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67章 那个男人是掌控着整个E国经济命脉的帝王!
    第1267章 那个男人是掌控着整个E国经济命脉的帝王!

    然而神医明朗似乎只是个传说似得,叶烁费尽心机打听了这么久,也只是打听到明朗是E国人,虽然医术卓绝,却从不坐诊,都是率性救治病人。

    为了能够早一天找到明朗救治曦儿,叶烁这才陪着荣宝儿母女回国,暗暗期望着能在家乡找到明朗……

    谁知道他们都已经回来差不多小半年了,却连半点明朗的消息都打听不到。

    “没关系的,这里是他的家乡,他肯定会回来的!”叶烁生怕荣宝儿会着急,连忙轻声安抚了句,自己心里却没什么底。

    荣宝儿眼中闪过一丝惆怅,曦儿的病越早救治越好,可是现在根本找不到明朗,只能这么拖着……

    “妈咪,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曦儿似乎看出了荣宝儿眼中的担忧,擦干净嘴巴走过来搂住了荣宝儿的腿,小脸贴在她的腿旁。

    荣宝儿弯下腰,将瘦弱的曦儿抱在怀里,亲昵地点了下她小巧的鼻头,“我家曦儿是最乖巧的小天使呢!”

    叶烁深情地看着抱着曦儿的荣宝儿,内心突然升起一种想要将她拥入怀里的冲动。

    再没有谁比他更清楚这些年来荣宝儿的不易了,瘦小的她独自承担了这么多,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任何,脸上永远都带着灿烂的笑脸。

    这样坚韧的她令他心疼不已,无数次想要将她涌入怀中,却又无数次说服自己克制。

    虽然荣宝儿从来不肯告诉他曦儿的父亲是谁,但是叶烁也清楚她是遇到了渣男,所以才会这样牢牢守着自己的心房,只因害怕再会受到伤害吧?

    没关系的,他会将她们母女俩好好捧在手心,再也不让她们受半点伤害。

    叶烁留在公寓里和荣宝儿母女吃完早餐,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去,开车朝着自己的公司驶去。

    前两年叶烁都陪着荣宝儿母女待在Z国,回来后才自主创业,开了间不大的小公司。

    说是公司,其实也就是租了间办公室,招募了几名员工,一切都处在刚刚起步的状态。

    现在的他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和经济,必须要加倍的努力才行!

    等他羽翼丰满,才能有更足的底气站在宝儿面前,给她们母女更优渥的生活!

    而小小的公寓楼里,将叶烁送走后的荣宝儿就瘫倒在床上,懂事乖巧的曦儿则搂着布娃娃玩起了过家家。

    稚嫩的童声在荣宝儿耳畔响起,却始终无法—令她静下心来。

    她还是有些发烧,感觉额头和四肢烫的厉害,脑袋也跟着昏沉沉的。

    刚才她不是没看到叶烁眼里的失望,可是带着曦儿的她,真的无法站在阳光温暖的他身旁。

    她白天要忙着去酒店打工攒钱,好等找到神医明朗后给曦儿做手术;晚上还要忙着去夜校,补习缺失了两年的课程。真的太忙太忙,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件事。

    叶烁,谢谢你这些年来的照顾,可是我真的不能答应你,我注定了是个负累。希望你,能够早日找到适合自己的好女孩……

    荣宝儿在心里默默叹息着,伸手捏了捏紧涨的眉心,脑海中却突然闪过昨晚被残忍对待的一幕。

    那个男人,那个将她全身几乎给啃食了个遍的男人……

    虽然他置身在昏黄的灯光下,可是她又怎么可能会不认识他呢?

    三年前的她懵懂无知太年少,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可是三年后的她,重回E国的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的存在呢?

    回国的那几天,她就知道三年前那个和她有个一夜的男人,他就是云昊天!

    他是整个E国最尊崇的存在,是那样的遥不可及,高不可攀!

    掌控着整个E国命脉的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而她,却是再普通不过的市井小民而已。

    他们的交集注定了是道划破苍穹却转瞬即逝的流星,注定了不会留下的任何痕迹。

    腰间的酸痛提醒着荣宝儿昨晚那人的霸道,令她不适地皱眉,然后幽幽叹息了声。

    他们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三年前他救下了她,三年后她就当救了他一次,算扯平了!

    不管是以前,现在,还是未来,都不会再有交集!

    想到那人霸气的眼眸和刚毅的脸庞,荣宝儿的目光不由地幽幽投向正坐在地上抱着毛绒玩具的曦儿。

    曦儿的眉眼和他有七分相像,不过她这辈子都不会让他知道曦儿的存在!

    她怀胎十月才好不容易将曦儿给生下来的,爸爸也杳无音讯,曦儿是她目前唯一的亲人,她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从她手里将曦儿抢走的。

    云昊天,三年前你救了我;如今换我救了你,这下咱们就互不相欠了。

    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昨晚的一切,就当做一场荒唐的梦好了!

    两道生活在各自轨迹中的平行线,再也没有再相交的理由……

    ——————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洒在街头,照射着川流不息的车辆。

    黑色的迈巴赫轻快无声的行驶在超车道,一路绝尘,将身后那些大大小小的车子给远远甩开,然后急停在西苑酒店的门前。

    车门给推开,云昊天迈着长腿走了下来,将车钥匙丢给门童,径直搭乘电梯直达二十八层。

    二十八层是不对外开放的,专供云昊天和顾西爵住宿,平常人根本就上不去。

    电梯门打开,云昊天踩着松软的地毯绕过自己的房门前,走到顾西爵用来休憩的房间停了下来,单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这间房并不是卧室,也不是寻常的办公室,而是顾西爵用来休憩游玩的房间而已。

    室内装潢的很是大气,精致华贵的家具没有半点冰冷,反而给人一种温馨的感觉。

    璀璨的水晶灯高高挂着,巨幅山水画占据了整个墙面,上面的雄鹰正展翅翱翔,霸气不可阻挡!

    顾西爵正晃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身上的浴袍松松垮垮,格外的闲适。

    看到云昊天走进来,他眼中没有丝毫意外,冲云昊天的方向点了点下巴,“哟,这是哪门子风把咱们云少给吹过来了?”