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62章 立刻把昨晚的女孩找出来,不然砸了你的酒店…
    第1262章 立刻把昨晚的女孩找出来,不然砸了你的酒店…

    他是摸去了一间库房……

    他昨晚不但不再酒店包厢,还对一个陌生女孩用强,而且是在库房里强了人家!

    云昊天狠狠捶了下桌子,带着那碗刚熬好的醒酒参汤跟着撒了出来,也吓了站在一旁的阿成一跳。

    “立即发消息出去,宣布解除跟任玲的婚约!另外,撤销掉和任家的一切合作!”

    云昊天黑眸里发出狠戾的冷光,居然敢算计他?真是找死!

    “是!”阿成立即应声,恭敬地转身离开,去办云昊天吩咐的事项。

    等阿成走后,云昊天这才拿起电话,拨了串号码出去。

    电话嘟嘟了两声,很快就接通,响起道闲凉好听的男声,“这么早?昨晚都醉成那样了,是谁家的风把咱们云大少给吹来的?”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西苑酒店的老板顾西爵。

    顾西爵是云昊天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两人掌控着几乎整个E国的经历命脉。

    此刻顾西爵正新鲜的不行,跟云昊天从小打到大,还是第一次这么早接到他的电话。

    “少废话!”云昊天不耐烦地说道,“给我查出昨晚你们酒店在库房里换衣服的服务员,我现在就要她的所有信息。”

    “啧啧啧,”顾西爵嘴角一抽,隔着电话调侃起云昊天来,“我说昊天,你找我们仓库的服务员干嘛?难不成昨晚你未婚妻把你甩了,你找我们酒店的服务员解渴?昨晚上你在包厢喝的睡的跟猪一样,还是我打电话给阿成把你给捡回去的呢。”

    听着顾西爵的调侃,云昊天的俊脸都气黑了,“少废话,赶紧给我查出来昨晚在库房里换衣服的女人!”

    云昊天气得不行,压根不想听顾西爵跟他东扯西拉的!

    顾西爵玩味地低声笑了起来,“呵呵呵,我们酒店的库房本来就是用来让服务员更衣用的,我哪知道你说的女人是谁?莫非……”

    这次不等顾西爵把话说完,云昊天就气得挂掉了电话。

    这个混蛋家伙,由着他乱扯还不定怎么编排他呢!

    云昊天刚将手机丢在桌上,就响起了嗡嗡的铃声,赫然是顾西爵打来的。

    看着作响不已的电话,云昊天没好气地撇撇嘴,半点要接的意思都没有。

    这个可恶的家伙,肯定是想从他嘴里打听出什么。

    哼!想都别想!

    手机铃声仍在不厌其烦地响着,云昊天懒得被被吵,索性走到阳台上去寻个清净。

    外面天朗气清,站在阳台上的云昊天脸色却始终舒展不开。

    他皱着眉头点了根烟,眼前浮现出昨晚那场疯狂的记忆。

    这些年来,他一贯洁身自好,从未有过任何的女人。就算和任玲订婚,也根本没有碰过她,也压根没有兴趣去碰。

    只是昨晚的那个陌生的女孩,她令他失控了,她身上的味道是如此的熟悉……

    想到昨晚,身体又开始一阵燥热。

    云昊天深深吸了口烟,努力回忆着自己是在哪里闻到的那种味道,好像是淡淡的茉莉花香,又好像是清雅的栀子花。

    究竟是在哪里呢?

    尤其是她那双蓄满泪水的眼睛,里面写满了惊恐和惧怕,柔弱的像只无助的小兔,却更激起了当时化身为野兽的他,疯狂地占有了她。

    那双眼睛……

    云昊天眼睛猛然亮了起来,难怪他觉得那双眼睛是如此的熟悉!

    因为昨晚的那个女孩,分明有着跟念恩极为相似的眼眸啊!

    尤其是昨晚她细腻的肌肤触感,瞬间就击溃了他向来惊人的自持力,化身为狰狞的饿狼猛兽,那样疯狂地要了她一遍又一遍。

    “***!”

    云昊天低咒了声,不爽地扯了下自己笔挺的西装裤,缓解突然顶起的窘迫。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只是想到那个女孩,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呢?!

    下—身仍不爽地涨着,无声诉说着难耐的渴望,令云昊天烦躁地掐灭了手中的烟,转身丢进屋内的烟灰缸内。

    不行,他一定要找到那个女孩才行!

    他的身体感觉在告诉他,眼前这个女孩就是三年前被他占了便宜的女孩!

    不只是因为她有着跟念恩极为相似的眼眸,而是因为她那生涩的举动,以及在他身下的抗拒,都提醒着他们曾经有过肌肤之亲!

    没错,当年那个女孩一定是她。

    她不是已经休学了么?她做了西爵酒店的服务员了?

    云昊天洗漱好,喝了解酒汤,烦躁的从楼上往下走,修长的手指捏着紧皱的眉心,搞不懂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一再对那个陌生女孩的身体那么的痴狂?!

    他机械地下着台阶,心头却又浮现出昨晚占有那女孩时的销—魂滋味,令他不得不再次扯了扯笔挺的西裤……他竟然一次次想到那个女孩的身体就硬了!

    云昊天的脸色阴沉的可怕,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如果说自己是因为没有女人的缘故才会这么饥—渴,可为什么昨晚任玲也是脱光了站在他的面前,他却没有半点反应呢?

    唯有那个女孩,那个仅仅用背影就令他疯狂沸腾的女孩……

    当时他堪比人间恶魔,啃噬遍她每一寸细腻的肌肤,占有着她每一处美好,却仍显不够,只想将她拆骨入腹,永永远远占有她稚嫩可口的身体。

    云昊天一路浮想联翩,终于顺着楼梯走到客厅,却郁闷的在穿衣镜前看到了一下自己的西裤,气恼地再次爆了句粗口,“***!”

    他肯定是疯了!就像从来没有见过女人的疯子!这样的他还怎么出门?!

    再次不爽地看了眼穿衣镜中的自己,云昊天阴沉着脸朝楼上走去。

    他必须换身衣服再出去,顺便从可恶的顾西爵嘴里撬出来些信息,那个该死的混蛋,居然不肯透露半句风声!

    云昊天气冲冲回到楼上,捞起刚被他丢在桌面上的电话,看到居然有七八个未接电话,全部是顾西爵打来的。

    可恶的家伙,还真是有耐性啊!

    云昊天在心里腹诽了句,回拨给顾西爵,不等他开口就冷声说道,“如果你不把昨晚在库房换衣服的女人给找出来,我就砸了你的西苑!”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