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60章 任玲,立即从我面前滚出去
    第1260章 任玲,立即从我面前滚出去

    再要不了多久,这个他思慕了两年多的男人就会疯狂地扑过来吧?

    任玲心里美滋滋的,这样一来,他们的婚事就再也黄不了了!

    不过任玲心里虽然笑得开心,脸上却仍是滴水不漏地故作无辜,“昊天,你说的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云昊天觉得眼前更恍惚起来,一个热浪朝小腹蔓延。

    他厌恶地看着故作无辜的任玲,心里升起浓浓的鄙夷,“你在我的酒杯里下药了?你想把我们的关系给坐实,然后逼我娶你?哼!算计的可真不错!”

    说着,云昊天就撑着胳膊从餐桌上站起来,摇摇晃晃朝着外面走去。

    这个恶心的女人真是令人作呕,他原本以为她是大家闺秀,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没想到这个女人和那些胭脂俗粉没什么区别!他半秒钟都不想再见到她!

    见云昊天要走,任玲顿时慌了,她连忙朝着云昊天走过去,伸手扶住了他摇晃的身体,“昊天,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对你做什么。”

    “滚开!”云昊天一把将任玲给推开,自己也差点摔倒在地,踉跄了两下才站稳身形,喝令任玲滚出去,“想不到你也如此庸俗不堪,到底给我喝了什么?!”

    任玲已然看到云昊天的频临崩溃,知道药效正煎熬着他的理智。

    眼下正是最好的时机,既然做了,她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

    看着仍在摇摇晃晃的云昊天,任玲毅然站起身,衣衫竟然敞开来,露出粉—嫩的***,诱惑十足地朝着云昊天走去,“昊天,我是绝对不会跟你退婚的,我爱你!”

    云昊天冷笑,“可是我不爱你,我爱的另有其人!而你,跟她提鞋都不配!”

    任玲既然豁出去了,也就不在乎云昊天言语的打击,而是继续朝着云昊天走去,一把握住他的手臂,“我知道,昊天,这些我都知道。我知道她叫乔念恩,是你唯一爱过的女人。可是她现在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说着,任玲恨不得将自己给脱了个光,不管不顾得朝着云昊天扑了过去,“昊天,你中药了,要了我吧!”

    任玲软嫩细腻的身子整个扑倒云昊天身上,这还不算,她甚至强行拉起云昊天的手,朝着自己胸前拉去。

    云昊天虽然神志恍惚,却并不是没有力气,他猛地抽出自己的手,将扑在自己身上的任玲给推开,“滚!不要再来恶心我!”

    任玲被推倒在地,抬头看到云昊天情绪马上就要奔溃,再次央求道,“昊天,你现在肯定很痛苦,来爱我吧!让我帮你不好么?”

    云昊天自然知道自己身体的有了反应,他深吸一口气,将被药性给逼出来的欲—望给压了下去,冷着脸鄙视仍跌坐在地上的任玲,“你浑身上下都让我倒足了胃口,赶紧从我面前消失!我就算爆破而亡也不屑碰你一下!”

    任玲不敢置信地看着那片悄然收起的欲—望,震惊到想要尖叫!

    不可能的,她明明买的是最烈性的催—情药,怎么可能只在云昊天身上反应了那么几秒而已?

    难道眼前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用么?!

    “不,昊天,你现在肯定很难受对不对?我帮你!”

    任玲不能接受的再次朝着云昊天扑去,不管不顾地抱着云昊天的腰,双手在他脐下三寸不停摸索着,肯定能起来的,昊天,你不可能对我没有反应!

    然而任玲的手却只来得及隔着西装裤摸到处秒软,下一秒云昊天就抓起桌上的红酒,毫不怜惜地倒在了她的头上。

    直到冰冷的红酒浇了任玲满头满身,云昊天这才泄愤的将红酒瓶摔在地上,“任小姐,如果你想要男人,我稍后就安排五六个男人来伺候你!现在,放开你的脏手,从我面前滚出去!”

    任玲原本已经豁出去了,却没想到那么猛烈的药性却只让云昊天那么几秒而已,就连她再怎么揉搓,他却都毫无反应!

    失望瞬间占据了任玲的心头,她失魂落魄地放开云昊天,穿上自己的吊带裙,狼狈地跑了出去。

    等任玲走后,云昊天才貌似平稳地跟着走了出去。

    他看上去并没有任何事,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恍惚的,就连平日里走惯了的大厅都一时分不清方向。

    眩晕感充斥着云昊天的脑海,令他暴躁地想要杀人。

    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敢对他下药!

    真是该死!

    他想摸出手机拨打阿成的电话,然而手机也不知道在何处?

    云昊天晕乎乎从西餐厅离开,在夜色中朝着酒店的房间走去。

    他现在眩晕的厉害,必须尽快洗个冷水澡才行!打电话让明朗来给他药治。

    只是不知道是药性的问题,还是被西苑的灯光给晃花了眼,云昊天竟然朝着跟酒店背道而驰的库房走去。

    那里是酒店里用来存放东西用的仓库,却被云昊天看成了进入酒店的大堂,蹒跚着摸索了过去。

    燥热重新在云昊天四肢百骸间泛滥起来,逼得他双眼猩红充血,加快了本就不稳的步伐。

    “哗啦!”

    库房的门被云昊天给拉开,发出沉重的声响。

    他浑然未觉自己走错了地方,甚至有些不满地嘟囔了句,“灯光怎么这么暗?”

    说着,就信步朝着库房深处走去。

    库房越往里光线越昏暗,云昊天只觉得自己的浑身燥热的厉害,迫切需要冷水来清醒一下。

    这样他好打电话让阿成来。

    他径直往里走,很快来到一间房门口,伸手推了下门。

    这应该是酒店房间吧,顾西爵这个混蛋,也不来护他去房间。

    门口紧闭着,纹丝不动。

    云昊天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晕乎乎觉得眼前的这扇门就是自己房间门,怎么会打不开?

    他顿时来了脾气,用力拽住门上的把手,猛地一推。

    “哗啦!”

    推拉门被云昊天的蛮力给拽开,他还没来得及疑惑什么时候自己的房间门换成了推拉的,整个人就呆愣地站在原地。

    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