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64章 荣宝儿生病,忆当年的一幕…
    第1264章 荣宝儿生病,忆当年的一幕…

    叶薇踩着高跟鞋,昂着头哼着歌离开了西苑酒店。

    而得知顺利找到了晚上那名神秘的女服务员后,顾西爵就立即拨通了云昊天的电话。

    只是电话一连响了好几遍,才终于被云昊天给接起。

    不等云昊天开口,顾西爵就献宝似得说道,“昊天,我有一个惊喜要告诉你,那个女服务生我终于给你找到了。”

    云昊天正在给云氏集团公司的老公开会,听到顾西爵这么快就找到了那个女孩,眉毛不由地上挑了下,不过嘴里仍是冷声回呛着顾西爵,“这难道不是你顺手拈来的事么?有什么值得惊喜的?”

    顾西爵早已经习惯了云昊天的毒舌,丝毫不以为意,反而兴致勃勃道,“要不要我现在就带她过去你那儿?只是不知道我家的服务员哪里得罪了总裁大人,惹你这么惦记?”

    “少废话,等会儿我开完会就过去。”云昊天丢下这句话,就迅速切断了电话,继续看着未完的会议。

    他不知觉的提高了会议的速度,心里竟然对即将到来的会面隐隐有些期待。

    ——————

    E国并不全是高楼林立的富豪区,至少城南就挤满了过时的旧楼房和各种廉价公寓。

    此时城南的一处廉价公寓里,阳光正透过老旧的窗棂往里探入,洒下一地光晕。

    淡雅的窗帘被和风轻轻舞动,偶尔掀起一角,室内的景象一览无余。

    这间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不过却收拾的十分整洁温馨。

    不算宽大的木板床上,蜷缩着一个满脸滚烫的女孩,正睁大着眼睛无神地仰头看着斑驳的天花板,眼泪也跟着无声滚落。

    女孩不是别人,正是二十一岁的荣宝儿。

    这会儿本来应该是她上班的时间,却不得不躺在这个租来的廉价公寓里,因为她病了。

    昨晚她刚下班回到库房换衣服,却怎么都想不到,有人会拉开反锁的门,冲进来欺负了她!

    当晚的一切现在令荣宝儿想起来,浑身仍发抖不已。

    直到现在她浑身都酸痛的厉害,尤其是腰,更像是被折断似得,更不用说脖颈下那细密狰狞的颗颗淤青了,都是拜昨晚那个男人所赐。

    他是那么凶猛地占有了她,死死捂住她的嘴,禁锢着她的四肢,肆意在她体—内……,却令呼救的机会都不肯给她!

    清晰的一幕重回到荣宝儿眼前,屈辱的泪水淌得更加厉害。

    虽然库房内的灯光很是昏暗,可是荣宝儿却仍是看清楚的男人的长相。

    他穿着身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西装,却残暴地撕破了她最后的遮挡,隔着那层西装将她给吃了个遍。

    当时的荣宝儿拼命抗拒着,却屈服在男人的蛮力中,然后透过昏暗的灯光看清了男人帅气的容颜,惊惧的连反抗都忘记了。

    只因她清楚地看到,那个刚撕去她小裤,正单手解着皮带的男人,赫然是三年前那个救了她,然后跟她有过一夜的男人!

    荣宝儿没想到世界竟然会那么小,自己兜兜转转,居然又撞上了他,而且还被他那样粗暴的对待!

    当时他应该是中了药,举止癫狂粗暴,一双手将她锁的紧紧的,肆意捏着她的腰肢。浅淡的薄唇更是恨不得将她整个人给吞下去似得,凌虐着她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

    荣宝儿做梦都想不到如今居然会以这种方式再见到这个男人,她有心想要推开男人呼救,却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不仅是因为她无法抗拒男人的蛮力,更重要的是,她半点都不想让男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三年前他救了她,却根本不知道留下了什么,这个秘密令荣宝儿咬牙选择了隐忍。

    但从服饰看上去两人就已经是云泥之别,注定了无法交集,那么一次跟两次也没有什么区别,咬牙吞下去就好了。

    只是荣宝儿却想不到,仅仅有过一次经验的她根本无法承受男人大力虐夺,好不容易安抚好自己震撼不已的心后,就随着男人的疯狂昏厥了过去。

    等她醒来时,已是夜半时分。

    男人正搂着她躺在库房的休息铺上,一只手仍霸道地覆盖在她的身上,睡得格外香甜。

    荣宝儿小心翼翼从男人的桎梏里出来,捡起自己被撕坏的***,然后套上便服后,这才弯腰将男人给搀扶了起来。

    男人睡得很沉,显然不愿意起来,荣宝儿只好用尽全部的力气,将他从库房里扶出来。

    晚上的事情完全是个意外,等男人清醒后就会忘得一干二净,而她唯一要做的,就是打扫好一切,不留下半点痕迹。

    荣宝儿忍着酸痛的腰身,将男人扶到距离库房不远的西餐厅。

    此时已时后半夜,整个酒店都差不多陷入了沉睡。而她是最后一个换衣服离开的服务生。西餐厅虽然亮着灯,却并没有什么客人。

    男人身形格外高大,荣宝儿一路扶着他艰难地走进空荡荡的西餐厅,告诉值班人员说在外面发现了个喝醉的客人没有走,就匆匆离开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来的,双腿间剧痛让她差点晕倒,更不要说被男人捏的酸痛的手臂和腰肢,令本就疲累的身子更加沉重不堪。

    在沉寂的夜色中,荣宝儿步伐艰难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廉价公寓里,然后无力地躺在床上。

    她无声地流着泪睡去,等到天亮后却发现自己额头烧得滚烫,压根没有起床的力气。

    三年了,她以为所有的艰辛都终于风轻云淡,却怎么都想不到,会以这种方式将过往那些酸楚一一解开,鲜血淋漓。

    那个早就应该远离她生活的男人,再次蛮横地闯入到她的生活,使她原本平静的生活掀起了惊涛骇浪。

    荣宝儿伸手擦掉眼角的泪珠,无声安慰着自己,没关系的,昨晚只是个意外而已,他并不知道自己是谁,不会找过来的!

    就在荣宝儿陷入在过往的痛楚回忆中时,一双软软的手臂伸了过来,搂住她的脖子。

    “妈咪?你好些了没有?”站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http://m.aiqu.la/book/5/5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