,我以后再也不会偷偷离开了,不过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你相信我。”小叮当低头向杰克道歉,却并没有说他是去做什么。

    杰克伸手摸了下小叮当的头顶,欣慰地笑道,“没关系的,不管你去做了什么,只要平平安安回来就行。小布丁应该在家里等急了,我们该回去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