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情亦深,爱无尽……

    说着,杰克就拉着小叮当的手,大步离开了码头,坐上了停泊在一旁的黑色悍马。

    车子很快发动,杰克载着小叮当朝家中驶去。

    一路上他什么也没有问,不过脸上原本担忧的表情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知道小叮当一定是去找阮卓了,至于后面的事情,他已经不想再多问。

    因为杰克相信,已经从催眠中醒来的小叮当,是不会再做出那种嗜血狠戾的举动的。

    面对杰克的不询问,小叮当犹豫了下,到底是主动说了出来,“爹地,你应该都猜到了吧?我去找了阮卓,他并没有死,而是隐居在N国的一个偏僻的小镇。”

    悍马微微晃了下,杰克到现在仍是无法做到平心静气地谈论阮卓。

    他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戾气给压下去,这才说道,“我早就已经猜到了,他如果那么容易死的话,也不会将黑手党经营的那么庞大了。”

    “爹地,”小叮当犹豫了下,到底是问了出来,“你不会再去派人杀他了么?”

    杰克摇摇头,“杀他太容易了,而且现在的他心早就死了吧?就让他带着对小菊的负疚感活下去吧。这样还会多一个人记得你妈咪。”

    小叮当鼻头酸了下,他没想到爹地居然跟他想到一块儿去了,所以,他没有杀了阮卓是对的吧?

    甚至他根本就没有挑断他的脚筋,因为他发现自己再也做不到那么冷酷狠戾的事情。

    见小叮当陷入了沉默,杰克轻声说道,“小叮当,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带着对你妈咪的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而不是总活在过去的阴影里,不是么?”

    这番话杰克是在说给小叮当听,同时也是在说给自己听的。

    经过这几天寻找小叮当,杰克已经想明白了,就算他再悲伤,小菊也已经回不来了。

    那么,就让他带着对小菊的爱活下去,照顾好他们的两个孩子吧!

    “嗯!”小叮当重重点了下头,爹地说的没错,他们要振作起来,带着对妈咪的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一定是妈咪想要见到的事!

    黑色的悍马在M国的街头疾速行驶着,杰克载着小叮当朝着家的方向驶去,也驶向了新的生活。

    前方朝阳正在升起,崭新的一天即将来临!

    四年后,杰克带着两个孩子隐居,任何人都找不到他们的下落!

    ——————

    你是我的肋骨———云昊天VS荣宝儿。

    E国。

    川流不息的人群在街头穿梭,开始了朝五晚九的生活。

    在最繁华的街头,云氏集团的商厦犹如铠甲般耸立着。

    初生的太阳光照在商厦玻璃上,折射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仿佛镀上层黄金般璀璨!

    在这栋大厦的最顶层,一位身形高大的男人正阴沉着脸坐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大气的真皮座椅完全遮挡不住他满身的华贵!

    他穿着手工裁定的范思哲亚麻灰西装,将原本就高大的身形勾勒地越发挺拔。

    墨黑色的发苍劲挺立着,黑手的眸子犹如玛瑙版漆黑,散发出独属于贵族的冷冽不可侵犯的气息,比星辰还要璀璨桀骜。

    长长的睫毛扇儿般浓密欣长,挺立的鼻梁下薄唇紧抿,嘴角泛着淡淡的冷漠,却又无一处不再彰显着高贵与优雅。

    这位王者般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掌控着云氏集团命脉的总裁——云昊天!

    此时距离念恩带着心儿已经离开了很久,但是云昊天却仍是没能从她们离开的失落中走出来。

    每天他都将自己弄得忙碌不已,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消减心中对心儿和念恩的思念。

    经过上次的事情,云昊天已经明白过来,自己跟念恩这辈子注定了只能做朋友,再也不会有别的可能。

    因此,他也在心里默默祝福她能过得幸福。

    但是令云昊天唯一不能释怀的,是心儿的离开。

    从心儿呱呱坠地的那一刻起,他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在抚养,如今却被凌司夜那个混蛋给接走,甚至连看都不允许他看,真是岂有此理!

    云昊天眼前闪过心儿可爱的模样,还有凌司夜戒备的眼神,心里的烦躁涌了上来,手里的派克笔给他折成两截,烦躁地甩在大理石地板上,滑出了老远。

    该死的凌司夜,居然都不准他去看心儿,真是无耻!

    自从他们飞机坠毁,再次回来后,他再也不能去打扰他们的生活了。

    念恩和他经历了这样的生死浩劫,已经举行了世纪婚礼。

    而他,只能祝福他们永远幸福。

    云昊天从真皮座椅上站起,在办公室里烦躁地来回踱步。

    此时的他不但因为凌司夜的戒备而生气,更因为心里那道淡淡的身影给郁闷不已。

    这些天来,本以为早已经习惯了孤独的他,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总是会闪过一抹淡淡的倩影。

    那就是那晚他喝醉了,充当了一个女孩的解药。

    每次那道影子都会在他思念心儿时跳出来,然而等云昊天想要看清楚时,却发现那道影子是那么朦胧,模糊到连五官都看不清楚。

    云昊天在落地窗前停了下来,低头俯瞰着整座城市。

    在他的脚下,川流不息的车海人—流就像蚂蚁似得渺小,可那道影子却如影随形般印在他的眼眶里,无论视线投到那儿,都摆脱不掉!

    该死!

    云昊天低咒了声,他知道那道身影的主人,就是在地下车库捡到心儿的女孩。

    只是为什么他已经遗忘了女孩的脸庞,却无法挥去她的身影呢?

    而且,还该死的觉得那道倩影是如此的熟悉?!

    难道她就是那晚他喝醉了睡过的女孩?

    云昊天正靠在落地窗前抓狂不已,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助理阿成端着温热的咖啡走了进来,毕恭毕敬放在办公桌上,“总裁,你要的咖啡。”

    听到声音的云昊天烦躁地转回头,看着站在面前的阿成,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又摇摇头,挥手示意阿成离开。

    阿成恭敬地冲云昊天微微弯腰后,这才转身朝门口走去。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