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51章 一定要找到那晚的女孩(云昊天VS荣宝儿)
    第1251章 一定要找到那晚的女孩(云昊天VS荣宝儿)

    就在他的手刚碰到办公室的手柄时,身后传来云昊天冷漠的声音,“等一下。”

    “是。”阿成立即转过身,恭敬地再次来到云昊天身前,“总裁,你有什么吩咐?”

    云昊天心烦的拨了下头发,这才有些郁闷地说道,“去给我查清楚上次捡到心儿的那个女孩的资料。”

    “啊?”阿成愣了下,时间过得太久了,他已经完全遗忘了那个女孩的存在。

    看着阿成愣头愣脑的模样,云昊天更是气得不行,“啊什么啊?!就是上次在地下车库捡到心儿的女孩啊!叫什么什么宝儿吧好像,赶紧去给我查清楚!”

    经过云昊天的提醒,阿成这才想起那个有着大大眼睛的女孩白皮肤的女孩。

    只是已经都过了这么久了,总裁为什么突然想要那个女孩的资料?

    不过这些并不是阿成能问的问题,他立即点头答应下来,“是,我这就去办。”

    说完,阿成就匆匆出了门,马不停蹄去执行云昊天交代的任务。

    等阿成走后,云昊天这才稍稍放缓了些焦灼的神色。

    他一定是最近闲的发慌,才会想弄清楚那个女孩的来历吧?

    一个傻乎乎的女孩而已,等他弄清楚了,应该就能把她的影子从自己眼里给抹去了!

    嗯,一定是这样!

    云昊天的脸色逐渐舒缓,端起桌上温热的咖啡送到嘴边,优雅地喝了起来。

    阿成的办事效率十分的快,等云昊天将那杯咖啡喝完,就听到电脑响起信息提示音,“你有一份新邮件,请注意查收。”

    云昊天将咖啡杯放回桌上,随意晃了下鼠标,看到邮件赫然是阿成发过来的。

    还不错,看来他已经查清楚那个女孩的资料了。

    云昊天抬起骨节分明的右手点下了查看,电脑上立即跳出阿成发送过来的资料。

    荣宝儿,十九岁,就读于E国A大学。母亲很早离开,父亲是个赌徒,酗酒滥赌,好吃懒做,荣宝儿所有的学费都是自己打工赚来的。住在……贫民窟?

    云昊天不敢置信都看着眼前的电脑,淡淡的蓝光照在他英俊的脸庞上,眼里写满了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疑惑。

    这就是阿成找到的所有资料?就这么一点?

    云昊天看着资料上荣宝儿巴掌大的小脸,她长得不算个标志的美人,最多算清秀而已,不过却有双酷似念恩的眼睛。

    那双眼睛清澈淳朴,明亮透着聪惠,所有的心思都掩藏不住,让想要多亲近那抹至善的纯。

    等等!

    云昊天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同样的那双眼睛,他模模糊糊记得,自己曾经跟那双眼睛的主人有过肌肤之亲,当时还以为是自己思慕念恩太久,做了场太过真实的春—梦。

    如今看来,那晚的女孩赫然正是资料上的女孩,就是那个中药睡了他的女孩!

    云昊天拗了下手指,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冷峻的眉头也跟着微扬了起来。

    难怪当时他无度索取时,那个有着和念恩相似眸子的女孩明明泪眼婆娑,却奇怪地向他道谢!

    原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荒唐的梦啊,而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

    那个女孩被卖,他救了她!

    云昊天想起那晚,女孩细腻的肌肤和触感令他本就烦躁的心变得更加暴躁起来。

    似乎当时她是被卖给了一个油腻的老头,然后被喝醉的他给救下来,然后迷迷糊糊两人就滚在了一起。

    不太清晰的记忆重新回到云昊天的脑海,他已经有些记不真切,唯一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女孩泪眼婆娑时雪白嫩滑的肌肤。

    想起那片如果冻般Q弹的触感,云昊天的身上瞬间火烧火燎,就连心情都跟着变得烦躁起来。

    他是个正常不过的大男人,自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那是他的身体回忆起了当时的美好,而生腾起的本能的渴盼。

    他死死盯着照片上的荣宝儿,摁下了桌边的内线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响起阿成的声音,“总裁,您有什么吩咐?”

    “立即给我调查清楚,那个荣宝儿现在究竟住在什么地方!”云昊天轻声说道,语气里带着不容拒绝的权威。

    阿成愣了下,资料他明明已经发了过去啊,怎么还要查清楚女孩的具体住址呢?

    不过聪明的阿成自然没有多问,而是连声应承下来,“是,总裁,我这就去调查!”

    云昊天这才收起电话,滑动着真皮座椅来到落地窗前,眼里写满了势在必得的霸气。

    那晚他喝得大醉,误将那个跟念恩有着相似眼眸的女孩当成了念恩,这才稀里糊涂强占了人家的清白。

    无论如何,他必须要找到那个女孩,还人家一个公道才行!

    现在想起来,如今距离那晚已经过了差不多半年了吧?

    云昊天修长的手指摆弄着衬衣纽扣,脸上的表情很是耐人寻味。

    呵呵,居然都已经过了半年了,而那抹身影却仍徘徊在他脑海中挥散不去,最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活了二十五年,从来没碰过女人,而这个女孩是他唯一碰过的!

    当时他错把那个有着如水眸子的女孩当成了故意拐走心儿的坏女孩,对她冷言讥讽,态度十分的恶劣。

    他还记得自己黑口恶面呵斥那女孩时,她的眼中蓄起的委屈,就连晶亮的眸子都蒙上了层淡淡的水汽。

    不过最后她却什么都没有多说,而是转身离开了。

    现在想起来,自己可能真的有点过分了些。

    云昊天想到这儿,葱白样的长指漫不经心轻敲着大腿,或者他应该给那女孩些报酬?

    如果不是她当时正好找到了掉进暗井里的心儿,心儿一定会有危险,而他,也会一辈子都活在无边的悔恨和自责中。

    没错,就是这样,找到那个女孩,然后给她一笔钱,就当补偿好了!

    云昊天觉得自己这个主意很不错,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露出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弧度。

    “叩叩叩。”

    办公室的门在这时被敲响,云昊天知道来的肯定是阿成,淡淡说了句,“进来。”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