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任玲心急下药…

    正好乘着今天的事解除婚约,也免得再逢场作戏。

    电话响了好几遍,云昊天就是耐着性子不接,急得任玲连连跺脚。

    她从云家城堡出来后,就已经知道自己跟云昊天的婚事只怕要黄,心里怎么都不甘心。

    整整两年的青春啊,她都已经那么小心翼翼的去讨云昊天欢心了,如今却落得这么个结局!

    任玲誓要从云昊天那里讨个说法,固执地不停拨打着云昊天的电话,一直到拨了第八次,云昊天才懒洋洋摁下了接听键。

    “什么事?”云昊天的声音淡漠的厉害,如果不是念及任玲陪着他做戏了两年,他压根接都懒得接这个电话。

    任玲从云昊天语气中听出不耐烦,却不敢发作,委屈巴巴道,“昊天,这两年来,你难道对我真的半点感情都没有么?”

    “没有。”云昊天回答的干脆利索,甚至连半点犹豫都没有。

    眼泪蒙上任玲的眼眶,“那,是玲儿做的哪里不好么?”

    “不,只是不合适罢了。”云昊天压根不想跟任玲多说,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里有什么理由。

    任玲的右手抖得厉害,却尽力稳住自己的情绪,仍柔声说道,“好吧,既然你要解除婚约,我也不强行挽留。只是昊天,你能不能看在我陪你演了两年戏的份上,今晚陪我吃顿饭,就当做,就当做是咱们最后一次的晚餐也好。”

    云昊天从来不喜欢拖泥带水,不过既然任玲都把话给说到这份上,他就无所谓地答应了下来,“好吧,我在西苑等你。”

    听到云昊天答应,任玲高兴的不行,“好的,我马上就到。”

    而电话那头,云昊天早已经利落地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嘟嘟声,任玲的心沉入了无边的冰窟中,笑得格外凄凉。

    整整两年啊,她名义上是云昊天的未婚妻,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

    如今更是半点情分都不给,就连跟他一起吃饭还是她央求来的。

    从未有过的挫败感令任玲的心痛苦的发狂,她涂满蔻丹的手指死死握紧在掌心,眼里闪过抹决绝。

    很好,既然这个男人从来都是这么冷淡,她今晚倒要看看,他是真的性冷淡,还是被别人传的沸沸扬扬的Gay!

    任玲向来是个极有主意的,她立定了心思,就立即去执行,开着红色的跑车驶入了夜幕中。

    ——————

    西苑坐落在市中心的西北角,占地面积辽阔,整体结构很是特立独行,耸入云霄的酒店外形赫然是弯月的模样,也是这座城市的地标。

    云昊天是这里的常客,顶层有他专属的私人房间。

    这并不只是因为云昊天财力雄厚,而是因为整个西苑的老板是云昊天最好的朋友—顾西爵。

    顾西爵跟云昊天年龄相当,从小一起打到大,感情相当深厚。

    他和云昊天几乎掌握了整个E国的经济命脉,是怀春少女们最思慕的黄金单身汉。

    这次云昊天为了早些跟任玲脱开干系,就请她来西苑所属的西餐厅吃饭,而且还是最尊贵的独立包厢。

    云昊天百无聊赖地坐了一会儿,任玲就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她似乎特意换了套衣服,细细的吊带裙将她原本就不错的身材裹得更加性感,脸上也画着更加精致的妆容,显然来之前精心打扮过的。

    对于这样的任玲,云昊天却没有半点反应,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任玲特意换了衣服,而是淡然示意任玲坐下,“坐。”

    任玲眼中闪过丝失望,她今晚刻意将自己打扮的格外性感,可是她却没有在云昊天脸上找到半点惊艳的神色。

    这个她爱慕了整整两年的男人,难道真的是弯的?

    任玲的心里虽然风起云涌,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异样,而是优雅地冲云昊天说道,“昊天,我好像来晚了,你不要介意。”

    “没关系。”云昊天不在意地摇摇头,将菜单推到任玲面前,“想吃点什么,随便点。”

    从明天开始,他跟眼前这个女人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又怎么可能会在乎她有没有来迟呢?

    任玲点了份菲力牛排,然后特意要了瓶红酒,这才满意地将菜单推回云昊天面前,“昊天,你想吃点什么?”

    云昊天刚在酒吧喝了不少酒,眼下确实有些饿了,“都可以,来份龙虾刺身吧……”

    服务生拿着菜单下去,没一会儿就先将红酒送了上来。

    任玲主动拿起红酒,给自己和云昊天各倒了一杯,却没有推给云昊天,而是握着倒好的酒杯朝长桌对面的云昊天走去。

    “哎呦!”

    她刚走了两步,身形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云昊天绅士地伸出手,扶了任玲一把,“小心。”

    任玲趁着云昊天站起身,将藏在指甲里的粉末快速弹入手中的高脚杯,这才晃了晃站稳,“不好意思昊天,我差点在你面前出丑。”

    说着,任玲就将那杯加了料的红酒送到云昊天跟前,“这杯就当我向你赔不是。”

    云昊天不置可否地接过去,仰头一饮而尽。

    他之前还觉得跟任玲一起吃个饭没什么,可是真跟她坐下来,他才意识到高估了自己,单单是坐在这里就乏味的厉害,恨不得早点吃完跟任玲分道扬镳。

    一杯红酒入腹,服务生也将费力牛排和龙虾刺身给端了上来,然后恭敬地退了下去。

    “帮我们带上门,没事不要来打搅了。”任玲叮嘱了服务生句,然后笑着向云昊天解释道,“昊天,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晚餐了,我不想被人打搅。”

    云昊天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拿起刀叉应付着眼前的龙虾刺身,“吃吧。”

    然而他刚吃了两口,就觉得眼前一片模糊,身体也跟着燥热起来。

    云昊天将刀叉丢在桌上,努力稳住心神瞪视着坐在对面的任玲,“任玲,你是不是在饭菜里做了手脚?”

    看着目光恍惚的云昊天,任玲心中窃喜不已,没想到药性居然这么快就发作了!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